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一幅油画:我们可以从能源专家Anas Alhaljji 那里学到什么?

分享

世界是一幅油画:我们可以从能源专家Anas Alhaljji 那里学到什么?

Anas Alhajji在一个加油站长大,他说闻到汽油时会想家。 如今,他是石油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能源经济学家和评论家之一。 Anas Alhajji将在《交易的艺术》播客节目谈论影响油价的地缘政治事件。美国的经济制裁是否能阻止伊朗出口石油,我们是否会再次陷入石油危机? 阿纳斯认为这是可能发生的——他会给交易者一些可以保护自己的提示。

Anas Alhajji

CMC Markets

Anas Alhajji 是一位能源经济学家,二十年来年来他一直关注、研究和撰写有关石油市场和能源地缘政治和股票的文章。

他是 Energy Outlook Advisers 的执行合伙人,曾担任 NGP Energy Capital Management 的首席经济学家,指导该公司对能源市场的宏观分析。

第4集: 世界是一幅油画:我们可以从能源专家Anas Alhaljji 那里学到什么?

Anas Alhajji:石油市场适合了解波动性并懂得利用其盈利的人。不愿承受风险的人不适合参与石油市场交易。

Michael McCarthy:这里是由CMC Markets带来的《交易的艺术》。

Michael McCarthy:大家好,欢迎来到《交易的艺术》。我是Michael McCarthy,CMC Markets亚太地区首席市场策略官。每一集我们都会请来行业专家,聆听他们讲述事业的起起伏伏,回顾这些人一步步掌控金融市场之术的旅程。如果您了解“混沌理论”,您就会发现,Donald Trump的推特如同蝴蝶效应,这种效应以越来越大的规模向世界传播。但石油市场对小事件有如此敏感吗?影响石油价格的地缘政治事件有哪些?我们正面临下一场石油危机吗?我们这次请到的嘉宾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为交易员们提供了一些如何把握机遇的建议。作为一位能源经济学家,Anas Alhajji观察、研究和撰文论述石油市场已达20年之久。

他是Energy Outlook Advisors的管理合伙人,也是NGP Energy Capital Management的前任首席经济学家,曾领导该公司对能源市场的宏观分析。今天,来自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Anas为交易员们带来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我们用来分析石油和能源市场的数据常常是错误的。想知道为什么吗?请跟我们一起探索能源交易的世界吧。

Michael McCarthy:Anas,谢谢您参加《交易的艺术》播客访谈。很高兴今天有您这样的石油市场专家做客我们的节目。

Anas Alhajji:谢谢您的邀请。

Michael McCarthy:可以的话,我们从最早开始说起好吗?您的童年时代是怎样的呢?包括您的家乡,还有您在小时候对金钱和成功有着什么样的理解。

Anas Alhajji:我那时候知道钱很重要,但这仅仅只是一方面。生活中还有一些东西比钱更重要。我的家族史,从我爷爷开始,恰恰反映了这一点。我爷爷的人生经历很有趣。他出生于叙利亚。当法国占领叙利亚时,他乘船离开叙利亚,前往阿根廷。他跟心上人结了婚,妻子正是他的邻居。他们生了12个孩子。他赚了大钱过后,又回到叙利亚。买了大客车,开了一个加油站。所以我可以说是在加油站长大的。别人闻到汽油味想吐,我闻到汽油味想家。

Michael McCarthy:太棒了。

Anas Alhajji:我爷爷105岁时死于事故。

Michael McCarthy:他活到了105岁。

Anas Alhajji:是的。而他36岁时,医生说他只能再活6个月。当然,他经历过现代史上每一场战争,而且去过好几个国家。他会说五种语言。他很富有。可以说他无所不有。

Michael McCarthy:听上去他是个了不起的人。

Anas Alhajji:我个人学到的商业智慧是:当我要做一件事时,如果我以百岁老人的经验看待它,我还会去做吗?这种智慧改变了我一生。我看到我的同事、同学总是短期操作,数年后就损失殆尽。所以我认为长期考量很重要。长期视角帮助我看透事物,避免从众心理。无论在学术还是经济方面,它对我都有帮助。

Michael McCarthy:您认为不从众是在市场中取得成功的关键条件之一吗?

Anas Alhajji:是的,因为当人们看到事件发生时,就产生了从众心理。但是短期的事件会产生长期的影响。

Michael McCarthy:那么,在制裁条件下,您如何看待当前的环境呢?

Anas Alhajji:您说的是伊朗吗?

