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oul Paul 的环球交易之旅

分享

Raoul Paul 的环球交易之旅

你是否曾想过,将世界尽在掌控是什么感觉? 在《交易的艺术》播客第一季的第一集中,我们跟着世界顶级宏观投资者之一 Raoul Pal 回顾遍及全世界的交易。他与我们的首席市场策略师 Michael McCarthy,分享他从技术分析到管理对冲基金,再到推出 Real Vision TV 的过程。在这次访谈中,Raoul Pal 揭晓了他从世界顶级交易者那里学到的知识与经验,以及他认为下一个值得关注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Raoul Pal

CMC Markets

Raoul Pal是36岁退休的前对冲基金经理,是Real Vision 的联合创始人。Real Vision 是一家金融媒体公司,提供来自全球知名投资者的深入视频采访和研究出版物。他经营着一家成功的全球宏观对冲基金,共同管理高盛在欧洲的股票和股票衍生品的对冲基金销售业务,并帮助设计BBC电视节目《百万美元交易员》,培训节目参与者的投资和风险管理策略。

Raoul 目前已经不再做客户资金管理,他现在居住在从开曼群岛的家中,远程管理Real Vision 的事务,以及为 The Global Macro Investor 撰稿——这是一家备受对冲基金、家族生意、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精英投资者尊重的研究服务。

第1集:Raoul Paul 的环球交易之旅

Michael McCarthy:《环球贸易之旅》(Around the World in 80 Trades)。当整个世界任你信马由缰时,是什么感觉?

Raoul Pal:就像世界上最美妙的拼图,永远都拼不完整。有时,你会在一瞬间豁然开朗,但之后又要重新开始。

Michael McCarthy: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交易的艺术》第1集,这是CMC Markets推出的一档原创博客系列节目。我是CMC Markets亚太区首席市场策略师Michael McCarthy,也是这一播客系列节目的主持人。我们将在每一集中,与一位业内精英交谈,深入挖掘他们的个人经历,了解他们在交易中遇到的高潮和低谷,探究他们如何掌握金融市场的运营之道。今天,我们就听一听Raoul Pal的故事,他已经成功地拼齐了宏观拼图中各种令人眩晕的复杂问题。

Raoul Pal是全球顶级宏观投资者之一。他曾就职于高盛,现任格理集团对冲基金经理,36岁便已退出交易市场。他最近的一次投资是Real Vision TV,是一个财经新闻频道,旨在提高财经新闻的透明度。这里是开曼群岛,Raoul现在就住在这里,让我们来采访一下他。我们将讨论哪里存在新机遇,但首先,我们将讨论宏观投资,为什么他认为这是最美妙的谜题。

Raoul,你被称为纯正的欧洲人,有着整个欧洲大陆的血统。你曾在世界各地居住,现在住在开曼群岛。你是一位国际主义者吗?

Raoul Pal:坦白说,谈不上是纯正的欧洲人,因为我有一半印度和一半荷兰血统。我在英国长大。曾在印度小住。在西班牙居住了十年。现在住在开曼群岛。所以说,我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但又感觉处处都是家,是你可以拥有的最好素质之一,因为这样你看到事物的角度会更广阔。东西方相结合就是看待世界的壮观视角。对我来说,我觉得非常有用。

Michael McCarthy:这就是你成为宏观投资者的原因?

Raoul Pal:或许潜意识中有一定作用。事实上,我认为我能从宏观趋势中找到共鸣,是因为它就像世界上最美妙的拼图,永远都拼不完整。有时,你会在一瞬间豁然开朗,但之后又要重新开始。这是真实存在的,你必须活在未来。对我来说,这就是我的大脑思维方式。比通过数字去思考更加直观。

Michael McCarthy:你把它描述为寻找缺少的那块拼图。是顿然醒悟,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Raoul Pal:我觉得,让我顿然醒悟的是1997年前后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当时,我突然意识到全世界都开始关注宏观趋势。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上世界90年代中期就是像现在一样,波幅较低。美元的走势波澜不惊,整个市场风平浪静。1994年,债券市场被炒得沸沸扬扬,然后基本上是股市走高,但持续的涨势并不太高。新兴市场股价升高,但并没有增创价值。之后,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突然间你必须要去了解通货紧缩、债务和货币挂钩。然后所有的宏观因素都纷至沓来,我意识到这一切都关乎到经济、市场、曲线图、失衡等因素的共同作用。

Michael McCarthy:不过看你的简历,你最开始从事的是技术分析工作。能说一说,你是如何从一名股市行情分析员变成一名宏观趋势专家的吗?

