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Jack Schwager 一道寻找自己的交易风格

与Jack Schwager 一道定制自己的交易风格

交易行业的伟大人物如何成长为顶级精英,他们是否拥有任何共同之处?本期节目我们请到的嘉宾是Jack Schwager,他曾经采访过行业顶尖的交易者,并且据此撰写畅销名著《金融怪杰》系列丛书。Jack Schwager开始进场交易之前负责为华尔街的一流企业进行期货研究。他是财富集团,一家伦敦对冲基金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在这次访谈中,Jack 明确了他的《金融怪杰》系列丛书并不是一部指导大家如何进行交易的系列——他认为好的交易者并不是通过复制别人的成功,而是找到了自己的交易风格。听听他和 Michael McCarthy 一起探讨他有价值的课程,以及新的项目FundSeeder。

Jack Schwager

CMC Markets

Schwager 先生是 FundSeeder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官,该公司寻求通过其交易平台(FundSeeder.com)和FundSeeder Investments(FundSeederinvest.com)寻找全球未被发现的交易人才,将这些在合理监管下的交易者与投资资金联系起来。 他是期货和对冲基金公认的行业专家,也是众多广受好评的金融书籍的作者。 他之前的经历还包括22年的华尔街一些领先公司的期货研究总监经验。

他最有名的可能就是畅销三十年的对冲基金经理人畅销系列:《金融怪杰》(1989),《新金融怪杰》(1992),《股票市场怪杰》(2001),《对冲基金怪杰》( 2012)和《市场怪杰小人书》(2014)。

第5集:与Jack Schwager 一道寻找自己的交易风格

Michael McCarthy: 交易行业的伟大人物如何成长为顶级精英,他们是否拥有任何共同之处?

Jack Schwager: 对于我采访过的每一个人来说,这一点非常关键。除了方法之外,他们几乎完全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交易风格。

Michael McCarthy: 本期节目我们请到的嘉宾是Jack Schwager,他曾经采访过行业顶尖的交易者,并且据此撰写畅销名著《金融怪杰》系列丛书。那么世界顶尖交易者身上有哪些值得新交易者学习的?

欢迎收听交易的艺术。我是主持人Michael McCarthy,CMC Markets亚太地区的首席市场策略师。在每一集中,我们将聆听交易专家起起落落的经历,发现他们掌握金融市场交易艺术的旅程。交易行业可能没有任何其他人比Jack Schwager更了解世界上最大伟大的交易者的风格和方法。Jack在《金融怪杰》丛书中对他们进行过采访。这四本专著始于《金融怪杰》,最后一本是《对冲基金市场奇才》。相对于交易者身份而言,他以采访顶级交易者而出名。Jack Schwager开始进场交易之前负责为华尔街的一流企业进行期货研究。他是财富集团,一家伦敦对冲基金咨询公司的合伙人。欢迎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Jack Schwager参加本期交易的艺术节目。

Jack Schwager: 你好,Michael。

Michael McCarthy: Jack,你的第一本书《金融怪杰》出版于1989年。对于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许多年轻交易者来说,这是我们阅读的入门书籍之一。对于那些少数不知道的听众,《金融怪杰》是全世界伟大交易者的故事合集。至少整整一代交易者通过阅读《金融怪杰》获得最初的经验。你是否感到责任重大,Jack?

Jack Schwager: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感到责任重大,但是我必须承认,不管怎么样,影响确实非常大。我有过多次这样的遭遇,简直数不胜数,经常有人走到我面前说,他们是因为我才进入交易行业。如果现在他们仍在这个行业,再次向我说这样的话,我会感觉很好。他们的生活会因此受益,那样就更好。但是作为一个以统计学为导向的人,我不得不承认,我不清楚有多少读了这本书的读者亏损。所以我不清楚有多少人失败。但是我肯定有很多人,包括不少对冲基金经理告诉我,是我的书引领他们进入这个行业。

Michael McCarthy: 我们不会感到惊讶,Jack,这些故事确实很有分量。我的意思是,过去几十年里你见过的一些最伟大的交易者。哪一位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刻?

