大麻的机遇:James Helliwell和医用大麻投资市场的前景

分享

大麻的机遇:James Helliwell和医用大麻投资市场的前景

医用大麻的前景会成为下一个比特币吗? 在这一集中 James Helliwell 详细解释了他如何通过投资医用大麻的相关设备来尽早获利。 他还谈到了他如何能够从众人尚未意识到的时候,觉察到比特币的潜力和陷阱。作为 Lex Van Dam 交易学院的首席投资策略师,James 讨论了他对愿景、严谨的调查策略和良好的乐观态度的必要性。

James Helliwell

CMC Markets

James Helliwell目前是 Lex van Dam 交易学院的首席投资策略师,在资本市场拥有超过10年的经验,与一些欧洲领先的对冲基金和投资银行中进行过多种类型资产的投资与交易。

詹姆斯早期的一些投资项目已属于成功之举,目前他还是医用大麻、区块链技术及其对贸易和全球经济影响的专家。

第2集:大麻的机遇:James Helliwell和医用大麻投资市场的前景

James Helliwell:目前来看,最大的机会在长期内都是乐观的,因为从长远来看,市场对乐观主义总是会有所回报,但是我觉得人们总是很容易陷入一种愤世嫉俗的情绪,容易愤世嫉俗、悲观怀疑。我认为,从长远来说最好的机会就在当下,尤其是作为一个千禧年一代,要保持乐观。

Michael McCarthy:这里是由CMC Markets带来的《交易的艺术》。

Michael McCarthy: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交易的艺术》。我是CMC Markets亚太地区首席市场策略官Michael McCarthy。每一集我们都会请来行业专家,聆听他们讲述事业的起起伏伏,回顾这些人一步步掌控金融市场之术的旅程。今天我们邀请到了James Helliwell,一位精明的交易员,通过医用大麻业务赚到了2.5亿美元,他做到这一点所依靠的当然不仅仅是运气。要想发现下一个大的投资机会,比如下一个互联网、下一个比特币以及下一项超级发明是相当困难的。另一方面,你如何避免群体性趋同思维,如何防止自己和其他人一道盲目追逐下一个看似新潮实则可能转瞬即逝的新事物?这是一种艺术,James Helliwell拥有早期接受者所特有的那种远见卓识和严谨精神,而这些品质则正是他赖以成功的基础。

他是最早看出比特币的潜力和陷阱的人之一。他很早就投资医用大麻,通过经营这个新兴行业周边的一些硬件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作为莱克斯交易学堂(Lex van Dam Trading Academy)的首席投资策略师,James Helliwell与欧洲一些主要的避险基金和投资银行跨多个资产类别进行合作,其作为大师级交易员的地位已经十分牢固。我们将通过James最新开发的方法和传统专业知识,一起学习如何从投资组合中剔除不良投资,并深入了解如何发现下一个热门事物。James Helliwell正在对话来自伦敦的《交易的艺术》。

Michael McCarthy:James,你是怎么进入交易领域的?

James Helliwell:关于交易或任何其他与财务有关的事情,我最早的记忆之一是往我的存钱罐里存硬币,我妹妹也有一个一样的存钱罐,那时候我应该也就五、六岁,差不多就那个年龄吧。我们经常把存钱罐里的钱倒出来,看看谁的钱多,我仗着自己是哥哥总会耍一些花招,我跟她说硬币个头越大就越值钱。我就设法让她跟我交换,我会用一枚旧的两美分的硬币换她的一枚20美分的硬币,经常干一些类似的事。那可以说是我最初尝试涉足货币交易,用大硬币换小硬币,常常把我妹妹耍得团团转。小时候人们总爱问你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还记得我最早被人问到这个问题时的情景。那时,我已经过了少年儿童通常都会有的想当宇航员或消防员的年龄段,当时我大概十二三岁,我看了一场电影《颠倒乾坤》,然后我记得我跟妈妈说——当时应该是12岁——‘我要成为一名股票经纪人,我要在伦敦的金丝雀码头工作,’但是当时其实我并不真的懂他们做的是什么工作,只知道他们很赚钱,但是看过几部电影以后,我就逐渐开始了解了。

