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未来:与经验丰富的 Jake Bernstein 谈谈交易期货

分享

回到未来:与经验丰富的 Jake Bernstein 谈谈交易期货

Jake Bernstein 在期货市场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交易生涯。 五十多年的交易当中,他经历了一切,不论是繁荣还是崩溃,但他总是坚持一套严格的规则和方法。杰克是新技术的早期采用者,他曾让一位前大学室友为他建立一个可以预测七十年代价格的计算机程序! 他在40多本关于交易行为、期货市场和交易心理学的书中,分享了他成功的秘诀和自己的原则。 在这一集播客节目中,Jake Bernstein 与《交易的艺术》分享了他丰富的智慧。

Jake Bernstein

CMC Markets

杰克伯恩斯坦是一位资深交易员和国际公认的期货分析师、交易教育家和作家。

杰克撰写了40多本书,在期货交易、股票交易、交易者心理学和经济预测领域进行了大量研究。

第5集: 回到未来:与经验丰富的 Jake Bernstein 谈谈交易期货

介绍:行为是一切的关键。我每天做什么?怎么做?如何安排?怎样在过程中获得成功?这里是由CMC Markets带来的《交易的艺术》

Michael McCarthy: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交易的艺术》。我是CMC Markets亚太区首席市场策略官Michael McCarthy。

每一集我们都会请来行业专家,聆听他们讲述事业的起起伏伏,回顾这些人一步步掌控金融市场之术的旅程。今天,我们邀请到了Jake Bernstein,他拥有50余年的丰富交易经验。Jake对于市场有着深刻理解,不论是新手还是有经验的交易员,这一集的精彩内容绝对不容错过。1968年,Jake Bernstein开始涉足市场,他买入鸡蛋期货,并且对父亲说,他在拿自己没有的钱买卖不存在的东西。Jake Bernstein在期货市场上获得了了不起的成功。50年来,市场潮起潮落,他看到了,也经历了这一切。让我们来了解他是如何保持淡定并做到始终按照自己规则行事的。他提出了技术性、周期性和季节性的交易方法,撰写了超过40部有关交易实践、期权市场和交易哲学的著作,与人们分享他的成功秘诀和规则。自上世纪70年代起,他一直坚持撰写期权交易通讯,直到现在仍然每周在线发表建议。今天,Jake Bernstein从加利福尼州亚圣克鲁斯来到这里,与我们分享他的智慧财富。

Michael McCarthy:Jake,谢谢您参加《交易的艺术》播客访谈。我今年五十多岁了,常常被当成老交易员,不过与您相比,我的经历还是浅薄得多。

Jake Bernstein:对,我是骨灰级交易员。

Michael McCarthy:能不能跟我们讲一下您的家庭背景、您的家乡,以及家庭对您的价值观、对成功和工作的认识有什么影响吗?

Jake Bernstein:Michael,我出生在德国巴伐利亚的一个修道院。我的父母是集中营的幸存者,被本笃会的僧人收留,我就在修道院长大,直到大概三岁的时候,我们搬到了加拿大,后来又搬到芝加哥。我们没什么钱,所以我只能白手起家。

Michael McCarthy:在您的事业过程中,您始终是非常投入的,对吧,始终如此。

Jake Bernstein:我认为,现在这个时代,除非你愿意投入到工作中,不然不会有所成就的。不论这个工作是体力的还是智力的,不管是什么,你都得努力工作才能取得成绩。

Michael McCarthy:不过您不是一开始就进入了市场领域的,对吧。您随家人移居美国后,学的是临床心理学?

Jake Bernstein:没错。我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学的是临床和实验心理学。然后攻读了硕士学位。但是并没有读完硕士,因为交易太忙了,但是我和精神病患者打交道有差不多七年的时间,为我现在从事的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只不过现在的收入要高得多。

Michael McCarthy:交易员并不是神经病,Jake,只是看起来有点神经兮兮的。所以就是在您刚才提到的那家精神病医院里,您看到了期货投资的广告。是什么吸引了您的注意?为什么?

Jake Bernstein:设想一下,半夜时分,你在一家精神病医院值班,除了听病人们的幻觉以外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你拿起一些可以读一读的东西,比如《华尔街日报》,放在平时你是不会感兴趣的。我看到那上面说,今年鸡蛋的价格会猛涨。广告上还介绍了一个交易员,他免费提供宣传册,教人们怎样交易鸡蛋并且挣大钱。我当然就想这太适合我了。我联系了他,那位交易员非常坚持不懈,交易员都是这样,他坚持给我打电话,最后我给他寄了些钱。就是这样开始的。我的第一笔交易,也是他的第一笔交易。所有事情都是他帮我打理的。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我们只交易鸡蛋。赚了很大一笔钱,而我了解的只有鸡蛋。

Michael McCarthy:那么现在您用自己的钱交易,已经有半个世纪或更久了吧?