Raoul Pal: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名为道琼斯德勤(Dow Jones Telerate)的公司,这家公司最终成为路透社和汤森路透的下属公司。在这家公司,所有培训工作都在交易室完成。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为一款技术分析产品提供客户支持服务。工作的其中一部分职责是培训交易者如何使用技术分析。当时,也就是90年代初期,技术分析备受青睐。但那时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必须从头学起。于是,我去看约翰·墨菲的书《技术分析指南》,并意识到我能看懂曲线图上的内容。因此,这是一种迅速了解世界上任何市场的方式。我想,哇,这对我来说太棒了。

这帮助我收到了詹金宝(James Cape)的就职通知书,这家公司是英国汇丰银行下属的一家股票经纪公司。在当时,这是一家非常大型的公司。我进入了欧洲股票衍生部门。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到更多的宏观思想家和一些对冲基金。正是这些对冲基金,让我开始意识到我可以采用同样的思维方式,图表正是优势所在。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主要浏览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资产、任何市场,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形成大致的想法。图表的好处是它迫使你提出问题。这就是整个宏观世界,为什么现在这样做、这意味着什么、,什么是连锁效应。这就是我入门的开始。
之后,我进入了当时一家比较大的英国银行,国民西敏寺银行(NatWest)。在这里,我忽然开始接触到世界上所有的最大对冲基金。在弄清楚状况之前,我突然之间每天都在和保罗·都铎·琼斯、摩尔资本的所有资深投资组合经理、路易斯·培根及其所有团队交谈。还有老虎基金、索罗斯基金的工作人员,我完全沉浸在这样的世界中。还有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以及许许多多当时赫赫有名的人。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而我正是负责向所有这些人提供服务的欧洲人。我是世界上少数从事这样工作的人之一。这就像罗伯特·德尼罗所教的那样。这是观察和了解这些人如何工作的绝佳机会。

之后,我进入高盛,开始管理欧洲的对冲基金销售业务、股票业务和股票衍生品业务。在那里,我要确实地接触到每一个人。同时,因为公司业务广泛深入,你可以和从事固定收益、货币和大宗商品业务的人员交谈。然后,就开始探究斯坦·德鲁肯米勒的思维方式、乔治·索罗斯的思维方式,因为你可以交易各种资产类别。对我来说,这就是拼图缺失的那部分。我拥有图表知识,而且我突然意识到斯坦·德鲁肯米勒、保罗·都铎·琼斯、乔治·索罗斯,所有这些人都是从图表开始的,于是我也这样做了。我知道他们之后会综合考虑全球影响,所以我也开始这样做。然后我意识到,所有资产类别都会产生连锁效应。突然,整个世界的门向我敞开了。能够向整个行业历史中最伟大的人学习,太不可思议了。
Michael McCarthy:是否有一个人,切实地影响了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或者有这么一群人?
Raoul Pal:有这么一群人。可能保罗·都铎·琼斯对我的影响最为深远。我不是像他那样的交易者,显然,我永远达不到他的高度。但他对图表的使用,以及如何简洁地把所有东西归结为最基本的概念,同时理解谁在令世界复杂化,这是非常有用的。我试着向令人信服的斯坦·德鲁肯米勒学习如何构建交易。我是说他是一个天才,路易斯·培根也是。所以说,我向所有人学习。我尽最大可能学习更多知识,这是我当时做的最好的事情。

Michael McCarthy:你深谙交易世界,还在工作中见到过一些世界上最大的交易者。能描述一个你亲自见证过的一宗最漂亮的交易吗?
Raoul Pal:我刚刚提到过,这发生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交易主管来找我说,Raoul,我想抛售南非的股票。我问到,什么意思?他说,不管了,抛售所有股票,不要卖期权,一直抛售就行了。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订单,我想其他人也一样。于是,我们就开始抛售股票。一连好几天都在抛售。我问,需要做得像指数那样吗?你想让我抛售什么?他说,不管是什么,只需要抛售就是了。如果能做得看起来像指数,会有所帮助。

Michael McCarthy:抛售所有股票?

