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选择您要开设的帐户

Top movers

在持續緊縮的環境下,澳大利亞家庭會受到多大傷害

大利亞家庭正面臨著30年來最高的通脹,同時澳聯儲也在大幅加息。

通貨膨脹和加息擠壓家庭收入,導致家庭財富縮水。

從名義價值來看,薪水的增長和緊張的勞動力市場使家庭收入保持穩定增長。 然而,由於當前的強勁通脹,實際家庭收入將大幅下降。 高盛預計實際可支配總收入在22年和23年分別收縮-2.6%和-0.1%。 在這種背景下,這將是自1960年國民帳戶數據問世以來最弱的年度實際可支配收入增長。 而且比全球金融危機、90年代初的衰退或80年代的高通脹時期的放緩幅度要大得多。

圖片來源:Goldman Sachs Global Investment Research,ABS

高通脹、利率上升和資產價格下跌也將對家庭財富構成壓力。 高盛預計,隨著利率上升,未來幾年房價名義價格將下降約10-15%。

實際收入和淨財富雙雙下降,新增了未來幾年實際家庭消費出現實質性疲軟的可能性。 事實上,家庭儲蓄率自2020疫情封鎖期呈現下行趨勢,自今年澳大利亞全面放開後,家庭儲蓄率加速下行,自疫情期的峰值回落超一半的水准。

澳大利亞家庭儲蓄率

圖片來源:TradingEconomics

這是連續第八個月下降,原因是物價飆升和該國央行可能進一步收緊政策。 83.8是自2020年4月以來的最低值,比2021年7月下降了23.0%,比去年12月下降了近20%。 對未來5年經濟前景的預測指數下降6.7%至91.6,對未來12個月經濟前景的預測指數下降4.2%至80.3。 與此同時,家庭財務狀況較上年同期下滑2.8%至72.0。

澳大利亞消費者信心指數

圖片來源:TradingEconomics

隨著未來幾年儲蓄率低於疫情前水准,高盛預測表明,到2025年底,家庭將從過剩儲蓄中選取約500億澳元用於消費(約占總儲蓄池的20%),而在此期間,高通脹還將使儲蓄存量的實際購買力下降18 %。

同時,高盛預計22-24財年的實際GDP增速將下調至-0.1%/-0.3%/-0.2(至+4.0%/+2.1%/+2.1%),在未來1年時間,經濟增長將低於平均水準,同時通脹有所緩解,貨幣政策收緊。 而GDP下調,企業運營成本的升高將推昇失業率預計將從下半年開始觸底並反彈,意味著當前3.5%的失業率或已進入峰值階段。

由於當前1.35%的現金利率仍遠低於RBA對名義“中性利率”的2.5%的估計,以及失業率處在48年來的低位和空前的通脹水准。 RBA預計將持續加碼緊縮,在8月/9月/10月加息50/50/25個基點將貨幣政策恢復至“中性”的2.6%。 但房地產市場硬著陸風險削弱了消費者支出和勞動力市場,政策利率預計在明年年初觸頂。

大於預期的負收入或財富效應可能導致實際消費增長放緩,這將有助於緩解通脹壓力。 或者由美國和歐洲主導的全球衰退或引發全球政策寬鬆週期,這也可能導致澳聯儲在2023- 2024年放鬆政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