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Cruddas:从先驱,到登峰造极

Peter Cruddas: 从先驱,到登峰造极

想预测互联网潜在商机,需要怎样的创意思维?在这一集中,Michael McCarthy 采访了该行业的先驱之一——CMC Markets首席执行官 Peter Cruddas。他是最早一批开始在互联网上发掘交易机会的先驱——早期,通过一万英一张桌子和一部手机,开拓了行业前沿的全球性公司。他将叙述如果找寻机会,并有自信地发展、决策的过程。

Peter Cruddas

CMC Markets

Peter Cruddas 的起步其实很平实,15岁离开伦敦东部的学校,进入位于伦敦金融城的西联汇款的电报执行。而后他在各银行的外汇交易办公室工作,担任了首席交易员和集团财务顾问,知道他在互联网上发现蓝海区域,自此改变了互联网金融交易的格局。

1989年,它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从一万英镑、一张桌子和一部电话起步,开始做货币管理顾问。如今CMC Markets 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知名公司,并发展到了全球各地有15个办公室及超过九万名活跃客户的规模。2006年12月,Peter成立了他的慈善机构——Peter Cruddas基金会,以帮助弱势青年。 2016年,CMC Markets成功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现已成为国际公认的在线交易领域的领导者。

第4集:Peter Cruddas: 从先驱,到登峰造极

Michael McCarthy: 进化或革命。创新大师如何改变交易的面貌。

Peter Cruddas: 他们敲开我办公室的门说,听着,你在互联网上花了很多钱。你目前还没有启动业务。快些降低损失。我回答,不。我说,让我们拭目以待。

Michael McCarthy: 创意的头脑将互联网视为商业机会。本期节目我们请到的嘉宾是Peter Cruddas,行业的先驱者,他突破许多界限,改写我们的交易手册。

好的。欢迎收听交易的艺术。我是主持人Michael McCarthy,CMC Markets亚太地区的首席市场策略师。在每一集中,我们将聆听交易专家起起落落的经历,发现他们掌握金融市场交易艺术的旅程。Peter Cruddas是CMC Markets的首席执行官,拥抱互联网新技术的行业先驱者之一。但不是金融行业的典型成长史。他来自伦敦的穷人家庭,15岁辍学。第一份工作是作为电报接线员,然后是交易员,1989年Peter以10,000英镑、一张桌和一部电话创立自己的公司。Peter作为先驱者,彻底改变我们的交易方式。他为个人交易者打开市场,建立第一个在线外汇交易平台。CMC目前办事处遍布全球各地,拥有60,000多名员工,2016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每年交易量超过6200万次。欢迎来自伦敦的Peter Cruddas参加本期交易的艺术节目。

Peter Cruddas博士:好的,Mike,开始提问吧。近况如何?还好吧?

Michael McCarthy: 是的。非常好。谢谢。非常好。Peter,如果有人亲眼目睹市场的演变,那个人就是你。但我还是要回到过去,回到你开始的地方。你能否向听众介绍一下你的背景,你如何进入交易行业?

Peter Cruddas博士:我想可能要追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成长过程中犹如梦幻般的回忆。顺便说一下,我是双胞胎之一。我有一个孪生兄弟。所以那时候的家庭生活充满竞争。总有人陪我踢球。对我来说,好消息是我比我的兄弟更有运动细胞。每次我们见面时,我总是想提醒他儿童时代发生的事情。我出生于东伦敦的一个穷人家庭。总是在考虑生存。我的父亲是一位发明家。他发明了狂饮,所以我们从来没有钱。

在15岁时,我离开学校,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我的意思是在家里和父亲一起生活很艰难。我母亲早上五点起床打扫办公室,所以生活很艰难。但是对我真正起到帮助的是参加童子军。教会我如何自给自足,如何做饭,如何熨烫,如何缝补。让我可以摆脱艰难的家庭生活和破旧的房屋,因为我们周末经常出去露营。最终帮助我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我们经常参加野营比赛和游泳比赛。因此我真正学会了自给自足和生活。