Jake Bernstein:已经半个世纪了,不用提醒我了,Michael。

Michael McCarthy:抱歉。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Jake。

Jake Bernstein:给我打电话的这位交易员激励我走上现在的这条道路,后来我发现虽然他挣到了钱,但是我不知道他具体是怎么做到的,我只能自己去探索。所以我找了一个朋友,他问我该怎么办。我说,用计算机吧,Michael,别忘了,这可是1972年。他说,什么样的计算机,我说,投资和交易用的,他说,计算机做不了这个,计算机是保险公司用来计算你能活多久的。我说,不不不,肯定行,如果我们拿到所有数据,就能用计算机预测明天的价格。他说,那我们试试吧,这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Michael McCarthy:Jake,那台计算机是什么样的,我猜不是台式的吧?

Jake Bernstein:Michael,那是伊利诺伊大学的一台ILLIAC第四代计算机,有两个城市街区大,放到现在也就是笔记本电脑大小。

Michael McCarthy:对于来到《交易的艺术》的每一位嘉宾,我都会问他们做过最成功和最失败的交易是什么。那么您想先说哪一个呢?

Jake Bernstein:我做过最失败的交易,我不想承认我做错的,那次本来可以只损失500美元,但是最后损失了40,000美元,因为我每一天都还保留着一线希望。希望能够回升。希望能变好。好的,变好了。不,更坏了。好的,变好了。不,又变坏了,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损失越来越多。最成功的交易,那时我正在船上钓鱼,早晨发出交易,下午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赚到了很多钱。就这么简单。交易非常自相矛盾,最不注意的交易反而是最成功的。最密切关注的反而是最失败的,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Michael McCarthy:好的。我想问的是,您在交易过程中也会这样做吗?

Jake Bernstein:当然。对我来说,越简单越好。

Michael McCarthy:这一期节目的主题之一就是交易员面对市场动态的情绪化反应,以及如何去应对。您拥有心理学的背景,能否和我们的听众们分享一下,这部分经历对于交易的影响。

Jake Bernstein:曾经有一位了不起的交易员告诉我,要想在市场上赚钱,不论你是投资者还是交易员,都必须学会不在意。一旦开始在意,尽管听起来非常自相矛盾,但是你就会产生情绪上的牵挂,所以我们总是在交易开始时就承担起这部分损失。我把它看做是亏损的。从资本净值中减去这部分损失。这样它就已经不存在了,那么,既然我已经在损失发生之前就承担了这个结果,那么如果结果真的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可感到惊讶的了。

Michael McCarthy:很多的新手交易员都得到过这样的建议,把每笔交易的风险控制在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左右。您所说的不在意也是这个意思吗?

Jake Bernstein:我所说的不在意是指,一旦交易开始了,除非在必要的时候,否则就不要再去看这个交易了。如果是计算机生成的信号,就按照信号交易,不要去看数据表。不要问别人的意见。不要读别人的意见,不要去找其他的迹象。这才是我说的不在意。我的意思是不要对这个交易产生情绪上的牵挂。该怎样就怎样。如果你之前已经做了决定,这笔交易就是亏损的。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结果给你一个好的惊喜。

Michael McCarthy:您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把情绪隔离在交易之外。有没有哪个交易让您觉得很难做到这一点?

Jake Bernstein:嗯。回到9月11日,世贸中心遭受袭击的那一天。那天早晨我在办公室里,发现多种货币都在对美元上涨。我看了看屏幕,发现货币期货的价格正在对美元疯狂上涨。我从没见过这么迅猛的涨势。我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然后我打开电视,看见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出大事了,肯定是恐怖袭击。我面对的问题是,继续留下,但我知道美元肯定会在短期内大跌,或者撤出,不要想着在这件事上获利。我把钱撤了出来。这是意外情况。我没法预测接下来会怎样。我撤出来了。

Michael McCarthy:但是我相信当您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后,您又大举返回市场了对吧?

Jake Bernstein:当然。但是那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能够了解情况是最好的,如果我错了,我需要马上得到信息。如果我对了,我会采取一些行动。但是当时我知道自己一无所知,非常迷惑,所以必须撤出来。Michael,就像人们常说的,如果有疑惑,就置身事外。

Michael McCarthy:对您而言,心理学和交易有什么联系呢?