Raoul Pal:抛售所有股票。这持续了好几天,非常具有攻击性,且规模巨大。我不记得确切的数字了,大概十亿美元,或者五亿美元。在南非,这是一宗巨大交易。我在想,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要操纵市场吗?市场不断崩溃,一切都崩溃了,这发生在97年、98年。一切都崩溃了。所有活动都消失了,我们仍继续开展业务。几个月后,他们又打电话说,能开始回购南非股票吗?然后,我们又用了五天时间,不断买入南非股票。这有点混乱,但不像抛售时那么匆忙。然后我们把所有交易都平仓了。

我打电话给那个人,问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有点混乱,你不用管在做什么,我想你已经完成了大约百分之八到百分之十。这样值得吗?他好像说,别发狂,我们已经完成58%了。我问到,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我们不关心那些股票,因为这只是额外的奖金。问题是南非有两种货币。其中一种货币外国人无法获得。外国人可以获得那种离岸货币,所有人都希望这种货币贬值,利率超过20%。

要让这种货币贬值,就必须支付巨额利息,但在岸货币不会受到投机者的影响。可能通过在南非抛售南非股票,基本上就是卖出股票,获得南非兰特。那么你可以出售这些南非兰特换取美元,然后再买回来。所以,通过这种方式,能以0.5%的利率借贷南非货币,这就是股票借贷的成本,而相比之下股票的定价利率为20%。基本而言,这就是利率套利,可以做空货币,之后南非货币下跌了50%左右。这是一次非常特别的交易,直到完成都无人知晓。大家知道后,都发出感叹声,哇!我没见过其他人做这种交易。

Michael McCarthy:Raoul,我相信很多听众会立即想到人民币目前处于类似的情况。你这样认为吗?
Raoul Pal:是的。但交易境内股票的难度较大,而且在岸和离岸货币的利率差异不尽相同。目前,通过投机攻击,如果你自己可以买卖中国股票,这也许有可能。那是当时存在的独特情况。当然,它可能会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重演。但我认为中国现在不会发生这样情况,因为利率差别不大。

Michael McCarthy:这需要具备特殊能力,才能识别这样的交易,并把它们放在一起。我们许多人具有技术能力。但交易者要具备哪些额外的能力,才能看到这样的世界呢?

Raoul Pal:深入探究金融市场有所帮助,因为这里有最好的交易结构。然后,还要了解令人惊叹的连锁效应。同样,那个人非常善于处理事情,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快的。在英国,有一段时间他们拥有手机的3G牌照。第一个竞标价出来了,价格还不低。于是,突然就出现了要额外收费才能获得3G牌照的情况。然后旁边的欧洲国家说,我们也应该这样做。
那个家伙,当他看到相关消息时,他意识到所有欧洲国家都会出售3G牌照,而且现有的每家电话公司都必须疯狂竞价,才能获得3G牌照。所以这个特殊的东西非常短缺,不管是什么,人们都要付款。理所当然,他断定这些公司几乎要破产了。他迅速发现了机会,看到了连锁效应,以及对整个电信行业将发生的情况。实践证明,他又一次成功了。不要认为这只是某个股票,某个国家的事情,这是一个全球性的事情,将迅速蔓延开来。要在全球宏观环境下获胜,你就需要生活在未来,并了解连锁效应。

Michael McCarthy:交易者非常担心机器人正在接管世界。但这样交易的几乎不可能用算法找到,不是吗?

Raoul Pal:嗯,我确实认为算法会接管全球宏观经济的许多方面。它们可以理解商业周期中的不平衡情况,以及各种零碎的信息。但对于交易构建,人工智能还需要用很长时间,去学习各种东西,而了解连锁效应并非易事。但如果仔细想想,国际象棋超级计算机工作基本上就是一个连锁效应。所以有可能它们能理解。但与国际象棋不同,你不可能对过去的所有交易进行编程,因为金融市场是动态发展的。所以,我不知道。我觉得这应该是人类施展才华的空间,但这空间要比想象的少。或许,只是适合天才的空间。

Michael McCarthy:我想回到你刚才所说的话,宏观意味着生活在未来和过去,而不是现在。我相信,艾克哈特·托尔的粉丝听到你这么说会感到惊讶。

Raoul Pal:怎么惊讶?