我在西联电报找到一份工作,发电报。我在大概15岁到16岁半学会打字。我经常在电报机纸带上打字。我记得是,白色的小纸带。我经常在纸带上输入消息。那个年代纸带通过经过电报机发送电报到世界各地。16岁半的时候我在圣诞节晚上值夜班。18岁,我被解雇了。但是我学会了打字技能,这在当时非常重要。我在一家银行交易室找到一份工作,我给不同的银行打电话,要求他们提供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或西班牙比塞塔汇率。为交易者即期和远期买入卖出。我通过电传机完成这些交易。我不会解释什么是电传机。如果你不知道,请使用Google搜寻答案。基本上是两台电脑相互连接。

21岁我成为一名交易员,因为我学会交易,而且表现非常好。聪明的头脑和高智商帮助我成为一名交易员。这通往伦敦市的后门。并不是说我做过什么计划,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一旦看到机会,我会立即抓住它,然后努力工作。后来,大约21岁到35岁之间,我在这个城市从事各种工作。首先是几家银行,然后是一家经纪商。我接触到期货。我接触到期权。交易存款,交易外汇。然后到了三十五六岁的年龄,我生活已经过得很好。我有一套漂亮的房子。我没有抵押贷款。然后我决定创办自己的公司。事实上我一开始经营小型经纪业务。我的利基是试图为零售市场提供批发价。

Michael McCarthy: Peter,你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只有一张桌子和一部电话。能否向我们详细讲述一下?

Peter Cruddas博士:我的记得非常清楚,因为我结婚了。1990年2月,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1990年6月我们去度假。当时只有几个月大的小宝宝现在是英国国家医疗系统的一名医生。她刚毕业就当了医生。我们还有一个女儿大两岁,现在从事金融工作。我必须强调一下,她不在CMC工作。1990年6月度假回来后,我租赁一间小办公室,为伦敦市的公司提供服务。我认为那是伦敦第三栋战争建筑。我找到一间地下室。没有窗户。只有一张桌子和一部电话。我没有路透社的机器。

我搬入那间办公室。我没有在家里的卧室工作,而是每天早上五点半六点起床,因为我已经养成习惯。刮胡子,穿上西装。然后进入没有视野的小办公室,坐下来,研究我要做什么。因为我没有什么大计划。实际上,CMC是货币管理顾问的缩写,当时我创建的是一家咨询公司。计划和大公司协商对冲远期外汇风险,同时考虑做一些经纪业务。

我记得向100多家公司写信,苏富比、劳斯莱斯。大概收到百分之二的回信。其中一封信来自德比郡的劳斯莱斯。他们说,请指出你如何帮助我们对冲外汇风险,我们非常感兴趣。请拨打我们的电话。因此我跟他们预约六周后举行一次会议。会议前大约十天,他们打电话给我取消预约,我也能没有参加这次会议。我认为,作为一名顾问,以我的专业知识帮助个人速度太慢,活力不够。所以我只关注经纪业务。

我开始创建交易带,时间来到1990年底。我突然获得意外的好运,也许对某些人来说非常不幸,但是对我来说是好运。萨达姆·侯赛因在1990年8月入侵科威特。造成剧烈的波动,很多人开始关注不同货币,不同市场。金属价格上涨,货币波动。我收获很多交易、投机不同货币的潜在客户。从1990年到1994年,我成功打造出真正的利基优质业务。从那时起公司改名CMC Corporation。我有一个非常好的 生意。能带给我利润。刚开始创办公司的第一年,从1990年到1991年,我没有领取任何薪水。后来公司走上正轨。

然后在1994年,我开始了解关于互联网的消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当时想,互联网肯定会发展壮大。我看到互联网,就像当初我看到电传机。你可以用来连接世界各地不同的企业。因为我记得过去经常给西联转账,他们在60年代末就开始做这件事。我们输入这些货币委托,并且发送到西联世界各地的办事处。这就是转账业务的初级阶段。但我也意识到,它可以将个人与世界各地的其他个人联系起来。

Michael McCarthy: Peter,在我们继续之前,先提一个问题。进入未知领域需要一定的勇气。你撼动已建立的系统,打开这些界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的头脑在想什么?

