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 CMC Markets尚未在中国大陆地区开设面向个人零售客户的的金融业务。因此,CMC Markets无法接受来自在中国大陆地区客户的交易账户申请, 也无法接受从中国大陆地区银行的转账入金。如果您违反当地外汇管理规定,CMC Markets将直接关闭您的交易账户,无论您的账户是否处于活跃状态,由此所造成的所有损失将由您个人承担。如果您并不知晓相关规定,请务必向当地监管部门或专业人士咨询,CMC Markets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Raoul Paul 的环球交易之旅

Raoul Paul 的环球交易之旅

你是否曾想过,将世界尽在掌控是什么感觉? 在《交易的艺术》播客第一季的第一集中,我们跟着世界顶级宏观投资者之一 Raoul Pal 回顾遍及全世界的交易。他与我们的首席市场策略师 Michael McCarthy,分享他从技术分析到管理对冲基金,再到推出 Real Vision TV 的过程。在这次访谈中,Raoul Pal 揭晓了他从世界顶级交易者那里学到的知识与经验,以及他认为下一个值得关注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Raoul Pal

CMC Markets

Raoul Pal是36岁退休的前对冲基金经理,是Real Vision 的联合创始人。Real Vision 是一家金融媒体公司,提供来自全球知名投资者的深入视频采访和研究出版物。他经营着一家成功的全球宏观对冲基金,共同管理高盛在欧洲的股票和股票衍生品的对冲基金销售业务,并帮助设计BBC电视节目《百万美元交易员》,培训节目参与者的投资和风险管理策略。

Raoul 目前已经不再做客户资金管理,他现在居住在从开曼群岛的家中,远程管理Real Vision 的事务,以及为 The Global Macro Investor 撰稿——这是一家备受对冲基金、家族生意、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精英投资者尊重的研究服务。

第1集:Raoul Paul 的环球交易之旅

Michael McCarthy:《环球贸易之旅》(Around the World in 80 Trades)。当整个世界任你信马由缰时,是什么感觉?

Raoul Pal:就像世界上最美妙的拼图,永远都拼不完整。有时,你会在一瞬间豁然开朗,但之后又要重新开始。

Michael McCarthy: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交易的艺术》第1集,这是CMC Markets推出的一档原创博客系列节目。我是CMC Markets亚太区首席市场策略师Michael McCarthy,也是这一播客系列节目的主持人。我们将在每一集中,与一位业内精英交谈,深入挖掘他们的个人经历,了解他们在交易中遇到的高潮和低谷,探究他们如何掌握金融市场的运营之道。今天,我们就听一听Raoul Pal的故事,他已经成功地拼齐了宏观拼图中各种令人眩晕的复杂问题。

Raoul Pal是全球顶级宏观投资者之一。他曾就职于高盛,现任格理集团对冲基金经理,36岁便已退出交易市场。他最近的一次投资是Real Vision TV,是一个财经新闻频道,旨在提高财经新闻的透明度。这里是开曼群岛,Raoul现在就住在这里,让我们来采访一下他。我们将讨论哪里存在新机遇,但首先,我们将讨论宏观投资,为什么他认为这是最美妙的谜题。

Raoul,你被称为纯正的欧洲人,有着整个欧洲大陆的血统。你曾在世界各地居住,现在住在开曼群岛。你是一位国际主义者吗?

Raoul Pal:坦白说,谈不上是纯正的欧洲人,因为我有一半印度和一半荷兰血统。我在英国长大。曾在印度小住。在西班牙居住了十年。现在住在开曼群岛。所以说,我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但又感觉处处都是家,是你可以拥有的最好素质之一,因为这样你看到事物的角度会更广阔。东西方相结合就是看待世界的壮观视角。对我来说,我觉得非常有用。

Michael McCarthy:这就是你成为宏观投资者的原因?