Jack Schwager: 我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你试图比较Kovner、Druckenmiller和Thorp这些人,困难之处在于许多交易者自身都非常杰出,所以很难比较。我的意思是,列举二十人,至少十人还行,只说出一位是极其困难的。如果说个人成就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那可能就是Ed Thorp。不仅是因为他的交易成就非同凡响。

他有两只对冲基金。第一只基金经营19年。19年里只有三个月亏损,每次亏损都不到百分之一。税费前年回报率大约是19%。因此,迄今为止这种风险回报率好得让人难以置信。但不仅如此,他还是数学博士。他本来可以成为物理学博士,但他觉得自己的数学知识不够,于是在写论文的时候学习数学,最终取得数学博士学位,遗憾地是没有完成物理学论文。

他还做过类似的事情,他第一个得出Black-Scholes期权定价模型的数学等式,在Black和Scholes发表之前他已经使用了很多年。实际上他在多年前就已经发现了等效的数学方法,在那段时间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知道如何正确定价期权的人。他第一个开始采用市场中性基金策略。第一个开始做可变浮动利率抵押贷款。他拥有如此辉煌的成就,如果必须选择一位,那么我会说Ed Thorp。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采访过的其他很多交易者取得的惊人成就不能作为典范。

Michael McCarthy: Jack,哪些人让你感到惊奇?

Jack Schwager: 这个问题问得好。其中一位在接受采访之前,我已经非常了解。Michael Marcus,在《金融怪杰》第一章接受我的采访。他非常不情愿接受采访。实际上,他一开始拒绝我的要求。只是因为我们彼此认识,我们共同的朋友帮助我,最终说服他接受采访。当时他居住在马里布,买下史泰龙的旧居,这套房子可以俯瞰着马里布海滩。所以我一开始清楚他不会接受采访。

采访进行一整天,从早上到中午,最后一直到晚上。事实证明,他为人坦诚,思想开明。对于不想接受采访的人来说,毫不掩饰的真诚,分享过许多失败的经历,我想确实让我感到惊奇。这是一个惊喜。采访圆满完成。这是我第一次采访他人。我担心出师不利。然而却是我写的任何书中最好的一次采访。

Michael McCarthy: Jack,我认为是因为你引用Michael Marcus 的话,“追寻你自己的光芒”。这是你的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你的第一条交易规则是,没有任何单一的部分让你成为市场奇才。在澳大利亚CMC大师课堂上,你提到过没有交易圣杯。是否可以为我们拓展这个话题?

Jack Schwager: 好的。你说的都对。这是引用Michael的话。对于所有交易者来说,这是我的信念和信息的核心部分,最重要的是形成自己的交易风格和方法。几天前我组织过一次网络研讨会。网络研讨会结束时可以提问。其中一个问题是,Jack,你如何看待标普指数?我回答说,我要说的第一件事是,如果我说了其他的话,那说明我不诚实。你并不是真正想了解我的看法。因为我总是告诉人们的一条建议是,你不是真正想询问别人的看法。你不希望受到其他人的影响,即使他们比你更聪明,即使他们知识比你渊博,虽然我不是这样的人。

但不管你是谁,不要试图模仿别人的交易风格,这是一种错误的方法。我发现,实际上这是一条起跑线。我忘记是哪位交易者说过这句话。但是沿着这条线跑下去,我的解释是,我认识的每一个成功的交易者都有自己的交易风格。我认为对于接受过我采访过的每个人来说,这一点都非常关键。不论性别,他们每个人的方法几乎都完全不同。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形成自己的交易风格。

我想不出任何接受过我采访的人在别人的影响下学会交易方法,他们自己做到这些,而且做得非常好,非常擅长。没有任何采访不属于这一范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这些方法可能完全不同,甚至彼此冲突。我曾经听到有交易者说过,比如Jim Rogers,他完全否认技术分析。他曾经说过类似的话,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位富有的技术分析员,除非靠出卖服务致富。

