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选择您要开设的帐户

Top Movers

尹锡悦当选韩国第20届总统会对韩国政策产生怎样的影响?

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在当地时间3月9日赢得了第20届总统选举。他获得了48.6%的选票,略微领先(0.8个百分点)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47.83%)。随着选举的胜利,保守派国民力量党在时隔5年后重新夺回了韩国政权。

随着尹锡悦的成功当选,韩国总统的“青瓦台魔咒”恐再次上演。青瓦台是韩国总统的办公地点,而该魔咒指的是历届总统在下台时都面临被清算的命运,轻则坐牢重则自杀他杀。韩国总统的悲惨下场已经成为一种宿命,自第一届总统至今,没有一任总统能够幸免。

早在2月,尹锡悦即表示如果当选,将对文在寅政府进行清算。尹锡悦在踏入政界前曾是检查总长。因此,接下来韩国的政界恐再次掀起一场残酷的清算运动。

而作为极度亲日亲美的尹锡悦,在当选后也会致力于使美日韩三方的军事同盟关系更加紧密。美国对于韩国政权的掌控也更加牢固。

 

宏观政策方面

尹锡悦在任期内将转向相对保守的财政政策立场。虽然尹锡悦支持为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小企业提供强有力的救济支持(大约50万亿韩元,相当于全国GDP的2.6%),但他主张通过削减非优先支出而不是完全依赖赤字融资来为这些计划提供资金。在货币政策方面,扩张性较小的财政政策将允许韩国银行采取相对适度的紧缩措施。

尹锡悦预计将在其任期的第一年内推动财政规则(包括政府债务上限和预算赤字限制),尽管细节尚未概述,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立法行动。这些规定可能与财政部去年宣布的占GDP 60%的债务上限和占GDP 3%的赤字上限没有太大区别,但实施可能会更早(与当前的2025年计划相比),而且可能更具约束力。在预算预测中,到2022年底,政府债务可能达到GDP的50%左右,在短期内,强制执行不一定会消除财政灵活性。

 

家庭债务和房地产市场

在房地产市场方面,文在寅在任时期并没有成功的稳定房价,反而翻了一倍。尹锡悦在他的竞选承诺中计划通过关注供应措施而不是当前政府所追求的需求限制来稳定房地产市场。该计划是在他担任总统期间将住房供应增加250万套,平均每年增加50万套,比过去两年的平均水平多10%。由于80%的供应来自高需求地区的私营部门,主要的实施工具将是放松管制和税收激励。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打算放宽对建筑面积的限制,并通过税收激励措施,诱使多名房主和退休人员在二级市场出售他们的房屋。该计划还要求废除综合房地产税,长期合并综合房地产税和财产税。尹锡悦曾表示,不是单纯地废除综合房地产税,而是将其与财产税合并、合理征税。该计划还要求适度放宽需求限制,将首次购房者的贷款价值比提高至80%,并允许为租金支付提供更多税收抵免。

 

产业和金融市场政策

尹锡悦的产业政策方针是为私营公司创造有利的商业环境。此外,鉴于供应链弹性对战略行业的重要性日益提高,他的竞选承诺支持新技术——包括存储芯片、铸造厂、可再生电池、人工智能、机器人、新电动汽车、6G以及航运和造船。他还表示打算取消政府目前逐步淘汰核能的政策,并打算促进小型模块化反应堆(SMR)的发展。在金融市场政策方面,尹锡悦可能会倡导韩国资本市场的现代化,包括保护少数股东和提高资本市场交易的透明度和公平性。他还承诺取消2023年对股票投资者征收资本利得税的现行计划。

 

所面临的挑战

尹锡悦不太可能得到立法部门的全力支持,因为目前的议会组成由进步民主党主导(占总席位的60%)。下一次议会大选预计将在2024年4月10日举行,尹永康的近期政策议程可能会集中在行政部门管辖的领域。这些领域可能包括重新制定韩国的能源战略(包括振兴核能产业)、在住房市场放松管制方面取得进展,以及在朝鲜半岛周围环境迅速变化的情况下调整韩国的外交政策战略。

 

高盛下调韩国2022年GDP增速,上调通胀预期,利率上调步伐放缓

随着选举后政策的清晰,以及俄乌冲突带来的宏观风险不断上升,鉴于石油供应冲击对全球需求和国内需求的不利影响,高盛将韩国2022年的GDP增长预测下调40个基点至2.8%,将2022年的CPI通胀预测上调60个基点,至3.6%,这主要是因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尽管进一步削减燃油税、石油和农产品库存释放可能会缓和上涨势头。2023年,将GDP增长预测保持在2.7%,通胀预测为2.2%。

 

随着乌克兰战争给经济增长带来的下行风险不断上升,高盛预计韩国银行将放缓政策利率上调的步伐。韩国央行在8月第一次上调利率,并且在过去六个月内累计上调了75个基点,预计央行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只会两次上调25个基点,最有可能是在第三和第四季度。尽管加息时间将取决于新一届央行领导层的决定,而新一届央行领导层很可能会在5月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之前做出决定。随着通胀压力逐渐缓解,政策加息的步伐将在2023年放缓。预计在2023年期间总共上调50个基点,并与在新冠期间支持措施的稳步缩减相协调,包括延长贷款期限和为中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提供利息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