所以,可以说我还比较小的时候就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当然都是兼职。我喜欢在学校里、学习中做我的生意,我同时往好几个地方送报纸,做好几份工作,我也会倒卖一些东西,比如橄榄球鞋或者足球鞋,你也知道青少年学生对球鞋是很痴迷的。我在易趣或市场上购买旧的或二手的球鞋,把它们刷洗一新,穿到学校踢球,或参加校队的比赛,然后再清洗干净,最后再转手卖掉。尽管在校队生涯中我没有很多上场机会,经常只能当主力队员的替补,但我脚上却总穿着最时髦或最新的球鞋,我就是喜欢做这个,不断以低价买入,然后加工翻新,最后再高价售出,就这样一直不停地做了下去。所以我想我从小就有这种倾向,但是就进入我的职业领域并开始我后来的职业生涯来说,我认为从事交易工作这件事主要还是和我自己的个性有关。所以我觉得,我现在身处这个行业并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上大学的时候我就做了这个正确的决定,我觉得自己应该进入这个行业。所以我选择去学习经济学,研究金融世界,了解股票市场,然后,我毕业之后获得了一个机会,直接进入了彭博。他们在伦敦创办了一个很好的国际性的培训项目,向受训者介绍每一种资产类别、各种市场、以及如何使用彭博终端,这是一项异常丰富和有用的资源,我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真正进入了交易界。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设法结识了Lex van Dam,现在他是我的商业伙伴,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他可以说是我迄今为止整个职业生涯中的导师。他是一位杰出的投资者,也是一位优秀的、受人尊敬的交易员。和他的交往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经历,让人收获很多。

Michael McCarthy:好的,James,回顾一路走来发生的事总是会让人感慨,你可能还意犹未尽,但和之前我们采访过的交易员一样,我们再来聊聊现在吧。对于刚刚起步的交易员,你有哪些基本性的建议呢?

James Helliwell:在我们自己的学院——莱克斯交易学堂,我们会教授很多东西,我们利用学堂自己开发的辅导项目进行教学和培训,学堂的学员既有刚起步的新人,也有已经在贸易领域积累了一些经验的老手。但就具体情况而言,我认为交易主要还是和人的心理以及性格有关。主要还是以个性为基础的,没错,这些东西可以被后天环境所塑造,可以通过接受指导和训练获得提高,但是它们真的不是完全靠学习就可以的。一个合格的交易员必须拥有正确的个性和心态,才能有机会在交易中获得成功。话虽如此,让人比较乐观的一点是,虽然这里面会比较依赖先天的一些东西,但它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可以被塑造,只要一个人多少具备这方面的素质,就会有一定的机会,并不需要在数学、科学等方面拥有特定的经验或专业知识。我本人也并非来自这种背景,历史上许多最优秀的交易员,比如Paul Tudor Jones 或训练出“乌龟小组”的Richard Dennis,乌龟小组是一项非常成功的实验,Lex正是以这个小组为原型和BBC合作制作出了《百万美金交易员》(Million Dollar Traders)系列电视纪录片。东西就这么些东西,你可以把同样一些规则教给所有的人,但是由于每个人的个性不同,他们实际操作所得到的结果就会迥然不同。