Michael McCarthy:不是生活在当下。

Raoul Pal:不能生活在当下。如果生活在当下,你会想目前什么在左右价格。而不会去增创更多价值。你的增值是始终生活在未来。未来的趋势如何,通过什么方式实现,这些方式的概率是多少。也就是说,是这种趋势,那种趋势,还是多种不同的趋势。索罗斯就非常擅长这么做。我想在索罗斯的书《索罗斯谈索罗斯》书中就谈论各种方式的可能性。这都关系到生活在未来。

如果你生活在现在,你所做的就是回忆大量新闻。你没有超过算法的优势或其他能力,因为你没有表达任何东西。你需要表达的是未来所在。现在看来,过去对未来很重要,因为金融市场的历史和经济发展历史都具有周期性。模式会重复,事情会重复。人们基本上在一次次地遵循相同的行为模式。所以如果你了解过去,就会更好地了解未来。

Michael McCarthy:好的,让我们讨论下你对市场的了解。在看图表时,你会看什么?

Raoul Pal:你可以先看看价格源自哪里,以及我们目前的状况。市场现在是牛市,还是熊市?是否一直在盘整?所有信息都蕴含在图表中。然后你开始应用图表形态。图表上是否有楔形形态?要突破高点,还是击穿低点?是否出现头肩形态?是否存在进场交易的渠道?不管做什么,所有图表都会帮助你,这不是巫术,而只是概率问题。它会告诉你发生某些事情的可能性。你统常会知道楔形形态、三角旗形态、旗帜形态,不论你怎么称呼它,这些走势都往往会朝着趋势的方向实现突破。也就是说,如果一直是上升趋势,那么经过盘整后,它会再次上升。所以,你也可能会说一些像我建议的那样,所有这些形态中,70%都以相同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发展历程。确实,这样的价值不可思议。这就是你的赔率。有时你可能会判断错误。没有人能始终都是对的。你要做的就是,正确的次数超过犯错的次数。

Michael McCarthy:你有没有忽略过图表?

Raoul Pal:忽略过。没有图表,我就像个盲人。基本上,每当我忽略图表时,都会靠直觉行事。有些人能做得很好,但我不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能够契合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事方式。有些人炒短线。这不适合我。我得到的最好的建议来自保罗·都铎·琼斯。他说,Raoul,世界上最好的交易者是他们的交易时间段与想法时间段相匹配的人。他说,大多数人往往有着更长远的想法,我认为明年经济会从这里走到这里,并且他们进行一周、两周或一个月的交易。他说,这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打算根据一周的看法进行交易,那就根据那一周的看法交易,但不要根据一年的看法进行交易。如果你打算根据一年的看法进行交易,那就期待在那一年进行交易。这非常不可思议。

这允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交易时长,取决于他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更长时间。我更倾向于六个月到五年的交易时长。我的时间段比大多数短线交易者要长得多。我之所以喜欢更长时间,是因为在这个行业待久了以后,我意识到每个人都不得不去了解月资产净值。这就是说,要围绕资产净值开展交易,不要每个月都损失大量资金,或者不管怎样,要管理风险,他们基本上是两周或三周交易一次。所以如果所有人都在一个领域竞争,那么在另一领域就没有竞争。那就是长线投资。因为从长远看,我发现宏观面更可预测。从本质上说,在三年或两年的时间范围内了解业务周期的可能性,比在一个月或两个月的时间范围内更大。因为短期而言,你只是在根据一两个经济数据进行交易。而在较长的时间里,你可以了解到衰退和流动,或经济趋势或资产价格。所以,我发现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而且更有利于我去思考。

Michael McCarthy: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不是吗?能跟我们讲一讲,你在市场上犯的最大错误吗?

Raoul Pal:哦,可以。我犯过很多大错。我们从错误中汲取经验教训,不是吗?当我们做对的时候,我们学不到东西,就因为我们做对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当你做错了,你会去分析为什么犯错。

Michael McCarthy:疼痛是最好的老师。

Raoul Pal:是的。但这也是最难的事情。它会在心理上击垮你。亏钱带来的心理痛苦远超过赚钱时的高兴。对我来说,我想回到2002年,或许是2003年,美联储已经决定降息,但暂时搁置。我看到了这个机会,但我打赌他们可能什么都不做。其中有一些复杂的期权方案。这基本上表明我不可能亏钱,但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可以赚很多钱。所以,我觉得这太棒了。我可能会损失很少的钱。