Michael McCarthy:是的。

Anas Alhajji:是的。我对伊朗的看法与大多数人不同,因为我在过去20年间对制裁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我深知制裁产生的长远影响。我认为,制裁通常都是失败的,但国家之间仍然在实施制裁,因为制裁具有象征性意义。在100多年的时间框架内观察,大多数制裁都未能实现目的。但自从9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制裁变得更加有效。这是因为全球化,包括金融系统,尤其是美元的全球化。与以往相比,情况已经大为不同了。所以现在,制裁会造成伤害。虽然会造成伤害,但不意味着制裁的目的就一定会实现。

现在谈谈伊朗的数据资料。大多数分析师、政治家和记者都只看官方数据。就我而言,我虽然也浏览官方数据,但我会观察市场其他层面,包括黑市。所以从数据上看,有两个数据集可反映伊朗的行为。其一为官方数据,其二为非官方数据,包括黑市数据。无论是伊朗人还是伊朗政府,他们都很聪明,他们能在制裁条件下充分利用现有资源。所以他们以前走私石油,以伊拉克的名义出售,就好像那些石油属于伊拉克,不属于伊朗。他们把石油用于发电并出口电力。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以电力为载体出口了石油并赚到了钱。

所以他们有很多种绕过制裁的方式。现在的情况和以往不同了。他们与邻国,主要包括土耳其、俄罗斯和中国签署了协议,以本地货币进行交易。所以他们能够避免使用美元和国际金融系统。他们还会使用加密货币和黄金。现在我们看到的一些现象是人们没有真正注意到的。比如说,伊朗让印度购买他们的石油,因为他们可以在不打破制裁的情况下完成石油交易。制裁的对象是支付方式,而不是石油出口。正因为如此,特朗普政府正在强调石油和石油运输,以避免发生过去的事情。所以伊朗让印度先取走石油,以后再付款。有很多种方法可以绕过制裁。

另外,人们忘记了,市场可以征服一切,甚至是宗教信仰。只要价格合适,人们可能不会忠于所谓国家、信仰或标准。所以在制裁条件下,我们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走私行为。他们把柴油和汽油驮在驴背上走私,仅仅因为价格合适,尽管他们随时可能丢掉生命。如果伊朗石油价格过低,我们只会让罪犯、帮派和走私商生存和谋利。

Michael McCarthy:正因为如此,制裁会变得事与愿违,对吗?

Anas Alhajji:是的。特朗普政府唯一的办法是用美国海军封锁海湾。我这样说,是因为以前发生过这种事。在1951至1953年间,当Mohammed Mossadegh将英伊石油公司的资产国有化后,英国海军封锁了自伊朗出发的所有货运航道。所以历史证据表明,你封锁伊朗石油的唯一途径是军事封锁。而我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不大可能会发生。

Michael McCarthy:但今年有几次,我们看到当制裁公布或实施时,石油市场发生反应。既然制裁是可以规避的,那么为什么市场还发生反应?

Anas Alhajji:这个问题很有意义。看上去市场会根据人们的信心发生反应,无论事实如何。所以当人们认为出口会大幅衰退时,价格会上升;但最终有形市场会给予人们迎头一击,人们才意识到,原来石油供应是充足的。

Michael McCarthy:那么,对于不随大流的交易员来说,他们应该观察石油市场的哪些方面?

Anas Alhajji:让我们先拿一个方面来介绍。对石油持乐观态度的人们专注于供应面。他们说,我们无法从市场获得足够的供给。有很多破坏因素。剩余产能也不足,所以如果来自伊朗、利比亚或委内瑞拉的石油供应减少,我们将无法补足缺口。下面来说说这一想法的问题。是的,供应减少会导致价格上升,对此人们充满信息,但仅此而已,因为人们忘记了等式的另一边,即需求面。在当前的汇率条件下,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上涨,而新兴市场的货币正在下跌。所以在当前的汇率、经济增长、政府支出和利率条件下,如果石油价格达到100,全球将会出现严重问题,因为可能会发生经济衰退或经济增长严重减缓。这是因为美元汇率过高会造成新兴经济体的油价过于昂贵,而主要的经济增长和需求都发生于新兴经济体中。

Michael McCarthy:我明白了。

Anas Alhajji:所以即使油价不上涨,高美元汇率也会让石油变得更为昂贵。如果因为伊朗、委内瑞拉或其他地区发生的危机导致油价接近100美元,在新兴经济体的石油将变得非常昂贵,从而需求会大幅减缓。所以对于您的问题,我认为要看汇率。在2018年的剩余时间里,除了政治外,汇率是最重要的因素。

Michael McCarthy:是啊。那么,由于美元预期会更加强势,是否有一场石油引发的全球危机即将来临?