Peter Cruddas博士:我会诚实回答你的问题,我非常喜欢。我喜欢挑战。我喜欢破坏。我喜欢整顿。因为真正的企业家,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家。某些企业家购买现成的业务并将其肢解。某些企业家白手起家,我属于这一类。我们喜欢变化,喜欢挑战,因为我们认为变化和挑战带给我们竞争优势。事实上的确如此。我过去经常对CMC员工说,现在也会这样说,最初启动互联网交易时,我在英国的一个办事处有大约25名员工。这些员工,尤其是交易员,认为互联网对他们的工作构成了威胁。当然,20多年后,我们有1000名员工。我们在全球15个国家设有办事处。

所以我对员工的建议是,不要害怕改变。不要拒绝改变。始终拥抱变化,并与之合作。早在1996年10月,我们推出欧洲第一个在线交易平台。我回忆一下当初的心路历程。大约在九月,有人敲我的门。当时在公司有三名董事。一位是财务总监,一位是公司秘书。他们敲开我办公室的门说,听着,你在互联网上花了很多钱。你目前还没有启动业务。快些降低损失。我回答,不。我说,让我们拭目以待。为什么叫作企业家,现在看起来很容易的决定,那时候公司可能没有人想让我推出互联网交易,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威胁。财务总监认为它正在耗尽资源。但是我独自一人坚持,我坚持自己的信念。

Michael McCarthy: Peter,你怎么知道它是我们的未来?

Peter Cruddas博士:如果说我认为会改变未来,可能这些话不诚实。但真正启发和激励我的是挑战,是不确定性,是变化。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我发明的欧洲第一个在线交易平台静态网页还不是流媒体。当时移动电话就像盖房子的砖块那么大,还不是智能手机。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旅途会带你去哪里。确保自己还在这场游戏中,你正在朝着某个目标努力。观察出现的机会,试图抓住这些机会。当时我还不确定。但是我希望去追逐,因为我认为如果成功,对于公司来说绝对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如果没有成功,我们继续。我想这是风险评估。但是这也让人感到兴奋。我只是下定决心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回顾这段旅程。大约在1994年,我开始了解关于互联网的消息。我决定这是我们需要进入的东西。所以我找到了一些实际上是电话软件工程师的开发人员。我们做出来的东西,我只能美其名曰电子邮件服务。就像发送电子邮件,有人迅速回应。价格手动更新。我们经常更新外汇价格。那就是我们当时拥有的全部。当时没有外汇价格流媒体,我们必须手动完成。1996年10月我们最终推出第一个平台。这是欧洲第一个平台,可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用于外汇交易的平台。事实上从1996年10月起,我的整个世界都发生了改变。因为我们开始获得越来越多的客户,更高的效率和更高的透明度,而且实际上降低了金融产品在线交易到零售市场的成本。我在路演时经常向投资者展示的一个比喻是,现在出租车司机可以停靠在路边,使用智能手机交易10,000种不同金融产品中的任何一种,交易的价格与高盛完全相同。我认为这就是完美总结。

Michael McCarthy: Peter,你希望向大众开放市场的驱动因素是什么?