Jake Bernstein:对我来说,交易中不存在心理学。Michael,你想,我写的第一本书,《投资者联盟》(Investors Coalition),全是关于心理学和交易的。但是其实并不是关于心理学和交易,而是行为和交易,心理学和行为是不同的,心理学、态度、观点、情绪,等等。行为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学会了正确的行为,就不需要去看精神病医生,如果你的行为是正确的,就不需要处理情绪。行为是一切的关键。我每天做什么?怎么做?如何安排?怎样在过程中获得成功?所以,我会减少心理学的部分,而注重纪律和行为的部分。所以不要把情绪和行为弄混。

Michael McCarthy:这些年来您发展了很多的方法论。是什么让您坚持不懈地寻找新方法?

Jake Bernstein:挑战,我喜欢挑战。这是唯一一件让人可以从零开始并且取得很大成就的事情。只要你愿意付出努力,哪怕智力和创造力都非常有限也没关系。机会是无限的。我所做的每件事都以规则为基础。不然就是以情绪为基础。没有其他的可能。我从事的工作没有想象的空间。但是有艺术的空间。你管它叫交易的艺术。一旦你了解了科学,就能够应用艺术,但是不能以艺术为前提。必须以科学为前提。

Michael McCarthy:你什么时候能打破这些规则,Jake?

Jake Bernstein:在你打破它们之前,你需要了解它们是什么。你一旦了解了这些规则,就会获得洞察力,就能看到市场是如何在表象之下运作的。然后你再开始想出新方法去打破这些规则。它们可能包括旧规则之中的新规则,以及旧规则衍生出来的新规则。总之,这很重要。在了解这些规则并且为你所用之后,再打破它们。你只有了解了那些为你挣钱的规则,你才能打破它们。然后你才能奢望打破它们。

Michael McCarthy:你能不能给我们举个例子,说明你是如何打破规则的?

Jake Bernstein:成功的例子。嗯。曾经有一次我打破了规则,我进行了一笔交易,然后就没再管它。规则是,我需要在特定的日期卖出。我完全忘记了这个规则,完全忘记了这笔交易,直到经纪人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你计划中止那笔黄金交易的,我说,什么黄金交易?他说,那笔为你挣了很多钱的黄金交易。你有没有看我们每天发给你的那些文件?没有。他说,好吧,你最好打开那个信封看看,有惊喜。那笔我彻底忘记了的交易为我挣得了丰厚的利润,如果我中间记起来,那我至少有好几次都会退出。我打破了规则,然后挣到了钱。虽然获得了回报,但这不是一个正面的学习经验。

Michael McCarthy:了解,小错误通常会让交易员付出昂贵的代价,是吧?

Jake Bernstein:的确这样。我总是告诉人们,修正错误的最佳时机就是你意识到错误的那一刻。因为错误不会变好。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

Michael McCarthy:休息片刻,Jake Bernstein,我们稍后继续。交易员必须找到一种方法去应对市场带来的情绪压力。我们的两名受访者都拥有心理学背景,但他们采取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Annie Duke是一名曾夺得冠军的扑克玩家,她还是一名认知科学家,让她给我们讲讲我们的大脑在情绪泛滥时是如何运转的。

Annie Duke:那些令我为之触动的东西仿佛是信号,让我对其进行分析。当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脸颊泛红,脑海里有一些想法冒出来,比如,这很不公平。为什么这些事总是发生在我身上?你知道吗,我曾经把这些事写了下来。利用它们来刺激我的大脑前部,以此来关注有用的事情。

Michael McCarthy:收听此访谈和之前的访谈请访问:theartfultraderspodcast.com。大量信息可供查看。现在回到与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鲁兹的Jake Bernstein的谈话。

Michael McCarthy:在你看来,你最成功的方法论是什么?

Jake Bernstein:基于时间的方法论,季节效应。一年的特定时间会发生特定的事。发生的事并不总是一样的,但会以惊人的规律性重复发生。所以对我来说,最好的方法论就是那些能够应对重复性、周期性事件的方法。市场会对特定的事件作出回应。所以这些就是所有的模式。所以我认为最能说明问题的可能就是基于模式的交易了,例如,时间模式、结构模式和价格模式。我觉得我们总是过多地考虑了价格。6年前的高价到了今天就不再是高价。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所以如果比特币的价格昂贵,达到2万美元,那它现在是不是只值6000美元。在特定的时间点澳元有一定的价值,那么现在它是高了,还是低了?我发现价格思维对我来说并不那么有效。如果时机对了,价格也一定是对的。这一点很重要,我们需要考虑。如果价格过高,我不愿意支付,没关系。但我要了解,这样做的结果可能是丧失一个绝佳的机会。我想要考虑时间问题。时机就是一切,特别是在期货市场上。

Michael McCarthy:这是否意味着你对商品市场有着特别的倾向?