Anas Alhajji:会的,我们只需要看看在货币下跌的那些国家的石油价格如何。所以看看土耳其、印度、巴西、阿根廷。在这些国家,石油更加昂贵了。

Michael McCarthy:现在让我们稍事休息,之后Anas Alhajji会带来更多精彩内容。这里是《交易的艺术》,为你揭秘业内名人驾驭金融市场之术旅程上的高低起伏。在市场中,痛苦是伟大的老师。想想失去一切的感觉吧。《交易的艺术》访谈著名的和臭名昭著的Nick Leeson,那位打垮了有200年历史的商业银行的流氓交易员。他将为大家介绍他在监狱中学到的关于自己和交易的惨痛教训。

Nick Leeson:那真的是我人生中最为尴尬的一段时期。但我走过了那段痛苦的时期,重建了自我并继续前行。我的童年与大多数人并无二致。你知道对与错的区别。我曾经犯过错误。

Michael McCarthy:您可以在theartfultraderspodcast.com聆听我们所有的访谈节目,也可以订阅我们的播客。现在让我们再次欢迎Anas Alhajji,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加入我们的节目。

Michael McCarthy:Anas,交易员们常常在晚上讨论当天的交易情况和市场状况。过去的几年里,市场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其低波动性。无论是股指还是外汇市场,波动性都达到有史以来最低,但石油市场却是一个例外。为什么石油及能源市场的波动性强于其他市场?

Anas Alhajji:如果你观察石油行业的发展史,你会发现大多数支出都发生在前期。就拿近海石油开发为例。在生产第一桶石油之前,你必须投入数以亿计的美元。而在你开始生产时,你不知道价格高低走势,但你还是会继续生产。即使油价只有10美元,你生产石油也是为了30年的长期资金流,而不是一两年的收益。因此,当你同时有好几个项目上线时,无论价格如何,它们都会充斥市场。

当价格上涨时,人人都去投资,而这时正是生产前期,而当项目上线后,价格就不高了,于是就产生了波动。行业人士和决策者在很久以前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有了七姊妹。七姊妹即七大石油公司,他们在20、30和40年代长期统治石油领域。他们像垄断联盟那样运作和管理市场,在很长时间内保持了零波动性。所以从图表上看,在20年代及以前,石油市场波动性较大。然后我们却看到数十年的价格直线。

随着反垄断法等法律的实施,以上垄断公司瓦解。在60年代和70年代早期,由于中东、委内瑞拉和墨西哥等地发生的国有化,石油公司被迫撤出。他们失去了对上游环节的控制,而欧佩克成为玩家之一。但欧佩克不是集中式生产商,也无法像七姊妹一样控制整个行业。他们只控制了行业的一部分。他们无法像七姊妹一样控制市场,所以波动性增加了。直到今日,欧佩克也无法控制市场,但他们可以影响市场。实质上也不是欧佩克影响市场,而是沙特阿拉伯在影响市场。由于欧佩克不具备对市场的控制力,市场的波动性就大为增强。毕竟石油的生产需要在前期大量投资,而当开始产出时,无论价格如何,你都要进行生产。

Michael McCarthy:所以供应面较长的前期生产时间意味着波动性仍然会继续?

Anas Alhajji:是的。

Michael McCarthy:你会如何推荐交易员进入能源市场呢?显而易见,当市场处于动态时,波动性对交易员是有利因素,会有潜在机会。当然,风险同时也会更高一些。交易员应该如何利用波动性呢?

Anas Alhajji:如果你是一名投资者,你需要了解这个行业,熟悉它的方方面面。如果你不了解,那么就需要通过私募股权进行投资,因为这些从业者是专业人士。如果你是一名交易员,你会跳跃式而不是逐级交易,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减少风险。但一般来说,对于那些痛恨风险的人来说,石油市场对他们是绝对不合适的。石油市场是为那些懂得波动性的人准备的,他们能够利用这种波动。因为这其中涉及的不只是投资、时间上的滞后、产出等等,还有其他的问题。