Peter Cruddas博士:不一定是为了崇高的事业。我不想成为将零售带入大型金融市场的先驱。但是需求确实存在,大型机构不提供这种服务,他们只想做大票生意。这就是机会。如果我们能够开发这个市场,其中的机会多多。所以需要观察市场,决定我能够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变。那就是努力的方向。我借助互联网抓住个人,而不是通过电话和电传机,因为当时人们买不起电传机。他们也不需要路透社的机器,因为他们可以查看我们的最新价格更新。在平台上,作为第一个平台,我实际上将路透社的外汇价格和我们的价格并列,向客户确切地展示市场的情况。所以他们可以按我们的价格买入和卖出,并将其与潜在市场进行比较。

2000年,我们在悉尼成立一个办事处。同时,我们推出了一款产品,我只能将其描述为通用金融产品。CFD,差价合约。差价合约和CFD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买入澳大利亚悉尼的期货价格ASX 200,那就是一种差价合约。可以在交易所进行交易,但差价合约纯粹属于一种结算方式。它本身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种结算方式。如果你通过ASX 200期货经纪商购买期货合约,到期时无法交割百分之一股,你只能拥有一股。你的期货合约只能结清。如果你做多,卖出。如果你做空,买入。唯一的区别是你的盈利和损失。这就是合约,差价。标普500指数、道琼斯指数、英国富时100指数、CAT和德国DAX30指数,这些都是调整期货市场交易的差价合约。我们采用这个概念。但我们不是第一个,美林证券和希尔森公司过去将差价合约用于养老基金。这是一种综合产品。我们采用这个概念,并将其应用于所有金融产品。

2000年初我们所拥有的只是一个互联网平台,用户可以一个账户交易数千种不同的产品。而不是开设各种股票经纪账户、期货账户、现货账户和外汇账户。所有这一切都在一个平台上实现。如果说CMC Markets有什么独一无二的卖点,我可以列举两三点。其中之一显然是平台。其他卖点包括价格、执行力和产品。我的意思是,能够在一个平台上交易所有这些产品,因此我们能构建作为企业的可拓展性,降低零售市场成本,方便跨世界各地时区交易所有这些不同的产品。

Michael McCarthy: 时代已经前进到21世纪初,Peter。我们正处于交易革命的边缘。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Peter Cruddas博士:我们开始在世界各地扩大业务。推出差价合约。在悉尼设立办事处。这是我们第一家海外办事处。可以说,2000年至今的这段时间是一个快速变动的时期。世界变化越来越快。我的意思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2001年,9/11事件。后来,英国脱欧公投。

Michael McCarthy: 例如,全球经济危机。

Peter Cruddas博士:是的。全球经济危机。千真万确。所有这一切激发零售市场的兴趣。因为如果你现在环顾世界,尤其是在英国,以及澳大利亚和世界其他国家,政府允许个人控制自己的财务和税收优化权重。在英国,我们看到撤销个人养老基金管制。所以经过一段时间后个人能一次性取出一大笔钱,在自己的养老金中自行管理这些资金。我们称之为自有投资个人养老金。在澳大利亚叫作养老金。

Michael McCarthy: 是的。

Peter Cruddas博士:释放零售市场的活力。因此更多人感兴趣。我的意思是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让我感到非常开心。2016年这件事影响股市,影响英镑的价值。英镑下跌20%。现在当你打开电视屏幕,总有一些事情直接或间接地与金融市场有关。鼓励零售市场自行管理金融事务。这一点对我们有利,因为能够以税收优化的方式在英国金融市场上交易。可以在世界各地使用杠杆。可以获得例如,Facebook和阿里巴巴首次公开募股。老实说,空间确实很大。

Michael McCarthy: Peter,技术进步让你和CMC把市场带到大街上志向远大的男人身边,也允许那些大牌交易者以自己的算法影响市场。市场的未来是否属于机器人?