所以你绝对需要有一套流程和规则,这就是我们希望通过学院实现的目标,这就是我们要教的东西,但是很多东西还是取决于学员的个性和交易的最终动机,就是你选择参与其中的根本原因。如果你进入这个领域只是为了赚钱,你可能很快就能赚到很多钱,但现实问题是,这种情况不太可能长期持续下去,你无法预见你将来可能遇到的各种不可避免的挫折,而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账户可能会遭遇很大的损失,毫无疑问,这是最需要避免的一件事。所以在开始的时候你要有耐心,耐心和毅力,应该说这是两个非常关键的因素。这和任何其他事情的道理都一样,任何一个真正的成功人士,不管他做什么,比如说运动员或其他类似的职业,都会需要时间,需要经验、耐心,需要全身心投入和纪律。你不可能一夜之间成为超级巨星,就算机缘巧合你真的一下子爬上高位,你仍然有可能在第二天跌落到最底层。世上没有灵丹妙药,很多都是需要过程和自律的。这个道理适用于任何一个行业和任何一种事业。

Michael McCarthy:是的,我也这么认为。在那些我们认为比较有潜力的年轻交易员身上,我们最留心寻找的一个素质就是决心。

James Helliwell:是的,没错。这个你一定要有,这是一项关键素质。

Michael McCarthy:James,我听说当交易员们聚在一起时,他们喜欢听彼此聊一些自己身上的真实案例。那么,我想问你,你最擅长或最难忘的一次交易是哪次呢?

James Helliwell:是发生马孔多漏油灾难以后的英国石油公司,从人类和环境的角度来看,那次事故无疑是很可怕的,当时我还处于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我记得在那次灾难后,我选取了一种重要的个人头寸。当时我逐渐开始理解市场在心理或情感层面上的驱动方式,以及就像在生活中一样,在某个时刻它会比较有哲学意味,而这个事件验证了我的这些认识,尽管它通常不会给实际交易带来直接的回报。它让我认识到一个道理,就是人生当中的事情,很少会像我们所担心的那样变得非常糟糕,但也很少会像我们期盼的那样能够特别圆满。所以,在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之后,价格已经有所反应了,或者说反应了很多,可能都是超负荷了。因此,当各种声音铺天盖地般涌来,当报纸头版和英国黄金时段(10:00)的新闻被一个事件完全占据时,此时也往往需要朝相反的方向采取行动了。这通常表明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如果是好消息的话那就是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时候开始考虑朝相反的方向发力了。

所以毫无疑问,问题的答案是英国石油公司会复苏,当时我还处于职业生涯的早期,那是最值得纪念的复苏之一。我赚钱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我并不满足于此,因为,我认为一个人必须学会谦卑,必须明白个人的力量无法控制市场。它不在乎或者不知道你是否有头寸,它肯定是不在乎的,所以,如果你短时间内赚了很多钱,通常只是运气而已。同样,如果你短时间内赔了很多钱,但同时你遵循的程序都是正确的,那往往也只是运气不好而已。你要做的只是中止交易,继续前进。

Michael McCarthy:抱歉James,接下来有一个问题我们不得不谈,它可能会让你不开心,请做好准备。你最痛苦的一次交易是哪次?

James Helliwell:在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是不是通常都会做个深呼吸。问题在于这样的交易太多了。

Michael McCarthy:不用急,慢慢想。

James Helliwell:最近就有几次,甚至可能就在这个月。情况其实也算不上太糟,就是有些时候你可能会一下子忽略了纪律或者一下子冲动了,比平时更冲动一些。最近有几个我一直在跟进的对象让我有些焦头烂额,其中一个是英国的一家生产商,叫Fever Tree Tonic Water,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沮丧的案例。结果非常糟糕。Gucci也是如此,拥有Gucci品牌的开云集团(Kering)在大约两三周前就被接二连三地报道说情况不太好。股票上涨[声音不清00:10:13],结果相当不错,但是市场还是将上涨的股票[声音不清00:10:18 ]抛售。然后我就失去了耐心;我觉得我在情感上对那些头寸以及那些公司是有依恋的,这是交易中的另一种危险。说实话,它会让你出局,市场是如此的聪明和精细复杂,如果你犯了错误,它就会惩罚你。所以,随着经验的积累,你逐渐开始能够注意到其中的模式,然后就有希望防止自己犯错误。不过,肯定有很多人会声称自己没有什么损失,或者没有过什么不好的经历,说得委婉一点,他们只是没有实话实说罢了。