石油行业的数据是所有行业中最糟糕的。在数据和信息方面存在严重问题。我来谈现有的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随着社交媒体和信息技术的蔓延正在露头,这就是信息循环问题,情况很严重。假如一名印度尼西亚的记者为《日经杂志》或其他亚洲报刊撰写了一小故事,他会写道,“据中国某信息来源,怎样怎样怎样”,好像一则简短的新闻。第二天,一些美国的报纸或者网站会转载,然后有些拥有自己专栏或者文章发布渠道的交易员会开始围绕这则新闻进行写作。再之后,月末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国际能源机构或者欧佩克就此新闻发布报告,而媒体则开始引用。如果两个月后你对这条新闻进行研究,打开网页搜索就会出现2000条引用,然后你会认为,“天啊,这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你开始了研究工作,而最后发现,一切的起因仅仅是那篇未经证实的故事。

Michael McCarthy:如果这个问题没那么严重,我真的是觉得这其实很好笑了。

Anas Alhajji:去年前后我收集了许多类似的案例,都是网上有2000个故事,虽然它们的来源都是同一个,人们确认为每个故事都各不相同。这造成的结果就是,虽然它们是虚构的,但一旦交易员相信,它们就变成了现实。问题的另外一个缘由无人关注。我们和所有那些组织、银行,聘请最优秀的分析师,给他们最高的薪水分析石油市场。但对于那些录入数据的人,我们聘请的都是薪水低廉的年轻人。你猜结果怎样?数据录入问题严重。我从那些最重要的组织和银行录入石油行业数据的过程中,至少找到了15次错误输入。他们要么把数据录错了列,要么输入了错误的数据,小数点点错了。数据完全失去了意义。然而,当分析员用到它时,他们认为这就是需要的数据。所以,数据录入的问题是很严重的,它是波动性的另一个来源。

Michael McCarthy:所以在现实中,信息往往更具误导性,而不是引导性。

Anas Alhajji:是的。而且讽刺的是,这个行业有足够的金钱对信息和数据进行投资,但因为某些原因却没有这样做。

Michael McCarthy:宏观地看,通常认为如果油价上涨,对经济会有牵制作用。从另一个方面,我们也经常听到,看涨的油价是经济健康的信号。你觉得油价和广泛的经济体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呢?

Anas Alhajji: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从历史角度说,传统的观点认为,在工业国家较高的油价会伤害经济增长,所以是不好的。所以在这些国家,人们竭尽所能,创立了国际能源机构和各类政策,来试图降低对石油的依赖,保持低油价。这是传统观点。但如果你回顾下过去几年的形势,美国每日原油产量增加了500多万桶,很快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产油国。突然间,高油价变成好事了。它刺激了经济,创造了就业机会。繁荣时期从石油行业征收的税额度巨大。而这一切对经济增长都有益处。所以,在页岩革命后低油价就不是一件好事了。传统的观点在发生变化。

从另一方面看,我坚决认为传统的观点是错误的。原因我来分析一下。有些人说每次经济衰退都发生在持续不下的高油价之后。但如果看下数据,每次衰退前政府开支都会持续减少、利率都会增高、或者税务会增高,举例来说。每次都是如此。那么哪个因素才是引发衰退的真正原因呢?对我来说,很明显油价仅在与其他宏观因素联合作用时才会对经济造成打击。为了证明这点,我们看下2003年至2008年初的油价和经济增长。油价持续上升,超过100,美国、经合组织、中国和印度的经济继续发展,收入不断提高,就业率持续上升。这很清楚地显示了是宏观因素和油价的联合作用决定了油价对经济是起打击效果还是扶持效果。

Michael McCarthy:油价的变化是经济变化的症状,而非原因?

Anas Alhajji:是的。如果与之相反,我们将会以危机结束。所以我认为传统的观点不是正确的。同时,即使是正确的,在页岩革命后,因为其对经济的巨大贡献也使传统观点发生了变化。

Michael McCarthy:一点没错,在变化中,美国从原来的能源进口国转变成为有能力出口的国家,很明显这影响了市场。交易员关注的事情之一是,以前布伦特原油和西德克萨斯原油交易时是基本一致的,而如今这两种本质相同的原油间出现了一个巨大可变价差。这种变化归结于什么?

Anas Alhajji:是的。国际能源机构、欧佩克、美国能源信息属和其他银行、石油公司基本预测在美国页岩石油产出会有巨大增长。他们认为这将会在未来几年冲击市场。这有问题吗?同样的机构认为,需求将会增长,但仅就某种重质石油产品而言,页岩油较轻、低硫、较天然,你不可能从轻原油中得到许多重质产品。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如果需求偏向重质产品,而产量朝轻质产品倾斜,我们就遇到问题了。美国政府2015年出口解禁的原因是,美国炼油产业即将遭遇壁垒,美国炼油公司不能再承受那样的质量,所以他们要求政府允许出口,最后政府同意了。所以我们基本上就是在顺水推舟。