Jake Bernstein:我喜欢大宗商品,因为它们很快速。对我来说,一切要快。我需要立即得到反馈:我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我不想三个月以后再去尝试并发现我是错的。所以对我而言,作为一个没有耐心的交易员,大宗商品速度很快,杠杆比率也会很快。这是最适合我的。

Michael McCarthy:有人认为,由于大宗商品的季节性,一些交易员只需要购买并持有就可以成功。

Jake Bernstein:当然了,他们可以这样做,只要他们有能力在期货市场上购买并持有。你知道的,Michael,如果你能在犯错的时候持续加注,那么购买和持有也可以非常好。但这不是成功的公式,除非你拥有无限的资金。

Michael McCarthy:那你的季节性概念适用于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或其他新兴市场吗?

Jake Bernstein:如果这个市场已经存在足够长的时间的话,那就适用。但不幸的是,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只有一两年的历史,所以我们只能做个推断。关于股票,我们有40、50、100年的历史。是这样,毫无疑问。我们尽可能回顾较长的历史。形成一个模式。然后询问每年这个时候通常会发生什么事?于是我们了解了,例如,股票波幅最大的时候是从10月底到年底。19世纪以来一直都是这样。这些就是我所关注的模式,但我不会傻到以为每年都是一样的。所以此时公式的第三方就该出场了。模式、时机与触发。

Michael McCarthy:你所说的模式是否是基于图表的模式,例如头肩形态?

Jake Bernstein:不完全是。我说的是关系,比如某一天开盘价和收盘价之间的关系,比如今天的收盘价和10天前的收盘价之间的关系,那些更多基于数学的模式。头肩形态不能用算法说明。如果我们能用该公式说明,那么我会对它很感兴趣。但是看着一个图表说这看上去像是头肩形态,这对我不适用。因为对你而言看上去像什么,对我而言可能并不像。

Michael McCarthy:技巧过多,技术不足?

Jake Bernstein:技巧过多,技术不足。说得好。

Michael McCarthy:我记得我看过一个电影,是依据Michael Lewis的一本书改编的,叫做《大空头》。看到Richard Thaler在赌场中解释行为金融学真是令人激动。你喜欢他的作品吗?

Jake Bernstein:当然。他非常有才华,他提出了一些非凡的理论。这些理论更适用于交易,而不仅仅是数字。它们还对输入进行了理解,这些输入不全是技术输入。如果你能理解输入,你就能更好地预测结果,改进自己的行为,从而超越数字、技巧,进入一个科学交互的新领域。在这个领域,需要时刻考虑人为因素,比以前所认为的更甚。

Michael McCarthy:我们有许多新交易员听众。我们的客户群很大一部分都是有经验的交易员,但总有新人想要加入。你能否给这些新交易员提几点建议?

Jake Bernstein:至少花费三个月的时间,进行模拟交易,制定规则、策略(我称之为设置触发),然后始终遵循。做大量的笔记。确定你做的事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是交易员的问题,还是系统问题?如果是系统赔钱了,理解,没问题。如果是因为交易员的错误导致亏损,你就需要去了解一下问题所在了。所以一开始的流程并不特别需要技巧。很枯燥。只需要埋头苦干。有很多工作要做。曾经有医生和律师来到我的办公室,说,你能教我如何交易吗?我说,可以,我就是做这个的。需要多久?教会的话,需要一年吧。6个月大概也可以。他们说,我等不了那么久。我说,好吧,在成为医生之前你等了多久,6年还是7年?两者有区别吗?况且他们还有医疗事故保险,我可没有。

Michael McCarthy:还要取得执照。

Jake Bernstein:的确。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开始,耐心、流程、教育、程序、知道何时犯错的能力,以及在亏损发生前就接受的能力。在交易前照顾好所有的情绪,就不会有事。但我要说,千万别放弃,但也不要一直带着前几次让你赔钱的信息和流程返回市场。需要有所不同。

Michael McCarthy:所以你对那些获得成功的新交易员怎么看?例如那些千禧一代投资者?