Raoul Pal:或许潜意识中有一定作用。事实上,我认为我能从宏观趋势中找到共鸣,是因为它就像世界上最美妙的拼图,永远都拼不完整。有时,你会在一瞬间豁然开朗,但之后又要重新开始。这是真实存在的,你必须活在未来。对我来说,这就是我的大脑思维方式。比通过数字去思考更加直观。

Michael McCarthy:你把它描述为寻找缺少的那块拼图。是顿然醒悟,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Raoul Pal:我觉得,让我顿然醒悟的是1997年前后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当时,我突然意识到全世界都开始关注宏观趋势。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上世界90年代中期就是像现在一样,波幅较低。美元的走势波澜不惊,整个市场风平浪静。1994年,债券市场被炒得沸沸扬扬,然后基本上是股市走高,但持续的涨势并不太高。新兴市场股价升高,但并没有增创价值。之后,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突然间你必须要去了解通货紧缩、债务和货币挂钩。然后所有的宏观因素都纷至沓来,我意识到这一切都关乎到经济、市场、曲线图、失衡等因素的共同作用。

Michael McCarthy:不过看你的简历,你最开始从事的是技术分析工作。能说一说,你是如何从一名股市行情分析员变成一名宏观趋势专家的吗?

Raoul Pal: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名为道琼斯德勤(Dow Jones Telerate)的公司,这家公司最终成为路透社和汤森路透的下属公司。在这家公司,所有培训工作都在交易室完成。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为一款技术分析产品提供客户支持服务。工作的其中一部分职责是培训交易者如何使用技术分析。当时,也就是90年代初期,技术分析备受青睐。但那时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必须从头学起。于是,我去看约翰·墨菲的书《技术分析指南》,并意识到我能看懂曲线图上的内容。因此,这是一种迅速了解世界上任何市场的方式。我想,哇,这对我来说太棒了。

这帮助我收到了詹金宝(James Cape)的就职通知书,这家公司是英国汇丰银行下属的一家股票经纪公司。在当时,这是一家非常大型的公司。我进入了欧洲股票衍生部门。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到更多的宏观思想家和一些对冲基金。正是这些对冲基金,让我开始意识到我可以采用同样的思维方式,图表正是优势所在。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主要浏览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资产、任何市场,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形成大致的想法。图表的好处是它迫使你提出问题。这就是整个宏观世界,为什么现在这样做、这意味着什么、,什么是连锁效应。这就是我入门的开始。
之后,我进入了当时一家比较大的英国银行,国民西敏寺银行(NatWest)。在这里,我忽然开始接触到世界上所有的最大对冲基金。在弄清楚状况之前,我突然之间每天都在和保罗·都铎·琼斯、摩尔资本的所有资深投资组合经理、路易斯·培根及其所有团队交谈。还有老虎基金、索罗斯基金的工作人员,我完全沉浸在这样的世界中。还有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以及许许多多当时赫赫有名的人。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而我正是负责向所有这些人提供服务的欧洲人。我是世界上少数从事这样工作的人之一。这就像罗伯特·德尼罗所教的那样。这是观察和了解这些人如何工作的绝佳机会。

之后,我进入高盛,开始管理欧洲的对冲基金销售业务、股票业务和股票衍生品业务。在那里,我要确实地接触到每一个人。同时,因为公司业务广泛深入,你可以和从事固定收益、货币和大宗商品业务的人员交谈。然后,就开始探究斯坦·德鲁肯米勒的思维方式、乔治·索罗斯的思维方式,因为你可以交易各种资产类别。对我来说,这就是拼图缺失的那部分。我拥有图表知识,而且我突然意识到斯坦·德鲁肯米勒、保罗·都铎·琼斯、乔治·索罗斯,所有这些人都是从图表开始的,于是我也这样做了。我知道他们之后会综合考虑全球影响,所以我也开始这样做。然后我意识到,所有资产类别都会产生连锁效应。突然,整个世界的门向我敞开了。能够向整个行业历史中最伟大的人学习,太不可思议了。
Michael McCarthy:是否有一个人,切实地影响了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或者有这么一群人?
Raoul Pal:有这么一群人。可能保罗·都铎·琼斯对我的影响最为深远。我不是像他那样的交易者,显然,我永远达不到他的高度。但他对图表的使用,以及如何简洁地把所有东西归结为最基本的概念,同时理解谁在令世界复杂化,这是非常有用的。我试着向令人信服的斯坦·德鲁肯米勒学习如何构建交易。我是说他是一个天才,路易斯·培根也是。所以说,我向所有人学习。我尽最大可能学习更多知识,这是我当时做的最好的事情。