Michael McCarthy:这一点我绝对同意。在我认识的成功而诚实的交易员中,从来没有一个不承认自己遭受过损失,失败其实也是交易的一部分。但是更重要的是你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我们都犯了爱上头寸的错误。当市场惩罚你的偏爱行为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James Helliwell:这提醒了我自己有多么愚蠢,市场有多么正确。市场从来不会出错。市场从来不会出错,而我却经常犯错,但是我的职业能力和技能总是能在我犯错误的时候迅速做出反应。所以首先,你要能够认识它,一旦我发现自己犯了错误,我会迅速行动,所以不要在屏幕前坐以待毙,不要像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呆立在那儿,要做出反应。当头寸不利于你的时候,最不应该做的就是拒绝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如果你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或者认识到自己错了,但是你并没有采取行动,尤其是在你已经处于亏损状态的情况下,如果你没有让自己停下来,亏损的规模可能就会越来越大,这是灾难发生的一种规律,这就是账户被毁的原因。人始终要保持一种谦卑心态,因为市场从来不会出错,而且它有足够大的能量来打击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Michael McCarthy:谢谢大家。休息片刻,James Helliwell将会给您带来更多信息。这里是《交易的艺术》,为你揭秘业内名人驾驭金融市场之术旅程上的高低起伏。在第一个系列当中,我们邀请到的是Raoul Pal。他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全球宏观交易员之一。在《交易的艺术》的第一季,我们将走遍全球追踪采访80笔交易,跟随我们的足迹出发吧。Raoul 描述了为什么宏观交易如此激动人心。

Raoul Pal:它就像是世界上一个最美丽的、永远不会被解开的谜题,经济的历史是周期性的。重复的模式,重复出现的事情,从根本上来说,人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遵循着相同的行为模式。因为,只有了解了过去,你才能更好地了解未来。

Michael McCarthy:收看节目的同时,您还将能够获得CMC Markets的限时优惠。以下是获取方法。我在伦敦,现在回到我与James Helliwell的谈话。

James,咱们再回到好的交易中来,你最早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到医用大麻的全球经济潜力?

James Helliwell:我是在14、15年的时候听说了这个行业的潜力,此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比如加密数字货币,也就是区块链技术,这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领域,后者差不多是在2016年吧,2016年初。

Michael McCarthy:你采取了一种非常有趣的方法。我是说,你注意到环境在不断发生变化,从中发现了一些关键因素,例如,某个地区颁发的许可证的数量,然后开始行动,最终获得了一个机会,对大麻周边的硬件进行了投资,是这样吗?

James Helliwell:是的,确实如此。这的确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所以我们大家首先要从事情的硬件方面入手。因此,作为一家消费者产品公司,我们基本上不会以任何形式生产或种植作物。我们开始会去了解使用者的喜爱与偏好,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了解他们对事物的态度和接纳程度,以及这种态度如何在不断发生改变,比如他们如何看待或是否能接受将印度大麻用于娱乐消遣目的以及医用目的。这就是我们对这一行业的态度和观点,开始先基于当时由Cohen & Co做出的一些研究,慢慢摸清该行业的潜在规模。而根据Cohen & Co的研究,到2026年,该行业的市值将达到500亿美元。8年后它的市场价值可能会提升,目前汽化器的市值约为40亿,基本上增加了10倍,下一个8年可能会超过10倍。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值。