我自己和基金的联席经理都这么认为。当时,我正在GLG合伙人管理一只全球宏观基金。我与当时欧洲其他一些著名的宏观经济学家,以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一些对冲基金一起,下了非常巨大的赌注。最终发生的事情出乎我们的意料,做市商及其他了解这些情况的人让我们承担了波动的代价。基本上就是,原本损失有限的交易突然亏损了四倍之多,而这只是因为他们采用了期权价格。这让我意识到,过度复杂地解读交易通常会让你面临自己都不知道的风险。所以,这原本是赢利的交易,但最终我们全军覆没,损失的资金远超预期。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典型的教训,绝不要做出过度复杂的解读。

Michael McCarthy:澄清一下,做市商没有做出正态的偏斜,而是形成了S形的偏斜。

Raoul Pal:是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会给我们带来最大的痛苦,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Michael McCarthy:你有何感觉?

Raoul Pal:说实话很恼怒,让我觉得自己很蠢。关键是我们原以为风险非常有限,但却承担了太多风险,而且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我认为这是人们常犯错误的典型例子。还有一次错误,那时候我开始出版《全球宏观投资者》(The Global Macro Investor)。于是,我选择退出对冲基金业务,退出了竞选竞赛,搬到了西班牙位于地中海沿岸的城市,开始为对冲基金、家族理财室、主权财富基金、政府等撰写宏观经济研究报告。2004-2008年,我开始写作,我真的恰逢良时,特别是2007年和2008年。2009年,我使用ISM,整个框架都依据商业周期。市场开始转高,但我非常关心正在发生的事情,看空可能出现的尾部风险后果,导致我忽略了整个框架,开始凭直觉行事。这让我在2009年亏损巨大。我只是忽略了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使用你的框架,使用你的框架。但我却忽略了它,我觉得自己更了解情况,于是就开始自行预测。一旦开始自行预测,并且脱离自己的框架,就再也没有掌控交易的力量。然后,你只能希望自己做对了,而不会知道它正在偏离你的框架,也许你需要重新评估。这个错误让我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Michael McCarthy:那就是说,股市低点出现在2009年3月。你坚持这样多久?

Raoul Pal:差不多一整年。

Michael McCarthy:哎哟。

Raoul Pal:是的。我不断地建仓平仓。平仓后又开始建仓,因为我认为趋势会再次出现。不论是股市还是其他市场,风险都无处不在。这就是市场。你必须吸取经验教训。赚钱的时候你什么都学不到。

Michael McCarthy:你因为预测下一个重大事件而闻名,不论是石油下跌还是美元走势,还是比特币。你认为,下一批大机会出现在哪里?

Raoul Pal: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通常,我会给出许多答案。如果要了解什么是资产价格的关键驱动力,那就是商业周期。总体来说,全球的商业周期都很不错,或者相当强劲。然而,深入探究,你会发现事情没有你期望的那么好。但是,这使得你想要表达对后续商业周期的看法,但情况并非如此,所以这不是好的看法。我曾长时间看好美元,差不多四年。我仍然认为美元正处于牛市,但市场正在调整。我通常会说,你必须对美元做点什么,但现在走势与我的观点不符。美元走势与我的观点不符,有点违背我对石油的看法。美元上涨时,石油价格往往会下跌。这与我的新兴市场观点背道而驰,所以我好像陷入了主要全球宏观的某个领域,我在等待更多信息,等待真正的机会。我极少去冒险。股票市场一直处于高位,估值几乎处于历史最高点。承担的风险也居高不下。投资者的满足感也始终高涨。所有情况都让我担心,所以这让我放弃了许多事情。

Michael McCarthy:但波动性始终较低。

Raoul Pal:波动性始终较低。所以这让我放弃了许多交易,因为市场当前的走势与我的观点相反,而且我的经济框架还没有证实这一点。但之后,我会进一步思考机会在哪里。你看到发生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经典的连锁效应交易。去年年底,印度突然宣布禁用大额纸币,他们称之为非货币化。全球所有自由主义者都跳起来说,这太可怕了,他们在阻止使用钞票。起初,我也这么想,我认为现在都懒得去分析首先出现的情况。所有人、所有报纸都在这么说。一传十十传百,群体思维开始盛行。我退后一步想,我需要查看更多相关信息。

