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选择您要开设的帐户

Market update

美元指数绝地反攻收复大幅失地,后市如何看待?

10月12日,在美国9月CPI数据公布后,虽然核心CPI继续呈现放缓,但总体CPI同比超预期维持在3.7%不变,月度数据总体高于预期水平。美元指数收涨0.74%,周内实现转涨。

而在晚间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债拍卖市场的结果后,其中30年期国债标售显示惨淡,这主要体现出在美联储此前释放出“更高更久”的信号后,投资者对美债的购买需求持续降低。

尽管本月初部分美联储官员释放出一些鸽派言论,促使市场对11月暂停加息基本达成共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一度回落至4.5%附近。但在通胀数据公布之后,市场意识到美联储抗击通胀的道路仍未走完,虽然部分数据显示出价格压力和经济活动正在放缓,例如二手车价格和住房成本呈现持续放缓,并且国际油价也在近期有所下跌。但巴以冲突为未来商品价格的波动带来不确定性,并且有更多国家卷入冲突,而这可能会影响到中东地区的能源供应,导致通胀根深蒂固,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不会在11月的会议中释放加息周期结束的信号,不能忽视年内最后一次加息的可能性。

从下图可以看出,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通常在加息周期结束后触顶,后续利率降低将使收益率下降,我们现在可以确信的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路径清晰化,这将出现在12月的会议中。而现阶段在中东局势的不确定性、美国政府后续的停摆风险以及后续数据未发布的情形下,近两个月可能走势较为反复。

美股指数-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 —— 月线图

来源:Tradingview, CMC Markets(10月13日)

因此,美元指数可能在现阶段或难以出现明显的转熊走势,或在12月前维持高位震荡。即便如此,即使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趋于顶部位置,后续收益率可能降低但并不意味着美元指数或同步下行。从美国相对于全球国家的经济对比来看,若一国经济增长率普遍高于其他国家,会导致实际汇率的上升更快。这里以欧洲为例,若出现美国经济增长强于欧洲,并且通胀水平小于欧洲,或引发美元指数维持强势。而从目前欧美经济数据的对比来看,美国整体强于欧洲,如下图所示

美股指数-欧美经济对比-1

来源:TradingEconomics

美股指数-欧美经济对比-2

来源:TradingEconomics

如下图所示,美元指数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一些时间呈现负相关,例如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这个时间段,这段时间爆发了诸多事件,例如苏联解体、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以及美国互联网快速发展,引发了避险资金流入压低收益率,而美元指数在美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持续走高。

还有2011年 – 2016年,美债收益率整体呈现走低,美元指数触底持续走强。在欧债危机爆发后导致避险资金涌入美债导致收益率下行,并且美联储在此期间整体处于QE阶段。在2014年,在全球经济普遍低迷的情形下,美国经济复苏领先全球,失业率持续降低,促使美元指数整体走强,与收益率呈现负相关。

美元指数(深蓝) vs 10年期美债收益率(浅蓝)

美元指数(深蓝) vs 10年期美债收益率(浅蓝)

来源:Tradingview, CMC Markets(10月13日)

因此,从目前来看,因受俄乌冲突冲击很大的欧洲经济,在碰到进一步的中东冲突后,未来的能源供应前景可能更加不明朗,经济前景相较于美国而言可能更加暗淡一些。至少在今年的第四季度,美元指数或不会迅速扭转当下的趋势。

而对于明年而言,一些对美元指数的不确定性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日本央行,日本央行一直表态在今年或不会考虑到退出负利率政策,今年日本经济表现相对较为出色,通胀持续稳定在目标水平之上。日本的经济发展主要受益于日元贬值带来的出口增长,以及吸引了资本流入,可以看到日本股市今年的强势表现。通胀则主要由日元贬值带来的输入性通胀。但汇率持续的贬值也不符合日本央行的利益,会降低本土的消费信心,例如二季度的进口环比下降4.4%,居民消费呈现环比下降0.5%的态势,体现出内需不足。随着海外经济逐渐下行,外需放缓的背景下,日本的经济增长可能需要本土需求来获得支撑,这意味着日元的进一步贬值不符合央行利益。日本央行的外汇储备90%以上属于美债,干预汇率的现金有限,处于政治因素日本央行可能不能大幅减持美债稳定汇率,因此不排除在明年通过退出负利率的政策扭转颓势汇率。

第二个方面可能是明年大量存量债的到期导致美国财政部压力过大,导致无法出现像美联储所说的维持利率在“更高更久”的水平,不排除出现提前降息的预期,这或导致美元指数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