然后我们理性分析了全球政治形势,当然这是制定交易规则最重要的考虑因素[声音不清 00:14:41] 。前面我们提到使用者的态度在不断变化,消费者态度也在发生良性转变,但如果他们无法合法购买,那么这一切终将无疾而终。就汽化器制造商的观点而言,我认为应将其重点用于医用领域,而非娱乐领域。但如果你深入了解,就会发现其娱乐用途同样不可小觑。但最重要的推动因素当然还是法规。我们看到全球政治风云变幻。以英国为例[声音不清 00:15:13],6月份,一名来自美国的癫痫儿童患者千里迢迢赴英求医。当时美国需要向西海岸采购一些大麻二酚油,用于帮助治疗这名癫痫儿童。但由于一开始这批进口药物就被英国海关人员扣下,导致这名儿童基本上接受了八周的药物治疗。直到一周后孩子的父母上诉,在国会和内政大臣间引起轰动,才最终彻底解除海关对药物的扣押。Sajid Javid 宣布这一规定无效,并赋予这名儿童接受该药物治疗的权利。因此,我认为,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讲,这一决定绝对是正确的。

今天,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不胜枚举,尤其是在英国政府方面。但全球海关严格的货品获准许可流程正在得到进一步放松,尤其是针对医用物品的放行许可。真正阻碍发展的因素是我们缺乏该领域的实质性研究。因此,临床医生或医生要想开这种处方药,他们不仅要接受充分的专业培训,而且还要做临床试验研究。除非印度大麻列入非管制清单,这在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是此类药品大国,不太可能不受管制任意使用。同时,也不太可能会出现现成的医疗研究,从而使整个医疗行业能够不受限制地开立此类处方药。因此,整个行业需要再针对一些繁琐的流程进行改革,以真正地打开整个市场。

Michael McCarthy:James,你知道,美国针对种植大麻用于娱乐目的发行有限许可,对此请谈一下你的策略。你为什么要关注此事?

James Helliwell:因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美国科罗拉多州,当地人口约500万,大麻生产商或获许的大麻种植者有1400家。

Michael McCarthy:这些都是用于娱乐用途,而不是医疗用途吧?

James Helliwell:是的,没错。所以基本上已经饱和。科罗拉多州几乎每个人都在种植并尝试出售大麻,当地已经出现供大于求的现象。然而,一些获得有限许可的州则完全不同,比如纽约州和佛罗里达州等美国一些主要的州,有限许可基本上意味着一个州获得许可的数量非常少,可能只有4到5个。有的许可证一张大概需要4000万美元,然后公司才会有预营收,才能够开始正常开展或提升业务,这就是许可证如此抢手的原因。它们的资产价值非常大,因此我们应持续关注这些持有许可证的公司。但在获得有限许可的州,一百万人中仅有一个有限许可,而并非每五百万人口中就会有1400个许可证获得者。因此,很明显,一旦这些州获得这些许可证,具有联邦合法性,那么这些许可证持有者将会垄断这些州的大麻生产和供应。所以说,这些许可证对这些公司而言真的非常重要。

因此,我们需关注这些持有限许可的公司。我举一个目前正在研究的一个案例,具体内容恕无可奉告,因为这家私企在这些获得有限许可的主要州中几乎掌握着80%的许可证。但我会持续关注那些持有许可证的类似公司,因为一旦制约解除,最终禁令废止,一场所谓的“环保热”将席卷而来,就数年前掀起的“淘金热”一样。最重要的不仅是获得这些许可证,而且要避开所谓的种植商品化。美国1933年解除禁令,但在当时买下啤酒花生产者制造酒类或啤酒并不是明智之举。因为那样做,你并不会变得富有。要尝试投资产品分销和主打品牌以取得对全球分销权的控制,这不仅仅是对产品生产者的一个要求。正因如此,我们一开始就特别关注硬件元素,不考虑涉及花类种植的领域。

Michael McCarthy:所以,你们显然将工作中心放在了大麻种植上,而且积极性特别高。你们这样做的动力是什么?是源自追逐刺激或探求新事物的猎奇心理吗?