Jake Bernstein:他们通常更为保守,不管你信不信,他们倾向于承担较低的风险,他们做事更有条理,更加精通技术,这一点我很欣赏,所以我认为他们拥有巨大的潜力。我有个儿子就跟着我进入了市场,现在已成为加密数字货币领域的专家,他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对此我很高兴,因为我从没强迫他做这个。我的父亲也没有强迫我进入他的专业领域,他只是总是告诉我,不要成为一个裁缝。

Michael McCarthy:我猜你没有持有黄金?

Jake Bernstein:我持有了,实际上是最近才持有的,为了避免未来不可避免的通货膨胀。但我不是一个黄金热徒,Michael。
Michael McCarthy:我很高兴听到这个,但是我是。实际上我就是所谓的黄金热徒,但现在我正在考虑形势。你是否赞同如果通货膨胀再度出现,它可能是爆发式的?

Jake Bernstein:我赞同。我认为会是这样。我确实认为会出现一定的通货膨胀。这是不可避免的,也一直在重复。我当然不会将黄金作为应对通货膨胀的唯一投资,但我认为通货膨胀会发生。

Michael McCarthy:所以Jake,你是一个长期的市场观察者。对于美国当前的政治局势,你怎么看?

Jake Bernstein:我喜欢当前的政局,因为无聊虚假的新闻越多,市场为我们提供的机会也就越多。所以如果我们能保持睿智,充分利用大幅价格波动,就可以按照相反的方向进行仓位管理,假如各项指标符合条件的话。我喜欢新闻驱动的市场。我能进行非常成功的交易。

Michael McCarthy:你如何处理当前的低波动环境?

Jake Bernstein:变动越小,仓位越大。所以如果波动比较低,我会增加交易规模,以弥补较小的变动。如果波动较高,我的仓位也会变小,但变动会变大。

Michael McCarthy:那么当前你对市场上的什么会感到兴奋?会找什么投资?

Jake Bernstein:Michael,我会寻找一切变动着的东西。我认为许多市场,特别是大宗商品市场,正在越来越廉价。糖、可可、咖啡等。在这些市场,专业人士会大规模购买,因为其波动较大。所以我对这些市场非常感兴趣,我认为在未来几年咖啡期货会发生一次大动作,一次多年未见的大动作。这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市场之一。我没什么耐心,这比较适合期货市场,因为我需要立刻知道结果。我说的立刻并不是说前几分钟或几秒钟,而是至少一两天。这是我的时间框架,我的舒适区。它的杠杆非常令人激动。我喜欢它的杠杆是因为在这个游戏中也需要有皮肤,对我来说盯着股票就像是看着油漆渐干。我做不到。就让别人为我做吧。

Michael McCarthy:在这个系列节目中,我们已经和John Netto和Jack Swagger进行了对话。他们都曾就该主题撰写过书籍,但你撰写了40本。为什么要将该知识传递下去?

Jake Bernstein:我们总要有点更高层次的追求,Michael,而不仅仅是获得财富。如果你不能传承一些遗产,那就享受这个过程,感激这个过程:有机会与别人分享些东西并且可以说,我曾帮助过这个人。这是件很美妙的事,因为除了教给他人知识外,你还能得到些额外的收获。我喜欢写书的过程,特别是在我收到读者来信,告诉我他们又学到了些新东西的时候。我感到很满足。

Michael McCarthy:Jake,你会永远放弃交易吗?

Jake Bernstein:好吧,Michael,永远是很久很久的时间。只要我做得好,只要我享受这个过程,我就永远不会放弃。我从未想过退休。我的生活太有趣了,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交易。

Michael McCarthy:Jake,这真是非常有价值的分享。我想说,非常感谢你。感谢你的慷概分享。

Jake Bernstein:谢谢你Michael,很高兴有机会与你谈话,祝你好运。

Michael McCarthy:谢谢Jake Bernstein。想要了解更多关于Jake的信息,点击我们节目说明中的链接访问其网站或访问trade-futures.com。您也可以直接联系Jake。想要收听《交易的艺术》前集并了解更多关于CMC Markets的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theartfultraderpodcast.com,还可享受限时活动优惠。千万不要错过我们的节目。从播客应用程序上即可免费订阅我们的节目哦。《交易的艺术》是全球领先的在线交易公司CMC Markets推出的原创播客系列节目。此播客内容从本质上仅针对一般状况,不针对某人的具体财务情况。我是Michael McCarthy。感谢您的收听。《交易的艺术》,下次再见。

 

 

差价合约可能导致您的损失超出初始投入,请确保您了解所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