Michael McCarthy:你深谙交易世界,还在工作中见到过一些世界上最大的交易者。能描述一个你亲自见证过的一宗最漂亮的交易吗?
Raoul Pal:我刚刚提到过,这发生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交易主管来找我说,Raoul,我想抛售南非的股票。我问到,什么意思?他说,不管了,抛售所有股票,不要卖期权,一直抛售就行了。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订单,我想其他人也一样。于是,我们就开始抛售股票。一连好几天都在抛售。我问,需要做得像指数那样吗?你想让我抛售什么?他说,不管是什么,只需要抛售就是了。如果能做得看起来像指数,会有所帮助。

Michael McCarthy:抛售所有股票?

Raoul Pal:抛售所有股票。这持续了好几天,非常具有攻击性,且规模巨大。我不记得确切的数字了,大概十亿美元,或者五亿美元。在南非,这是一宗巨大交易。我在想,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要操纵市场吗?市场不断崩溃,一切都崩溃了,这发生在97年、98年。一切都崩溃了。所有活动都消失了,我们仍继续开展业务。几个月后,他们又打电话说,能开始回购南非股票吗?然后,我们又用了五天时间,不断买入南非股票。这有点混乱,但不像抛售时那么匆忙。然后我们把所有交易都平仓了。

我打电话给那个人,问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有点混乱,你不用管在做什么,我想你已经完成了大约百分之八到百分之十。这样值得吗?他好像说,别发狂,我们已经完成58%了。我问到,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我们不关心那些股票,因为这只是额外的奖金。问题是南非有两种货币。其中一种货币外国人无法获得。外国人可以获得那种离岸货币,所有人都希望这种货币贬值,利率超过20%。

要让这种货币贬值,就必须支付巨额利息,但在岸货币不会受到投机者的影响。可能通过在南非抛售南非股票,基本上就是卖出股票,获得南非兰特。那么你可以出售这些南非兰特换取美元,然后再买回来。所以,通过这种方式,能以0.5%的利率借贷南非货币,这就是股票借贷的成本,而相比之下股票的定价利率为20%。基本而言,这就是利率套利,可以做空货币,之后南非货币下跌了50%左右。这是一次非常特别的交易,直到完成都无人知晓。大家知道后,都发出感叹声,哇!我没见过其他人做这种交易。

Michael McCarthy:Raoul,我相信很多听众会立即想到人民币目前处于类似的情况。你这样认为吗?
Raoul Pal:是的。但交易境内股票的难度较大,而且在岸和离岸货币的利率差异不尽相同。目前,通过投机攻击,如果你自己可以买卖中国股票,这也许有可能。那是当时存在的独特情况。当然,它可能会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重演。但我认为中国现在不会发生这样情况,因为利率差别不大。

Michael McCarthy:这需要具备特殊能力,才能识别这样的交易,并把它们放在一起。我们许多人具有技术能力。但交易者要具备哪些额外的能力,才能看到这样的世界呢?