突然间,我意识到这不是第一步,这是任何经济体开展最大规模转型的最后一步,我曾在过去见到过。这就是整个印度经济的数字化,最初称为Aadhaar,是对印度所有人采取的数字生物识别技术。印度现有13亿人,其中12亿人正在使用这个Aadhaar系统,在里面有他们的指纹或视网膜扫描并指定有编号,就像你的社保号码。这听起来不错,但在印度,这意味着你现在要突然证明自己是谁,因为很多人没有出生证明。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是谁,就能开立手机账户或银行账户。

这突然开始让人们变得更加自由。这就是指纹的神奇之处,这个新的技术也被称为IndiaStack,这意味着你的所有详细资料,例如水电费、银行资料,都可以附加到指纹资料中。所以,使用指纹,只需要20秒就能进入一家手机商店、得到一部电话和一个账户,这令人兴奋不已。然后,这还意味着你可以在20秒内用指纹开立一个银行账户,非常惊人。而且,IndiaStack以后还准备允许人们记录病历。如果你跑到印度的某个地方,他们就知道你是谁,你的医疗记录是什么,这样他们就可以治疗你的任何疾病,或者提供任何其他服务。但不仅如此,一个名为UPI的付款接口与IndiaStack相连。付款接口实际上就像比特币,是一个没有中间人的无障碍支付系统。基本上,我可以使用指纹即时寄钱给你,没有中间人,不收取任何费用。它可以处理的流量是比特币现有流量的50倍。所以,这就具有革命性。

他们在做的事情就是把人们带入金融体系中。因为不能使用现金,他们被迫开立银行账户。印度的现金使用率达97%。这样做可以调整银行的资本结构,迫使资金进入银行系统,允许银行再次借出。为基础设施支出贷款,修建道路、桥梁以及印度所需要的一切。所以这将在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上改变经济。农村的穷困人口现在突然可以拿到手机、银行账户和补贴。他们只需要证明自己是谁。这样还消除了中间人的腐败行为,这些中间人会私吞这些穷人的钱。这意味着补贴直接发放给穷人,不需要任何中间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将彻底改革经济。没有任何一个主要经济体能够像印度这样如此接近数字化。整体而言,这非常有利于印度形成更长久的经济增长模式。这并不意味着印度不会随着外来资金的进出做出大规模调整,或者可能发生任何其他事情。但这个经济体系拥有没有债务、渴望从事贸易、做生意的年轻人口,而且现有经济体制严谨度较低,自由度较大。所以,印度长期增长的概率非常高。这些因素让我非常兴奋。

Michael McCarthy:我从你的话音中能听到这些,Raoul。很显然,你对宏观环境、对市场依然满怀热情。可是,你为什么刚刚36岁就退休了呢?

Raoul Pal:是因为我们之前讨论的东西。我意识到对冲基金业务即将日落西山,并且正在走向死亡,因为每个人都不得不在同一投资期限内竞争。投资者已经从家族理财室走了出来,想要获得高风险和高回报。在索罗斯那个时代,他可能在一年内赚到100%的钱,而突然有一年就下跌到30%,或者任何其他情况。这都是回报驱使的。然后,它变成了投资的养老基金。他们想让它看起来像一只债券。那时候的大公司对此趋之若鹜,像Brevan Howard公司,这样可以在波动较低的情况下获得良好的回报。但是那却卷入了全球的所有资产,因为每一个人,所有的养老基金,都想要以5%的波动,来获取10%的回报。或者8%的回报,4%的波动。随着债券收益率下降,它就变得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所以,基本上它们被认为是债券收益率。

因此,我看到了这种结局,就决定出来了。我那时认为,投资期限,回报状况并不是一个好玩的游戏,事实上它是,我们所有人在《金融怪杰》中看到那个游戏,这确实是截然不同的。我想,事实已经证明了我是正确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行业正在面临着困境。然后随着技术的发展,它甚至变得更加困难。当我开始写作时,我把它称为G7宏观的死亡。现在很显然,我们已经获得了2007年、2008年以及一些其他绝佳的宏观机会。但总的来说,出色的宏观经济参与者,和证券多头、空头参与者,以及所有其他人,基本上都在挣扎。

Michael McCarthy:的确如此。当然,就目前来说,最好的趋势是被动投资股票。但你不是真正退休了,是吧?