比如Schwartz这样的交易者,他在华尔街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在推广股票基本面,根据股票基本面交易,他自己承认持续亏损。然后作为一名纯技术分析的期货交易员,他取得巨大的成功。像Rogers那样的人认为技术分析是一大堆废话。不是引用,也不是谈论Rogers,而是类似看法的人们。他坚信技术分析是废话。而其他人做这件事变得富有,采用基本面失败。所以说,人们对正确方法的看法是180度大转弯,大相径庭。所以这件事告诉我们,没有正确的方法。但是有适合每个人的方法,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他们必须自己去发现。

Michael McCarthy: 那么他们如何发现自己的交易风格,Jack?
Jack Schwager: 试错法。比如,以我自己为例。我开始交易是因为我的经济学学位背景,我就像Rogers那样,对技术分析充满怀疑和否认。在我进行交易的前几年,我从来不关注或考虑技术分析,也不会再去想。但是逐渐受到下属分析师的影响。当时我是研究室主任,手下有一群基本面分析师向我汇报工作,其中有一名技术分析师。

我注意到这位技术分析师,他后来成为我真正的好朋友,名字叫Steve Kronowitz。我注意到在团队中,他是唯一一个正确次数明显大于错误次数的成员。抱着开放的心态,我询问他,Steve,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通过这个过程,我学会了技术分析。通过和他的交谈,我也了解到技术分析不是莫名其妙的话,而是对市场的理性解释。市场起作用的原因是,不论你是谁,不论你是多么大牌的交易者,不论你拥有什么信息,任何交易者所做的一切都会反映到市场中。

所以不是交易正在执行,没有人看明白交易是什么。所做的任何事都会反映在市场和价格上。所以说价格包含真实信息并不牵强,因为价格可以反映所有聪明和愚蠢的钱在做什么,是吧?就我自己而言,我最终发现基本面分析不适合我。我发现技术分析更加有效,让我感觉更舒适,我可以更好地进行风险管理。因此我从一位不成功的纯基本面交易者转变为技术交易者。我从来没有成为一名伟大的交易者,但是至少我在盈利。

Michael McCarthy: 我们关注一下那些发现自身优势的交易者。我的意思是,在接受你的采访时,他们其中很多人是否泄露自己的交易优势?他们是否为此感到担忧?

Jack Schwager: 肯定有人担心。不论他们是否泄露任何事情,据我了解,读者告诉我在模仿他们的方法,或者说学会了,掌握某些章节中的基本观点。至少在某些情况下,有人说足以让他们在这个基础上确定交易方法。但没有人......其实我不应该说没有人。某些人非常具体。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没有明确地说明自己的做法。偶尔我会看看亚马逊的评论。《金融怪杰》丛书,我不是自吹自擂,基本上读者的反应良好。大多数阅读过五本书,也有四本书。小部分人只读过一两本书,可能百分之二或百分之三。所以你感到好奇,他们正在阅读同一本书。

如果你看过那些评论,除了抱怨自己不喜欢纸张的人,或者类似的话。那些谈论内容的读者会说这样的话,没有一个特定的系统,或类似的东西。有这种想法的读者,他期待有人说,如果你想每年赚一百万美元,做到一、二、三、四、五点即可。现在有人推销这些,但是他并不能从这样的书中获得什么好处。

所以他觉得这本书里没有一个有价值的交易观点。尽管大多数人认为书中有大量的交易观点。认为没有价值的人可能只是新手,并且对交易和成功有真正的误解。他们认为存在某种秘密,如果这本书没有轻易给出,他们认为没有价值。

Michael McCarthy: Jack,他们听起来不像是能够成为成功交易者。

Jack Schwager: 不会的。他们可能不会成功。他们的交易理念不现实。

Michael McCarthy: 我的意思是,你已经非常明确地指出,适合任何特定交易者的风格只能通过交易获得。但是考虑到这一点,你是否看出可借鉴方法的相似之处?我的意思是,大多数成功交易者的特征或心态是什么样的?

