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选择您要开设的帐户

Top movers

在持续紧缩的环境下,澳大利亚家庭会受到多大伤害

澳大利亚家庭正面临着30年来最高的通胀,同时澳联储也在大幅加息。

通货膨胀和加息挤压家庭收入,导致家庭财富缩水。

从名义价值来看,工资的增长和紧张的劳动力市场使家庭收入保持稳定增长。然而,由于当前的强劲通胀,实际家庭收入将大幅下降。高盛预计实际可支配总收入在22年和23年分别收缩-2.6%和-0.1%。在这种背景下,这将是自1960年国民账户数据问世以来最弱的年度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长。而且比全球金融危机、90年代初的衰退或80年代的高通胀时期的放缓幅度要大得多。

图片来源:Goldman Sachs Global Investment Research, ABS

高通胀、利率上升和资产价格下跌也将对家庭财富构成压力。高盛预计,随着利率上升,未来几年房价名义价格将下降约10-15%。

实际收入和净财富双双下降,增加了未来几年实际家庭消费出现实质性疲软的可能性。事实上,家庭储蓄率自2020疫情封锁期呈现下行趋势,自今年澳洲全面放开后,家庭储蓄率加速下行,自疫情期的峰值回落超一半的水平。

澳大利亚家庭储蓄率

图片来源:TradingEconomics

这是连续第八个月下降,原因是物价飙升和该国央行可能进一步收紧政策。83.8是自2020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比2021年7月下降了23.0%,比去年12月下降了近20%。对未来5年经济前景的预测指数下降6.7%至91.6,对未来12个月经济前景的预测指数下降4.2%至80.3。与此同时,家庭财务状况较上年同期下滑2.8%至72.0。

澳大利亚消费者信心指数

图片来源:TradingEconomics

随着未来几年储蓄率低于疫情前水平,高盛预测表明,到2025年底,家庭将从过剩储蓄中提取约500亿澳元用于消费(约占总储蓄池的20%),而在此期间,高通胀还将使储蓄存量的实际购买力下降18%。

同时,高盛预计22-24财年的实际GDP增速将下调至-0.1%/-0.3%/-0.2 (至+4.0%/+2.1%/+2.1%),在未来1年时间,经济增长将低于平均水平,同时通胀有所缓解,货币政策收紧。而GDP下调,企业运营成本的升高将推升失业率预计将从下半年开始触底并反弹,意味着当前3.5%的失业率或已进入峰值阶段。

由于当前 1.35% 的现金利率仍远低于 RBA对名义“中性利率”的 2.5% 的估计,以及失业率处在48年来的低位和空前的通胀水平。RBA预计将持续加码紧缩,在 8 月/9 月/10 月加息 50/50/25 个基点将货币政策恢复至“中性”的2.6%。但房地产市场硬着陆风险削弱了消费者支出和劳动力市场,政策利率预计在明年年初触顶。

大于预期的负收入或财富效应可能导致实际消费增长放缓,这将有助于缓解通胀压力。或者由美国和欧洲主导的全球衰退或引发全球政策宽松周期,这也可能导致澳联储在2023- 2024年放松政策。

 

 


投资衍生品具有很大风险,并不适用于所有投资者。损失可能超出您的初始投入资金。您并不拥有标的资产及其相关权益。我们建议您征询独立顾问的意见,确保您在交易前完全了解可能涉及的风险。本评论仅提供一般性信息,并没有考虑到您特定的目标,需求及财务状况。因此,在您决定交易或继续持有任何衍生品产品时,您应当结合您的个人目标,需求和财务状况进行考量。对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相关的产品披露声明能够在我们的网站 cmcmarkets.com/zh-au/legal 获取。CMC Markets Asia Pacific Pty Ltd (ACN 100 058 213), AFSL No. 238054, the CFD issuer.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