讽刺的地方是,美国炼油公司从百分比看是最大的,他们是汽油最大的生产商,而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我们可以从轻质产品生产汽油。世界其他区域不会生产这么多的汽油,所以处理轻质原油的能力也就差得多。那么世界其他区域的炼油产业也将遭遇壁垒。问题是,首先我们将看到产出和炼油能力间的不匹配,第二,需求和产出的原油质量不匹配。人们可能会说,“我们可以混调原油,随心所欲生产所需的东西”。这是个大问题,因为调和油和原油不一样,调和可以给炼油公司带来很多问题。不是所有调和油都能交给炼油公司处理,特别是当你把轻质原油,比如南得克萨斯Eagle Ford产的油,和加拿大产的重质原油调和时候。你得到的是不纯的东西,里面有其他东西,炼油公司不欢迎这种调和油,因为对它进行加工会耗费他们更多成本。他们喜欢最初的原油。因此这就出现了产出和炼油能力间的不匹配。炼油公司不会通过投资来掌握轻质原油的处理,因为未来的需求是侧重重质原油的。回过头来看,调和油解决不了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将要在2019年1月1日生效的Nymex原油新西德克萨斯原油协议与现在的协议比较严格的多的原因。它将会在美国引发巨大问题,因为一些调和油不会像西德克萨斯原油一样被接受。因此底线是,就像我一直在推特上讲的,原油质量是重要因素。

Michael McCarthy: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不仅仅是能源市场。你谈到的关于石油市场的地区特质我也很认同。比如,美国人叫gasoline,到世界其他地方就叫petrol。这是地区主义的一个例子,但是我想要和你谈谈未来是什么样的。我们还处于能源转移的阶段吗?

Anas Alhajji:不。我开门见山解释一下,因为人类的历史就是能源转移的历史。页岩革命提醒了我们两件事。永远不要说不可能,以及唯有变化才是稳定。但是页岩革命还教给了我们新的一课,那就是变化发生的越来越快。因为速度上的变化,在谈及能源转移时,人们看到的情况让他们认为,这种事情以往从未发生。它发生过,只不过现在速度更快。但对于未来,我们要面对的有一个问题。除了页岩由于质量原因将无法产油,我们的供应方面会有问题,在需求方面,我们也将面对两个大问题。

第一,主流预测认为,由于燃料经济性,需求会大幅度下降。我们关注的是引擎效率。而不是电动汽车。仅就引擎效率来说,用在引擎上的汽油将大幅下降。然而,最近几年的迹象显示事实恰恰与此相反。我们到达了这样一个阶段,技术方面已经饱和,除非能实现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提到的新技术,否则我们的效率是达不到那种水平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因为某些原因,所有人都不看好欧洲,认为欧洲石油消费会在未来25年内直线坠落。这就是问题。自2014年开始,每个季度他们都在对欧洲的需求进行修改,他们的预测和修改之间变化是很大的。为什么呢?为什么修改时一直往上调,但突然下一年就下降了呢。似乎人们对欧洲经济增长和石油需求间的关系存在误解。当提到欧洲,这是另一条被忽略的谜题。人们会提到人口增长。会说欧洲人口数量在下降。人口趋于老龄化等等。那么在过去10年来到欧洲成百万的移民人口呢。世界各地都有证据显示,第一代移民比之后几代生育率较高。所以我认为欧洲会给世人带来惊喜,未来需求会比预计的高得多。需求会更高,供给方面,页岩因为自身限制将不能满足供给需要。我们最终将遭遇能源危机,因为石油生产在未来几年某个时间段将会供不应求。

Michael McCarthy:感谢你的分享。您的观点对我们的客户和更广泛的《交易的艺术》播客听众群体很有价值。再次感谢您今晚加入我们的节目。

Anas Alhajji:Michael和您的团队,别客气。十分感谢。

Michael McCarthy:刚才是Anas Alhajji,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加入我们。想要了解Anas的更多信息,请访问他的网站,您可以在节目讯息上找到网址。想要收听《交易的艺术》前集并了解更多关于CMC Markets的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theartfultraderpodcast.com,新老客户还可享受限时活动优惠。或者在您最喜爱的播客应用上订阅《交易的艺术》。《交易的艺术》是全球领先的在线交易公司CMC Markets推出的原创播客系列节目。此播客内容从本质上仅针对一般状况,不针对某人的具体财务情况。我是Michael McCarthy。感谢收听《交易的艺术》。

返回顶部
差价合约可能导致您的损失超出初始投入,请确保您了解所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