Raoul Pal:深入探究金融市场有所帮助,因为这里有最好的交易结构。然后,还要了解令人惊叹的连锁效应。同样,那个人非常善于处理事情,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快的。在英国,有一段时间他们拥有手机的3G牌照。第一个竞标价出来了,价格还不低。于是,突然就出现了要额外收费才能获得3G牌照的情况。然后旁边的欧洲国家说,我们也应该这样做。
那个家伙,当他看到相关消息时,他意识到所有欧洲国家都会出售3G牌照,而且现有的每家电话公司都必须疯狂竞价,才能获得3G牌照。所以这个特殊的东西非常短缺,不管是什么,人们都要付款。理所当然,他断定这些公司几乎要破产了。他迅速发现了机会,看到了连锁效应,以及对整个电信行业将发生的情况。实践证明,他又一次成功了。不要认为这只是某个股票,某个国家的事情,这是一个全球性的事情,将迅速蔓延开来。要在全球宏观环境下获胜,你就需要生活在未来,并了解连锁效应。

Michael McCarthy:交易者非常担心机器人正在接管世界。但这样交易的几乎不可能用算法找到,不是吗?

Raoul Pal:嗯,我确实认为算法会接管全球宏观经济的许多方面。它们可以理解商业周期中的不平衡情况,以及各种零碎的信息。但对于交易构建,人工智能还需要用很长时间,去学习各种东西,而了解连锁效应并非易事。但如果仔细想想,国际象棋超级计算机工作基本上就是一个连锁效应。所以有可能它们能理解。但与国际象棋不同,你不可能对过去的所有交易进行编程,因为金融市场是动态发展的。所以,我不知道。我觉得这应该是人类施展才华的空间,但这空间要比想象的少。或许,只是适合天才的空间。

Michael McCarthy:我想回到你刚才所说的话,宏观意味着生活在未来和过去,而不是现在。我相信,艾克哈特·托尔的粉丝听到你这么说会感到惊讶。

Raoul Pal:怎么惊讶?

Michael McCarthy:不是生活在当下。

Raoul Pal:不能生活在当下。如果生活在当下,你会想目前什么在左右价格。而不会去增创更多价值。你的增值是始终生活在未来。未来的趋势如何,通过什么方式实现,这些方式的概率是多少。也就是说,是这种趋势,那种趋势,还是多种不同的趋势。索罗斯就非常擅长这么做。我想在索罗斯的书《索罗斯谈索罗斯》书中就谈论各种方式的可能性。这都关系到生活在未来。

如果你生活在现在,你所做的就是回忆大量新闻。你没有超过算法的优势或其他能力,因为你没有表达任何东西。你需要表达的是未来所在。现在看来,过去对未来很重要,因为金融市场的历史和经济发展历史都具有周期性。模式会重复,事情会重复。人们基本上在一次次地遵循相同的行为模式。所以如果你了解过去,就会更好地了解未来。

Michael McCarthy:好的,让我们讨论下你对市场的了解。在看图表时,你会看什么?

Raoul Pal:你可以先看看价格源自哪里,以及我们目前的状况。市场现在是牛市,还是熊市?是否一直在盘整?所有信息都蕴含在图表中。然后你开始应用图表形态。图表上是否有楔形形态?要突破高点,还是击穿低点?是否出现头肩形态?是否存在进场交易的渠道?不管做什么,所有图表都会帮助你,这不是巫术,而只是概率问题。它会告诉你发生某些事情的可能性。你统常会知道楔形形态、三角旗形态、旗帜形态,不论你怎么称呼它,这些走势都往往会朝着趋势的方向实现突破。也就是说,如果一直是上升趋势,那么经过盘整后,它会再次上升。所以,你也可能会说一些像我建议的那样,所有这些形态中,70%都以相同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发展历程。确实,这样的价值不可思议。这就是你的赔率。有时你可能会判断错误。没有人能始终都是对的。你要做的就是,正确的次数超过犯错的次数。

Michael McCarthy:你有没有忽略过图表?