Peter Cruddas博士:现在有点言之过早。我的意思是,在金融市场上交易,最终需要做出正确的选择。不否认各种算法的存在。我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记得在20世纪80年代,我所工作的一家经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每天更新图表。他每周从芝加哥的麦格劳-希尔公司获得印刷版。我记得1987年股市大崩盘的时候,英国遭遇一场大飓风,树木被连根拔起。我记得他用透明胶带在图表上粘了两页纸,下边缘过长,超出图表,这太疯狂了。我也习惯做图表。他曾经给我一些很好的教导。

我记得股市崩盘一周后。他习惯把旧图表交给我。星期一拿到新图表后,他递给我旧图表还有自己所做的各种更新。这次他递给我的旧图表上用透明胶带粘了两页纸。我盯着他看。他把图表递给我。我直接扔在垃圾桶里。我说,你知道如何处理这些图表。我说,简直荒谬。为什么你不会预测动向?关于机器人,我认为肯定用得上。只是程度不同。我的意思是,我们知道高频交易者。我们不允许在我们的平台上进行机器人交易,因为我们面向公共网络。事实上很多机器人或高频交易者利用市场和技术延迟有效交易。这就是关键所在,如果你利用延迟,实际上不是市场交易行为,你不是金融交易者。

机器人会取代人类吗?我不这么认为,因为人们喜欢这种体验。他们喜欢控制。他们喜欢正确选择带来的成功。他们喜欢挑战。太棒了。我的意思是,按下按钮让别人替你获得交易的快乐,然后出去打高尔夫球,意义何在?听起来不错,我自己尝试过几次,而且这一周感觉很棒。然后很没意思。你想要那种刺激、兴奋、肾上腺素冲动。你想要观察世界各地发生的一切,以及所有相关的活动。这些令人兴奋。这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尤其当你做出正确选择的时候。如果做错了,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

Michael McCarthy: Peter,交易行业未来如何进化?你认为下一个重大变化是什么?

Peter Cruddas博士:这个行业正在全面进化。我认为法规一直在改变,根据政府的预期发生改变。他们不希望客户像赌场一样对待金融市场。这不是选择红格子或黑格子,而是一种智力考验,令人兴奋的投资方式。因此监管机构和政府鼓励个人控制自己的财务,这是一件好事。我认为行业将继续前进,继续前进,继续前进。我们的业务可能60%在移动设备上完成,因此移动技术将会不断改进。

我曾经有一部iPhone和iPad。现在我手上拿的是iPhone 7,我认为它是Plus,我不使用iPad,我只是拥有那块屏幕。因此我可以使用iPhone交易。不是我自己交易,但是我可以监控交易。从1990年创立CMC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有交易过。我曾经是一名交易员,交易成绩不错,赚了不少钱。我利用交易的盈利创立CMC。但是从我创立CMC的那一天开始,我再也没有交易个人账户,我只专注于CMC的发展。

Michael McCarthy: Peter,你曾经在交易的两侧,市场的两侧。过去你是一名交易员。现在你在交易的另一侧。你知道,当交易者聚在一起,他们讨论最多的事情就是做过的交易。哪一次交易让你最难忘?你自己或CMC平台上任何人执行的哪一次交易最突出?

Peter Cruddas博士:我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交易就是给了我创业资金的那次交易。当时我在一家期货经纪商工作。这是一家中东企业。我在约旦、华盛顿、日内瓦伦敦为公司创立交易室。我们曾经有一些大客户。有一天我说,我想做自己的交易账户。他们说,很好,没问题。我们所有的盈利都是50/50分成。不论我做什么交易,不论规模大小,公司要分走一半盈利,我自己只能拿到剩下的一半。这样明确规定,上午的盈利交易归我所有,下午的亏损交易归公司账户。所以一切都是50/50分成。我记得俄罗斯总统戈尔巴乔夫在联合国发言。我的大脑中储存太多的日期,太多的事件,所以具体的日期记不太清楚。应该是在20世纪80年代。

也许在85年、86年左右。戈尔巴乔夫站在联合国宣布,我们将削减军费开支。我坐在交易室里观看这次演讲,我心想,哇,这对美国有好处,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改善预算赤字。所以我大量押注美元加价美元。卖掉德国马克,因为那是当时流动性最强的产品。我做了人生第一笔1亿美元的交易。我认为对于我来说是1亿美元,对公司来说是1亿美元。我对自己的损失负责。市场立即上涨百分之一,我为自己赚了几十万美元,为公司赚了几十万美元。实际上我取走这笔钱,创立CMC Markets。这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交易。

Michael McCarthy: Peter,你成立了Peter Cruddas基金会。你是爱丁堡公爵奖最重要的支持者,你支持英国和全球其他组织。你为什么选择做慈善?