James Helliwell:是的,当然。我认为,一直保持学习新事物的态度,敢于面对新的挑战才会使自己始终充满活力。这也是一个全新的行业。我不会说出自己在这一行业已经达到何种程度,但我认为我们都了解这些人的担心,正因如此,我们会不禁思考:天呐,我对该行业真的是一无所知,尤其是在面对一些更为抽象的问题时,老实讲,尽管他们的态度在不断转变,但总会牵涉到一些禁忌、禁令之类的法规令人束手无策。我回到家,跟我的朋友或家人讲述大部分访谈节目中的趣闻趣事,当然这种精彩纷呈直播访谈类节目抛开不算。你懂得,就是告诉他们,我在一家跟除草有关的公司工作,他们的反应就好像我接触到一些经常吸食大麻的人,他们总会联想到所有跟此有关的一些误解。但当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你就会发现自己在了解和学习新事物,过程会变得很有趣,你也会为之着迷,而机会的大门也会就此向你敞开。我现在是这家公司的股东,负责的一个项目真的是涉及未来10年的规划。再看看该行业其他领域,还是会有很多其他值得关注的机会。

Michael McCarthy:那么,你会向我们有意投资该领域的听者朋友提出什么建议?

James Helliwell:首先我会建议他们,在最初尝试投资该领域过程中要避免出现多次失误,要学会从哪儿跌倒从哪爬起来。我告诉大家一些需要避免的事情。不要持续购买任何在加拿大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以及多伦多证券交易所那些显示莫名其妙急速飙升的炙手可热的股票,这是第一件事。这些地方的一些股票非常不稳定,因为存在严重的投机性。“高度投机”是一个金融专业术语,意思是公司背后没有真正的基本原则或质量管理。这就跟彩券或彩票的性质差不多。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购买股票时,不要因为它处于一个热门行业,就思前想后,犹豫不决,更不要想着你买了它就铁定能够赚钱。

那我的关注点到底在哪儿?首先,我要重新提到那些持有限许可的公司。这真的很重要。我认为这是关键。引用股神Warren Buffett和Ben Graham的话,这是一种运作优势,是一座持久的“护城河”。可以将这种优势作为一种资产,一种优于其他公司的无形的资产,同时也是一种稀缺商品,但仍需时刻关注这种资产估值。尽管你找到了一些优质公司,或是在找一些规模更大、更成熟的公司,但你需关注下这些公司的资产估值,以及是否对这些估值仍持充分的乐观态度。只要你投资该领域,无论你选中哪一类型的股票,估值都是非常高的。大多数公司存在高度的投机行为,而且其中许多公司业务尚待验证和认可,公司管理不到位,管理团队毫无经验。

所以,这些公司会走很多歪路。我认为在许多其他你可能会投资的行业中,最简单和有效的做法是购买行业ETF(交易所交易基金)。交易所交易基金可以追踪一揽子股票,但购买行业ETF的做法与我前面的观点有点相悖。我在前面讲过,‘你要具有选择性’、‘作为专业人士,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要有选择性,不要仅仅购买一个行业的股票或一个指数股’。我认为,作为个人,如果你意识到这个过程过于复杂,那么至少应购买行业ETF,也就是交易所交易基金。如果打算投资这些公司的一揽子股票,则至少应做到分散风险,同时在与这些于不同交易所上市的10或20家企业的业务交易过程中,应避免发生大量交易费用。基本上,对于刚试水该行业的人而言,这就是最简单的方法。许多交易所交易基金股指都会设有权重指数上限或市值权重指数上限,这表明,公司越大,越完善,ETF权重指数也就越大。所以,再次强调,分散股票投资风险,但要将投资主要集中在更完善的公司间。

如果你对如何选择成功几率较大的股票心存疑虑,那么ETF无疑就是一种实现股票投资多元化的良好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股票成活远比从中获取更多利益更重要。此外,还要避免购买破产可能性较大的公司股票。如果你真的要买入行业股,你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如果你选择购买个股,要关注比较领先或知名的名称,但坦白告诉你,要经历很长很长的置存期。因为期间股票会出现显著波动,这是你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之后才会看到你所购买的行业股的潜力。千万要量力而行,交易金额的损失自己要能够承受得起。规则第一条,不要太纠结眼前的得失,尤其是在具有高度投机性的头寸。

Michael McCarthy:了解,大麻和基于货币的区块链都是在灰色地带合法运营,因此它们的存在会对法规构成潜在的挑战。对于加密数字货币,你在初期对投资者提出过哪些建议?