Raoul Pal:忽略过。没有图表,我就像个盲人。基本上,每当我忽略图表时,都会靠直觉行事。有些人能做得很好,但我不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能够契合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事方式。有些人炒短线。这不适合我。我得到的最好的建议来自保罗·都铎·琼斯。他说,Raoul,世界上最好的交易者是他们的交易时间段与想法时间段相匹配的人。他说,大多数人往往有着更长远的想法,我认为明年经济会从这里走到这里,并且他们进行一周、两周或一个月的交易。他说,这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打算根据一周的看法进行交易,那就根据那一周的看法交易,但不要根据一年的看法进行交易。如果你打算根据一年的看法进行交易,那就期待在那一年进行交易。这非常不可思议。

这允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交易时长,取决于他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更长时间。我更倾向于六个月到五年的交易时长。我的时间段比大多数短线交易者要长得多。我之所以喜欢更长时间,是因为在这个行业待久了以后,我意识到每个人都不得不去了解月资产净值。这就是说,要围绕资产净值开展交易,不要每个月都损失大量资金,或者不管怎样,要管理风险,他们基本上是两周或三周交易一次。所以如果所有人都在一个领域竞争,那么在另一领域就没有竞争。那就是长线投资。因为从长远看,我发现宏观面更可预测。从本质上说,在三年或两年的时间范围内了解业务周期的可能性,比在一个月或两个月的时间范围内更大。因为短期而言,你只是在根据一两个经济数据进行交易。而在较长的时间里,你可以了解到衰退和流动,或经济趋势或资产价格。所以,我发现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而且更有利于我去思考。

Michael McCarthy: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不是吗?能跟我们讲一讲,你在市场上犯的最大错误吗?

Raoul Pal:哦,可以。我犯过很多大错。我们从错误中汲取经验教训,不是吗?当我们做对的时候,我们学不到东西,就因为我们做对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当你做错了,你会去分析为什么犯错。

Michael McCarthy:疼痛是最好的老师。

Raoul Pal:是的。但这也是最难的事情。它会在心理上击垮你。亏钱带来的心理痛苦远超过赚钱时的高兴。对我来说,我想回到2002年,或许是2003年,美联储已经决定降息,但暂时搁置。我看到了这个机会,但我打赌他们可能什么都不做。其中有一些复杂的期权方案。这基本上表明我不可能亏钱,但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可以赚很多钱。所以,我觉得这太棒了。我可能会损失很少的钱。

我自己和基金的联席经理都这么认为。当时,我正在GLG合伙人管理一只全球宏观基金。我与当时欧洲其他一些著名的宏观经济学家,以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一些对冲基金一起,下了非常巨大的赌注。最终发生的事情出乎我们的意料,做市商及其他了解这些情况的人让我们承担了波动的代价。基本上就是,原本损失有限的交易突然亏损了四倍之多,而这只是因为他们采用了期权价格。这让我意识到,过度复杂地解读交易通常会让你面临自己都不知道的风险。所以,这原本是赢利的交易,但最终我们全军覆没,损失的资金远超预期。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典型的教训,绝不要做出过度复杂的解读。

Michael McCarthy:澄清一下,做市商没有做出正态的偏斜,而是形成了S形的偏斜。

Raoul Pal:是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会给我们带来最大的痛苦,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Michael McCarthy:你有何感觉?

Raoul Pal:说实话很恼怒,让我觉得自己很蠢。关键是我们原以为风险非常有限,但却承担了太多风险,而且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我认为这是人们常犯错误的典型例子。还有一次错误,那时候我开始出版《全球宏观投资者》(The Global Macro Investor)。于是,我选择退出对冲基金业务,退出了竞选竞赛,搬到了西班牙位于地中海沿岸的城市,开始为对冲基金、家族理财室、主权财富基金、政府等撰写宏观经济研究报告。2004-2008年,我开始写作,我真的恰逢良时,特别是2007年和2008年。2009年,我使用ISM,整个框架都依据商业周期。市场开始转高,但我非常关心正在发生的事情,看空可能出现的尾部风险后果,导致我忽略了整个框架,开始凭直觉行事。这让我在2009年亏损巨大。我只是忽略了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使用你的框架,使用你的框架。但我却忽略了它,我觉得自己更了解情况,于是就开始自行预测。一旦开始自行预测,并且脱离自己的框架,就再也没有掌控交易的力量。然后,你只能希望自己做对了,而不会知道它正在偏离你的框架,也许你需要重新评估。这个错误让我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Michael McCarthy:那就是说,股市低点出现在2009年3月。你坚持这样多久?