Jack Schwager: 无关特征。心态,也许有吧。特征没有。我采访过的人群性格各异,这一点跟任何其他人群没有任何不同。有一些做事激进的人。可能是海军军官,在某些情况下是。也有害羞沉默安静的人。各种各样的性格,所以这个不是共同点。当然大部分人还是有共同点。共同点存在于遵守,理解完整交易方法中最重要的风险管理。这是一个共同点。有很多这样的共同点。明白你必须非常灵活。你不能严格地持有某个观点,必须灵活自如。教条主义的人作为交易者非常糟糕。耐心。交易者在做事情上有很多相似之处。无关性格,但肯定有共同点。

Michael McCarthy: Jack,作为交易者,犯错误以及从错误中学习是这一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你处于相当独特的地位,你过去经常,并且继续与许多伟大的交易者进行交流。在这些谈话过程中,你是否引出舒适区?你在市场上有没有做过任何你可能不应该做的事情?

Jack Schwager: 像市场上的任何其他交易者一样,我也做过不应该做的事情。

Michael McCarthy: 你是否被引诱接受别人的建议?

Jack Schwager: 是的。这种事情当然发生过,或者受过别人交易观点的影响。事实上,我曾经因为受到另一位交易者观点的影响导致犯错误。当时我正要出差,而且持有仓位,他在另一端。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我无法跟踪市场类型情况。违背我自己的判断,市场收盘后,在我出差之前,我去夜间交易室,清空仓位。这是一次逃避,因为我本来可以撤销止损。如果说我跟不上节奏,确实如此。但是仍然有一个错误,因为采取了止损策略。当然,我出差回来后,市场向我的方向上涨了几百点。所以我在过去有过这些经历,我想不出任何一次听从别人的建议会有用。我只能想到别人的建议没有用。通常他们倾听比我更优秀的交易者给出的建议。我在很久以前就决定不想听别人的建议,这样只会把事情搞砸。

Michael McCarthy: 赞成。Jack,你见过最特别的交易风格是什么样的?
.

Jack Schwager: 其实有一个绝对的答案。因为我采访过的一位交易员完全与众不同。他的名字叫Jimmy Balodimas。他是纽约一家公司的自营交易员。他的特别之处在于几乎打破你可以想象到的每一条交易规则,尽管如此他仍然能够取得巨大的成功。这让我困惑不解。我甚至无法说清楚。我试着在一章书中解释他为什么能够成功。这个人可以做到,市场向一个方向激进地发展,在一个方向上一路飞涨,他会在这个时候进入,选择另一个方向。

我记得大概是五年、六年还是七年前,白银直线上涨,就像一面墙。价格从30,40,最后涨到50。40左右的时候还在上涨,疯狂地像一堵悬崖,他开始卖出。所以这就是他的交易类型。触发逆反的本性。他和所有人作对。那就是他的本性。我甚至认为那一章的第一行是Jimmy Balodimas打破所有规则。我认为本章末尾的第一行是,不要在家中尝试模仿。因为我相信,1000个人尝试像他那样做,其中999个人都会亏光所有的钱。我不认为别人能够模仿他的方法。

他取得成功。我确实明白他为什么会取得成功。我应该在这里说,而且我在书中也透露,完全揭露,我之所以能够发现Jimmy,是因为我儿子实际上是他的交易助理。他告诉我,爸爸,我的上司让人难以置信。这就是我如何真正了解他的方式。不管怎么样,他交易非常频繁,可能类似于一天500次交易。可以说他对市场看跌。他可能会卖进牛市。但是每一天如果他看空的股票下跌,他会买回。所以他的交易总是与自己的持仓相反。

他非常擅长捕捉利润,即使他对趋势判断错误,即使一个月内都在错误的一面,市场在相反的方向上涨几个百分点,他至少能够实现盈亏平衡。当在正确的一面时,他的表现非常优秀。与持仓背道而驰的交易技能弥补他偶尔在疯狂上涨趋势对立面的缺陷。即使我告诉每个人,或者我清楚地指出任何人不应该像Balodimas那样交易。