Peter Cruddas博士:本期播客节目一开始,我提到儿童时代的童子军经历。我也是童子军的大力支持者。我在大学演讲,人们经常问我。我喜欢和年轻人、创业企业家交谈。他们对我说,如果你读过大学,会像今天一样成功吗?我的答案是我不知道。不过,我敢肯定一件事,如果没有童子军的那段经历,就不会有今天的我。童子军教会了我很多,极大地缓解了我的压力。由于过去的人生经历,我现在越来越成功,感到有必要为弱势儿童提供越来越多的帮助,我选择的这些组织帮助年轻人度过艰难的岁月,帮助他们经济独立。爱丁堡公爵奖、王子信托基金会、童子军,所有这些帮助年轻人的组织。非常棒。了不起。我很喜欢。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一次我参加王子信托基金会的活动。我马上回来。一位年轻姑娘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非常感谢。我只是重复那些话,恭喜,做的不错,你做的很好,扭转了人生的轨迹。她说,不,不,不。实际上她说,看哪,别废话了。她对我说,听着,我因为做坏事被投入监狱。我是犯罪团伙成员,我应该入狱。但是我在监狱里听说了王子信托基金会。没有你这样的人捐钱,王子信托基金会可能没有办法实现目标。她说,你的钱间接让我出狱,创立自己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我的两个孩子不再需要被监护,他们现在跟我生活在一起。这是王子信托基金会给我的帮助。如果没有你这样的人,那么我就不能摆脱过去那种可怕的局面。成千上万类似的故事发生,帮助年轻人。这件事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她搂着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们都开始哭泣。这太好了。

Michael McCarthy: 多么特别的时刻。Peter,你希望你的遗产是什么?

Peter Cruddas博士:我没有考虑过遗产。我有些自私。我喜欢工作。我已经工作50年。我明年65岁,尽管看起来比较年轻。我喜欢工作。我没有退休计划。我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可能有人回首过去,他们会说这个人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我有一个驾驶黑色出租车的双胞胎兄弟。我的哥哥开一辆黑色出租车。我希望人们在回首过去的时候会说,这个人在生活中没有任何优势。他的家庭没有钱给他提供教育。然而他忽略这些,继续前进,努力工作,没有吸毒,没有酗酒,也不吸烟。我吃得太多了。我吃巧克力,不幸地是,太糟糕了。

Michael McCarthy: 我很高兴知道你是人类,Peter。

Peter Cruddas博士:一点儿不错。但愿人们把我看成是来自一个不利成长环境的人,为自己赢得丰富的人生。这是一件好事,希望能对其他人起到激励的作用。
Michael McCarthy: 非常了不起。Peter,感谢你今天参加我们的节目。

Peter Cruddas博士:Michael,我非常开心。下次见。非常感谢。

Michael McCarthy: 本期节目的嘉宾是Peter Cruddas博士,CMC Markets的首席执行官。如果听众希望进一步了解关于他的博客文章,请立即访问我们的网站theartfultraderpodcast.com,新老客户可以获得一些限时优惠。交易的艺术是全球在线交易领先平台CMC Markets的原创播客系列节目。如果需要随时获取最新剧集,请立即在Apple Podcasts播客设备上订阅我们的节目,或者在任何地方播放您喜爱的播客。请务必和您的朋友分享,同时给我们评分。我是主持人Michael McCarthy,感谢您收听本期交易的艺术广播节目。

返回顶部
差价合约可能导致您的损失超出初始投入,请确保您了解所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