Raoul Pal:差不多一整年。

Michael McCarthy:哎哟。

Raoul Pal:是的。我不断地建仓平仓。平仓后又开始建仓,因为我认为趋势会再次出现。不论是股市还是其他市场,风险都无处不在。这就是市场。你必须吸取经验教训。赚钱的时候你什么都学不到。

Michael McCarthy:你因为预测下一个重大事件而闻名,不论是石油下跌还是美元走势,还是比特币。你认为,下一批大机会出现在哪里?

Raoul Pal: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通常,我会给出许多答案。如果要了解什么是资产价格的关键驱动力,那就是商业周期。总体来说,全球的商业周期都很不错,或者相当强劲。然而,深入探究,你会发现事情没有你期望的那么好。但是,这使得你想要表达对后续商业周期的看法,但情况并非如此,所以这不是好的看法。我曾长时间看好美元,差不多四年。我仍然认为美元正处于牛市,但市场正在调整。我通常会说,你必须对美元做点什么,但现在走势与我的观点不符。美元走势与我的观点不符,有点违背我对石油的看法。美元上涨时,石油价格往往会下跌。这与我的新兴市场观点背道而驰,所以我好像陷入了主要全球宏观的某个领域,我在等待更多信息,等待真正的机会。我极少去冒险。股票市场一直处于高位,估值几乎处于历史最高点。承担的风险也居高不下。投资者的满足感也始终高涨。所有情况都让我担心,所以这让我放弃了许多事情。

Michael McCarthy:但波动性始终较低。

Raoul Pal:波动性始终较低。所以这让我放弃了许多交易,因为市场当前的走势与我的观点相反,而且我的经济框架还没有证实这一点。但之后,我会进一步思考机会在哪里。你看到发生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经典的连锁效应交易。去年年底,印度突然宣布禁用大额纸币,他们称之为非货币化。全球所有自由主义者都跳起来说,这太可怕了,他们在阻止使用钞票。起初,我也这么想,我认为现在都懒得去分析首先出现的情况。所有人、所有报纸都在这么说。一传十十传百,群体思维开始盛行。我退后一步想,我需要查看更多相关信息。

突然间,我意识到这不是第一步,这是任何经济体开展最大规模转型的最后一步,我曾在过去见到过。这就是整个印度经济的数字化,最初称为Aadhaar,是对印度所有人采取的数字生物识别技术。印度现有13亿人,其中12亿人正在使用这个Aadhaar系统,在里面有他们的指纹或视网膜扫描并指定有编号,就像你的社保号码。这听起来不错,但在印度,这意味着你现在要突然证明自己是谁,因为很多人没有出生证明。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是谁,就能开立手机账户或银行账户。

这突然开始让人们变得更加自由。这就是指纹的神奇之处,这个新的技术也被称为IndiaStack,这意味着你的所有详细资料,例如水电费、银行资料,都可以附加到指纹资料中。所以,使用指纹,只需要20秒就能进入一家手机商店、得到一部电话和一个账户,这令人兴奋不已。然后,这还意味着你可以在20秒内用指纹开立一个银行账户,非常惊人。而且,IndiaStack以后还准备允许人们记录病历。如果你跑到印度的某个地方,他们就知道你是谁,你的医疗记录是什么,这样他们就可以治疗你的任何疾病,或者提供任何其他服务。但不仅如此,一个名为UPI的付款接口与IndiaStack相连。付款接口实际上就像比特币,是一个没有中间人的无障碍支付系统。基本上,我可以使用指纹即时寄钱给你,没有中间人,不收取任何费用。它可以处理的流量是比特币现有流量的50倍。所以,这就具有革命性。