我从那次采访中收获一件与任何人息息相关的事情是,我们需要吸取的教训是交易不是一个静态的过程,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大多数交易者,或者很多交易者都认为交易是一种双向决策。你必须决定什么时候进入,什么时候退出,就是这样。但事实并非如此。没有任何书面规则能告诉你,在某个价格100%买入,另一个价格100%卖出。所以人们的想法是,如果持有仓位,市场方向对你有利,你肯定不希望盈利过少。但如果在你选择的方向足够快,获取部分利润就会喋喋不休,重复地说只得到部分利润,不管你采取什么样的方法。考虑市场可能遇到阻力或者回调。然后获取部分利润,因为回调被迫吐出利润。

所以这种类型的过程不仅会锁定利润,而且还允许你在市场回调时重新进入,赚取更多的利润。但是如果你重仓投入。因为你满仓投入,赚取利润,市场开始回调,你担心是否会亏掉全部利润,你可能只是全仓退出。如果已经获得了部分利润,你实际上只是想回调一部分,可以再次投入。这样你的仓位就会更高。

所以我认为逆反仓位的心态在许多方面都非常有用。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潜在的强大工具,能够帮助那些认为交易只是进进出出的交易者。与动态不同,仓位可以根据市场动向增加和降低。这就是Balodimas的采访教会任何人的技能。

Michael McCarthy: Jack,世界各地几乎所有交易者聚会时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讲述自己最难忘的交易故事。考虑到你对交易和交易者的了解,我们的听众非常有兴趣聆听你见过的最好和最差的交易。

Jack Schwager: 让我们以Stanley Druckenmiller为例。同一个故事讲述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交易和有史以来最好的交易。这就是Stanley Druckenmiller。有些听众可能不知道Stanley Druckenmiller是谁,Stan经营自己的对冲基金30多年。他现在已经退休。在这30多年的时间里,他平均获得接近每年30%的复合收益率。在此期间他还离开过很长一段时间。我搞不太清楚,七年左右,他实际上在管理乔治·索罗斯的主要基金。那时候乔治·索罗斯在欧洲,柏林墙倒塌,试图让这些国家倾向于资本主义制度。他试图影响这种情况。他对这个比对市场更上心。

Stanley Druckenmiller的交易方式是当天买进当天卖出。这就是Stanley Druckenmiller。Druckenmiller在当时,给索罗斯办事之前。他为Dreyfus管理七个基金。那是在1987年。当时他已经净空股市几个月。然后在1987年10月16日星期五,市场开始大幅下跌,星期五的跌幅也很大。下跌的幅度如此之大,Stan告诉自己,支撑可能可行。所以他平仓所有空头头寸,星期五收盘时利用杠杆买入多头。10月19日全球股灾开始前的那个星期五,这是美国市场历史上最大单日跌幅,可能比有史以来人们经历过的任何市场的单日跌幅都要大。

期货市场没有锁定,正在交易,市场下跌,我记得星期一下跌29%。请想象一下,在市场单日下跌29%的前一个交易日从空头转为多头。你不会犯下更严重的错误。下面是最好的交易,还是Druckenmiller,同一个交易。他在1987年10月份的交易纪录,几乎实现盈亏平衡。怎么可能?他前半个月是空头,所以赚钱。但是在周末情况发生改变。原因和这个问题以及答案间接相关。有理由认为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所以他在周末就已经明白自己不应该逆转持仓。他原本打算在星期一回头看空。问题在于他进场后市场下跌,一开始已经下跌10%到12%。逆转持仓后已经下跌不少,那么他应该怎样做?他立即逆转,回头继续看空。所以交易者必须保持灵活,从净多到看空,即使市值已经下跌10%到12%,然而一秒钟也不要犹豫。在下跌幅度已经很大的情况下,希望市场稍微反弹。不仅退出持仓,还逆转至最初看空,距离进入已经下跌12%。不同寻常的操作。所以这既是我见过最糟糕的交易错误,可能也是最好的交易。

Michael McCarthy: 机器人会接管市场吗?