Raoul Pal:我希望是。有一段时间我是处于半退休状态。我那时在写书。我认为我那时有点像欧内斯特·海明威。我那时胡子拉茬,在地中海闲逛。实际上回头看看,在预测出2007年和2008年危机的那些人中,我是最幸运的一个。当那些认识的人跑来问我,为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我会很难受。我当时想,那是不对的。为什么处于金融系统中心的人知道,而那些把毕生积蓄都投入进去的人却不知道呢?我当时想,那是不对的。它真的让我浑身不自在。我那时想,我需要为此做些什么。然后我观察了媒体业务的发展趋势,看到你们是如何不再需要广播牌照,就可以再拥有一家电视公司的,因为那时候视频点播已经成为现实。YouTube已经推出了,而且整个世界都在一夜之间改头换面,对此,现在的电视公司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只是被恐惧吓得不知所措而已。

因此,当有一天和一群朋友在西班牙品尝葡萄酒时,我们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们不创办一家媒体公司来应对这种挑战呢,不要把金融当成娱乐,而是当作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认真对待人们的生活积蓄。使财经资讯大众化,让所有人都能知道。我是指高质量的资讯,而不是财经电视上三分钟的原声摘要,再或者是低质量的简讯,承诺一周实现10倍的回报。我们认为,人们值得拥有比这更好的资讯。因此,糊里糊涂地,我们在对媒体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开始从事媒体业务。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这就是Real Vision。我仍在写《全球宏观投资者》,显然还是在投资自己,但同时我也是Real Vision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这是我们三年前开创的一家金融电视和媒体公司,现在已经从一些视频开始,成长为客户遍及100个国家,并且拥有一个播客,许多人称之为《金融探险》(Adventures in Finance)。

Michael McCarthy:金融探险。

Raoul Pal:你可以在iTunes找到。我们还提供书面研究,有一个称为20/20的免费简讯。我们还有书面出版物,《Real Vision》。我们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我们能从多个角度来看待媒体,试图重塑和颠覆我们所能做到的一切。

Michael McCarthy:这是指真相和透明度吗?

Raoul Pal:是。财经真相,是我们所代表的核心标志。我们以订阅为基础。没有广告,没有赞助,也没有社论买家。

Michael McCarthy:很显然,你对所有的东西都非常熟悉。你看过很多行为金融方面的东西吗?

Raoul Pal:是的。我喜欢它。我曾在剑桥大学和华威大学发表演讲,题目是“他们在大学里教给你的经济学知识都是垃圾”。对不起,用词有些不当。因为所有经济学教授基本上都是以模型为导向。这些模型都是基于拉丁语中无伤大雅的两个字,即ceteris paribus,意思是所有因素保持不变。而这种情况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所以,这些模型毫无用处。它们导致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几乎在无休止地毁灭金融界。我们在凯恩斯主义模型与货币主义模型之间切换,它们是一样的。事实上,它们都只是模型。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突然出现进展,真的非同寻常。

如果将行为金融学与大数据相结合时,你将改变世界。我认为经济学的未来在于对人类行为的理解。如果你了解商业周期,这是我正在学习的领域,你就会明白这具有周期性。如果你了解市场,你就会明白人们在反复做同样的事情。如果你去电影院,大喊失火了,普通人往会采取相同的行动。一旦你明白这一点,就会理解激励模式,以及如何影响行为。一旦你做到这一点,就可以正确地改变经济。一旦开始围绕激励因素制定政府政策,而不是非激励因素,而现在通常是围绕非激励因素,就可以创建更加平衡、可以理解的经济体系,而不会犯我们现在出现的错误。

Michael McCarthy:是否可以说,你认为市场是有机的,它们是活的,会呼吸?

Raoul Pal:是的。绝对如此。它们是活的,会呼吸,但它们总是反复做相同的事情。

Michael McCarthy:这非常吸引人。谢谢你的慷慨分享。我一定要看《Real Vision》、20/20以及所有其他节目。

Raoul Pal:好极了。谢谢!我乐在其中。

Michael McCarthy:这就是Raoul Pal。他在我们的网站上专门为《The Artful Trader》写了一篇博文,你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访问专为新老客户打造的服务。只需访问theartfultraderpodcast.com即可。

《交易的艺术》是全球在线交易领先者CMC Markets原创的一档播客系列节目要及时观看最新的集数,请立即在Apple Podcast上订阅,或从你查看最喜欢播客的渠道上订阅。别忘记分享给你的朋友,并给我们评分。我是Michael McCarthy,这里是交易的艺术广播节目。

返回顶部
差价合约可能导致您的损失超出初始投入,请确保您了解所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