他们在做的事情就是把人们带入金融体系中。因为不能使用现金,他们被迫开立银行账户。印度的现金使用率达97%。这样做可以调整银行的资本结构,迫使资金进入银行系统,允许银行再次借出。为基础设施支出贷款,修建道路、桥梁以及印度所需要的一切。所以这将在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上改变经济。农村的穷困人口现在突然可以拿到手机、银行账户和补贴。他们只需要证明自己是谁。这样还消除了中间人的腐败行为,这些中间人会私吞这些穷人的钱。这意味着补贴直接发放给穷人,不需要任何中间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将彻底改革经济。没有任何一个主要经济体能够像印度这样如此接近数字化。整体而言,这非常有利于印度形成更长久的经济增长模式。这并不意味着印度不会随着外来资金的进出做出大规模调整,或者可能发生任何其他事情。但这个经济体系拥有没有债务、渴望从事贸易、做生意的年轻人口,而且现有经济体制严谨度较低,自由度较大。所以,印度长期增长的概率非常高。这些因素让我非常兴奋。

Michael McCarthy:我从你的话音中能听到这些,Raoul。很显然,你对宏观环境、对市场依然满怀热情。可是,你为什么刚刚36岁就退休了呢?

Raoul Pal:是因为我们之前讨论的东西。我意识到对冲基金业务即将日落西山,并且正在走向死亡,因为每个人都不得不在同一投资期限内竞争。投资者已经从家族理财室走了出来,想要获得高风险和高回报。在索罗斯那个时代,他可能在一年内赚到100%的钱,而突然有一年就下跌到30%,或者任何其他情况。这都是回报驱使的。然后,它变成了投资的养老基金。他们想让它看起来像一只债券。那时候的大公司对此趋之若鹜,像Brevan Howard公司,这样可以在波动较低的情况下获得良好的回报。但是那却卷入了全球的所有资产,因为每一个人,所有的养老基金,都想要以5%的波动,来获取10%的回报。或者8%的回报,4%的波动。随着债券收益率下降,它就变得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所以,基本上它们被认为是债券收益率。

因此,我看到了这种结局,就决定出来了。我那时认为,投资期限,回报状况并不是一个好玩的游戏,事实上它是,我们所有人在《金融怪杰》中看到那个游戏,这确实是截然不同的。我想,事实已经证明了我是正确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行业正在面临着困境。然后随着技术的发展,它甚至变得更加困难。当我开始写作时,我把它称为G7宏观的死亡。现在很显然,我们已经获得了2007年、2008年以及一些其他绝佳的宏观机会。但总的来说,出色的宏观经济参与者,和证券多头、空头参与者,以及所有其他人,基本上都在挣扎。

Michael McCarthy:的确如此。当然,就目前来说,最好的趋势是被动投资股票。但你不是真正退休了,是吧?

Raoul Pal:我希望是。有一段时间我是处于半退休状态。我那时在写书。我认为我那时有点像欧内斯特·海明威。我那时胡子拉茬,在地中海闲逛。实际上回头看看,在预测出2007年和2008年危机的那些人中,我是最幸运的一个。当那些认识的人跑来问我,为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我会很难受。我当时想,那是不对的。为什么处于金融系统中心的人知道,而那些把毕生积蓄都投入进去的人却不知道呢?我当时想,那是不对的。它真的让我浑身不自在。我那时想,我需要为此做些什么。然后我观察了媒体业务的发展趋势,看到你们是如何不再需要广播牌照,就可以再拥有一家电视公司的,因为那时候视频点播已经成为现实。YouTube已经推出了,而且整个世界都在一夜之间改头换面,对此,现在的电视公司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只是被恐惧吓得不知所措而已。