Jack Schwager: 这个问题问得好。也许在将来某个时候。我想是某个时间点,不清楚是30年、50年还是100年。考虑到人类难以置信的进步,在计算力方面取得的指数级进展,以及人工智能领域的计算算法,我不能说永远不会。因为人们在十年或二十年前认为计算机不可能接管的事情,实际上已经变为现实。所以这方面,在某个时间点可能发生。

如果确实发生,官方市场假说的支持者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但我要补充的是,实现这一点比让计算机出类拔萃或在国际象棋中击败人类要复杂得多。这是一个困难的事情,但在数量级上并不接近市场。因为在国际象棋中你有明确的步数,变化不多。国际象棋可能的步数数量是既定的。然而在市场中面对的是大量影响价格的要素,以及数不清的参与者。更重要的是,任何特定输入的效果都不会保持不变,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所以,你可能根据具体情况认为货币政策对市场有很大的影响,以及不会产生影响的情况。你可能遭遇股票和债券同时上涨的情况,你可能遇到相反方向的情况。即使是市场的单一要素,也不会保持相同的反应和方向不变。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显然还有一些团体,某些接受过我的采访,例如Paul Thorp。我拥有杰出交易记录的团体,他们采用计算机和计算机化方法在市场上脱颖而出。所以即使是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应用。但是到了计算机方法独占鳌头的时候,我认为这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

Michael McCarthy: Jack,你目前在做什么?

Jack Schwager: 目前我正在努力经营金融科技创业公司,我是FundSeeder的合伙人。FundSeeder是一个交易平台。当前也服务为投资者、资产配置者构建平台的交易者。FundSeeder的宗旨是,发掘全球范围内尚未被发现的交易天才,连接世界各地有能力但没有办法吸引投资者的熟练交易者。很容易发现。可以想象这些国家,比如东欧、亚洲或者G7以外的国家,即使有些人是非常优秀的交易者,他们也无法真正吸引资本。即使在发达国家,比如美国或英国,也有很多优秀的交易者,没有血统,没有关系,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出现在正确的人面前,或引起关注。

因此,在FundSeeder,我们的想法是建立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交易者可以将自己的实际账户和平台联系起来,使用一整套分析工具获益,进行风险管理,分析自己的交易改善情况。但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发掘人才,验证他们的交易,因为我们直接从经纪商那里获取数据。然后使用交易者数据库作为投资者网站的资源,让资产配置者可以找到未发掘的交易人才。这就是我们的基本理念。我们前几年时间在为交易者开发平台,吸引交易者入驻平台。平台已经扩大。但现在我们正在开发投资者平台。我们预计在下一年内将充当投资者平台渠道,将他们分配给选定的交易者。我们的网站是fundseeder.com。

Michael McCarthy: Jack,这是寻找下一个市场奇才的方法吗?

Jack Schwager: 是的。这实际上也是平台要做的一件事。但不是由于这个原因。其中一个计划是,网站运行几年后,我们将获取足够数量的交易记录和交易者,下一本关于市场奇才的书可能是这样的标题,不为人知的市场奇才。基本上围绕通过这个网站发掘的交易者。

Michael McCarthy: Jack Schwager,感谢你慷慨地分享时间和知识。我们的交易者和听众肯定会受益匪浅。

Jack Schwager: 好的,非常感谢。

Michael McCarthy: 本期节目的嘉宾是Jack Schwager。如果听众希望了解Jack的书以及独家博客文章,请立即前往我们的网站theartfultraderpodcast.com,新老客户可以获得一些限时优惠。交易的艺术是全球在线交易领先平台CMC Markets的原创播客系列节目。如果需要随时获取最新剧集,请立即在Apple Podcasts播客设备上订阅我们的节目,或者在任何地方播放您喜爱的播客。请务必和您的朋友分享,同时给我们评分。我是主持人Michael McCarthy,感谢您收听本期交易的艺术广播节目。

返回顶部
差价合约可能导致您的损失超出初始投入,请确保您了解所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