James Helliwell:是的,这个确实也很有意思。我真正从事这个行业两三年了,我们都清楚,投资有热潮,但不会热多久。人们一般能先赚很多钱,但紧接着会赔很多钱,我很希望投资人能够享受这个过程。但要应对这种情况,我有一个最基本的建议,你得关注基础技术,这是我个人的交易经验。所以,区块链是一个长期的投资场景。加密货币在短时间内被媒体吹得天花乱坠。但加密货币其实只是区块链的表象,不是真正的基础技术,它只是利用区块链可以完成的投资中的一种而已。可是对于投资大众来说,加密货币很诱人,能吸引众人加入。所以我建议大家,千万不要一条道走到黑,就像大家常说的,那些都是泡沫啊,是泡沫,大家别去碰它,要绕着走。在这种泡沫里你可能会赚到一些钱,但是你得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抽身。根据我的经验,人们一般很难坚持原来的想法,及时抽身,因为每个人都觉得,我会先抽身,不会有问题的。我是会买,但我也会及时抛出,我会是个聪明人。你不会是聪明人,更不会是最聪明的。当你觉得自己聪明时,你往往是盲目的。就像是你像其他人一样身陷其中,你们投入很多,但是你们知道这个泡沫不会持久。加密货币的好景不会很长。一旦你发现了一丝丝下行的迹象,觉得可能要出问题了,你就要马上抽身,在尘埃落定之前,不要再参与其中。我建议,你可以投资加密货币,但一定要记得这不是正经投资,只是短期的,区块链去除加密货币的表面,才是真正会长期发展的东西。总之,你能赚钱获利,但不要沉迷过久,要及时抽身。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Michael McCarthy:我觉得你说的和我1999年技术大发展时期采访的一个高级股票经纪人很像。他说过:‘傻子此刻在恣意地起舞,但马上就会栽个大跟头’。

James Helliwell:是的,是这个意思。

Michael McCarthy:但是你怎么就确定加密货币会好景不长呢?

James Helliwell:有很多原因。我觉得第一个原因是加密货币经不起实践的检验。有一个叫概念证明的东西。据我们所知,加密货币被认证为是有概念证明的。我认为,世界确实在朝着货币数字化方向发展,法定货币体系也是。加密货币确实是数字货币。我认同资本分散吗?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想法,但是加密货币是基于此被进行预测的。只要有政府管控,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永远不会。政府部门绝不会允许。就目前各个国家政府的动作来看,他们未来会推行数字货币,但是只是他们自己的数字货币,可能是数字欧元、数字英镑、数字澳元或者是全球数字货币。我认为这种情况下资金分散不可能发生。

而资金分散是加密货币的前提,在投资者一头扎进去之前,应该明白在此前提之下的基本投资原理。就像一个野猪市场,充满贪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赚大钱,这点有意思。这个概念证明很不错,我不反对。我支持加密货币的设想,但我觉得它的实际运作情况是和设想有很大出入的。不管怎么样,加密货币完了。我们都知道,它完了。是的。

Michael McCarthy:James,我是一个英国人,我最想问你一下。你认为脱欧之后会持续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呢?脱欧对你的交易有影响吗?会不会影响到你未来的交易呢?