因此,当有一天和一群朋友在西班牙品尝葡萄酒时,我们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们不创办一家媒体公司来应对这种挑战呢,不要把金融当成娱乐,而是当作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认真对待人们的生活积蓄。使财经资讯大众化,让所有人都能知道。我是指高质量的资讯,而不是财经电视上三分钟的原声摘要,再或者是低质量的简讯,承诺一周实现10倍的回报。我们认为,人们值得拥有比这更好的资讯。因此,糊里糊涂地,我们在对媒体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开始从事媒体业务。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这就是Real Vision。我仍在写《全球宏观投资者》,显然还是在投资自己,但同时我也是Real Vision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这是我们三年前开创的一家金融电视和媒体公司,现在已经从一些视频开始,成长为客户遍及100个国家,并且拥有一个播客,许多人称之为《金融探险》(Adventures in Finance)。

Michael McCarthy:金融探险。

Raoul Pal:你可以在iTunes找到。我们还提供书面研究,有一个称为20/20的免费简讯。我们还有书面出版物,《Real Vision》。我们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我们能从多个角度来看待媒体,试图重塑和颠覆我们所能做到的一切。

Michael McCarthy:这是指真相和透明度吗?

Raoul Pal:是。财经真相,是我们所代表的核心标志。我们以订阅为基础。没有广告,没有赞助,也没有社论买家。

Michael McCarthy:很显然,你对所有的东西都非常熟悉。你看过很多行为金融方面的东西吗?

Raoul Pal:是的。我喜欢它。我曾在剑桥大学和华威大学发表演讲,题目是“他们在大学里教给你的经济学知识都是垃圾”。对不起,用词有些不当。因为所有经济学教授基本上都是以模型为导向。这些模型都是基于拉丁语中无伤大雅的两个字,即ceteris paribus,意思是所有因素保持不变。而这种情况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所以,这些模型毫无用处。它们导致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几乎在无休止地毁灭金融界。我们在凯恩斯主义模型与货币主义模型之间切换,它们是一样的。事实上,它们都只是模型。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突然出现进展,真的非同寻常。

如果将行为金融学与大数据相结合时,你将改变世界。我认为经济学的未来在于对人类行为的理解。如果你了解商业周期,这是我正在学习的领域,你就会明白这具有周期性。如果你了解市场,你就会明白人们在反复做同样的事情。如果你去电影院,大喊失火了,普通人往会采取相同的行动。一旦你明白这一点,就会理解激励模式,以及如何影响行为。一旦你做到这一点,就可以正确地改变经济。一旦开始围绕激励因素制定政府政策,而不是非激励因素,而现在通常是围绕非激励因素,就可以创建更加平衡、可以理解的经济体系,而不会犯我们现在出现的错误。

Michael McCarthy:是否可以说,你认为市场是有机的,它们是活的,会呼吸?

Raoul Pal:是的。绝对如此。它们是活的,会呼吸,但它们总是反复做相同的事情。

Michael McCarthy:这非常吸引人。谢谢你的慷慨分享。我一定要看《Real Vision》、20/20以及所有其他节目。

Raoul Pal:好极了。谢谢!我乐在其中。

Michael McCarthy:这就是Raoul Pal。他在我们的网站上专门为《The Artful Trader》写了一篇博文,你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访问专为新老客户打造的服务。只需访问theartfultraderpodcast.com即可。

《交易的艺术》是全球在线交易领先者CMC Markets原创的一档播客系列节目要及时观看最新的集数,请立即在Apple Podcast上订阅,或从你查看最喜欢播客的渠道上订阅。别忘记分享给你的朋友,并给我们评分。我是Michael McCarthy,这里是交易的艺术广播节目。

返回顶部
差价合约可能导致您的损失超出初始投入,请确保您了解所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