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选择您要开设的帐户

Top Movers

美日顶部逻辑初显,谨防下半年美、日央行政策态度的转向。

全球和本地疫情的影响,今年日元大幅贬值。美元兑日元汇率自1月115附近一路飙升,在5月迎来20年来的高点131.35,涨幅超10%。在全球层面,许多经济体的供需失衡加上俄乌战争引发了大宗商品价格的急剧飙升。Omicron的爆发阻碍了重新开放进程,并使日本央行坚持其收益率曲线控制 (YCC) 政策。在此背景之下,日本经济的复苏落后于其他G10国家。

图片来源:Goldman Sach Global Investment Research图片来源:worldometers

由于通胀的持续低位使日本央行行长持续进行量化宽松政策,但日本作为进口国因日元的大幅贬值引发了输入性通胀,企业生产与当地民众生活开支急剧攀升。在一项调查中显示,超60%的企业希望日本央行在2023年3月前结束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大约四分之一的企业希望现在就立即停止。

然而,导致日元跌至严重低位水平的因素现在正在发生变化。日本4月核心CPI同比录得2.1%,创2008年以来最高,这超出了日本央行2%的目标水平。虽然仅通过一个月的数据无法令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就当前量化宽松政策进行明显调整,因为他在5月20号仍旧表态通胀目前是不可持续的,尚未达到持续稳定在2%的通胀目标。但数据攀升的迹象为日本央行在今年下半年坚持原有刺激措施增添了不确定性。并且,日本央行需要考虑的是如果通胀率居高不下,企业和民众对成本不断上升的不满情绪也可能加剧,这会导致日本企业进一步的远走海外,引发资本外流导致经济衰退。

从另一方面看,美国金融环境收紧已经开始产生影响,房地产市场自年初以来呈现疲软,现房销售自1月以来急剧下滑,MBA抵押贷款申请连续数月呈现下降。库存量自1月以来持续攀升。金融环境的收使地产市场融资规模已经开始缩减,市场的繁荣期将过去。

美国现房销售

美国MBA抵押贷款申请美国住房总库存而制造业PMI数据相较于去年下半年呈现明显的回落趋势,而本国的供应瓶颈或将使制造业进一步陷入收缩。根据TradingEconomics全球宏观模型和分析师的预期,美国制造业PMI预计在本季度末达到54。从长期来看,美国制造业PMI预计在2023年将接近52。

图片来源:TradingEconomics

美国的劳动力市场表现火爆,失业率降至疫情前低位。但职业空缺率仍处于高位,辞职率也连续数月上升。这也反映出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处于供给和需求的错配局面。在疫情放宽的局面下,企业对用工的需求上升,但在劳动力市场紧张的局面下难以留住员工,这引发了工资持续性的上行压力。从下图也可看出,当周初请失业金的人数也在第二季度持续攀升中。

金融环境收紧,财政支出降低,高通胀所引发的消费增长预计将在第二季度放缓。而经济迅速放缓,美联储在今年下半年持续激进加息的风险将有所减少。与此同时,随着日本疫情峰值的消退,日本在未来几个季度的增长或将有所改善。图片来源:Worldometer

在增长改善和通胀坚挺的背景下,预计日本国债收益率将面临进一步上行压力,日本央行有可能提前结束收益率曲线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日元汇率可能面临官方干预的风险。因此,可以预见美元兑日元汇率出现掉头的潜在因素——美国经济疲软引发政策路径更改/日本宽松路径的调整,从而使日元进一步持续贬值的空间有限。美元近期的强势走势已经开始出现减弱,虽然短期会受到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的刺激下维持高位,但中长端价格主要受经济层面影响,而美国经济的可预见性的放缓将为美元形成压力,因此,美日汇率在130附近或为今年峰值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