James Helliwell:是有影响的。首先,脱欧创造了许多机会。我记得在近几年的6月和7月份,应该是2016年6月23日全民公投之后的脱欧是盈利最多的时期。这个进程也会继续下去。脱欧也创造了很多其他机会。脱欧导致了很多事物的变化,不再稳定,在货币上也是这样。英镑贬值,造成了通货膨胀。这就为一些小利润领域创造了机会。你只需要专注所持个股,就会有很多机遇。没有什么是确定的。我们只要知道,不确定性仍然存在,每天都会有变化就好。对于个人,你可以用以少换多,放大眼光,回到我们的话题,从监管的角度来看,对于产业而言,脱欧对于金融和投资管理产业来说,影响是很大的。世事变迁,这些事情我们需要试着弄清楚,明白那些事是怎么回事,这样我们才能打理好自己的事。

我也不知道在这次采访谈到这个是不是很合适,但我就直说了。在公投中我投了脱欧,事后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好像我被骗了,因为我们都看到了此后的竞选余波。选择投脱欧当然也有我自己的原因,但是我也有整体经济上的考虑,我知道脱欧在惠及一方经济的同时,也肯定也会抑制某些领域的增长,但是如果不考虑个体对脱欧的立场,投资者们特别讨厌的不确定性是脱欧给市场带来的最坏影响。投资者可以筹谋应对下坡路,也能为可能的好势头制定计划,但如果投资者什么都不确定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Michael McCarthy:你期待不稳定的投资吗?反反复复来来回回不稳定的那一种?

James Helliwell:是的。是的。我期待能继续看到现状维持下去,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解决办法。没有一条明路。所以我希望能先保持现状。我也对英国政府、对英国国会、对欧盟能否及时处理好这次的情况没报多大信心。所以我认为,2019年3月份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的脱欧局面会很混乱。当然,也不用太悲观,事情会有转机的,变化会带来机遇的。虽然这个过程不会很顺利。

Michael McCarthy:感谢您分享自己对于脱欧的见解。很开心能够听到来自现场嘉宾和交易员的声音所以,James,你接下来会关注什么呢?怎么把握下一个好机会呢?

James Helliwell:首先,对于我个人,我最看好药用大麻的巨大契机,除此之外,就是区块链了。可能从规模上来说,区块链的机会可能会更好一些,区块链可能会像互联网一样,发挥巨大作用,改变很多产业,甚至改变我们的投资方式。我认为区块链将会被应用到某些特定领域中去,比如医疗保健。比如说,我很关注生物科技,我觉得这个领域是机遇最多最有潜力的。我认为,最大的机遇会出现在长期乐观发展的领域,因为市场总会回馈长期经营的积极乐观者。但很多人都很容易变得愤世嫉俗,变得悲观,变得疑神疑鬼。

其实我觉得长期坚持就是现在最大的机会,特别是对千禧年一代来说,是积极的做法,因为大家都很期待千禧一代作为消费者的影响力。但是我看到了太多机会了,他们会以和家庭相关的形式出现[声音不清 00:32:30]。家庭、抵押、还有其他在5或10年前就本该做好的事。所以,我只想说,要积极、要乐观、充满希望,很多投资了的人都没做到这些。所以,对我来说,保持积极心态,坚持原来的选择,就是我的大机遇了。大家要学着像这样抓住机遇,享受过程。

Michael McCarthy:James,我们的访谈已经接近尾声,十分荣幸能够与您畅谈。特别感谢您今天的各种建议。

James Helliwell:我也很感谢贵节目的邀请。与您交流我感到很荣幸,也期待下次合作。

Michael McCarthy:今天的嘉宾是James Helliwell。我们的节目说明中也会提供他的网站链接。想要了解《交易的艺术》往期节目和CMC Markets的更多信息,请登陆我们的官方网站,theartfultraderpodcast.com,更多限时优惠等着你!千万不要错过我们的节目。从播客应用程序上即可免费订阅我们的节目哦。《交易的艺术》由CMC Markets赞助播出。CMC Markets,全球网上交易领跑者。本节目内容只解析发展大势,不针对个体特殊情况。我是Michael McCarthy。感谢您的收听。

《交易的艺术》,下次再见。

返回顶部
差价合约可能导致您的损失超出初始投入,请确保您了解所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