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近期美元观点来看,在国际金融报上已经同步发表:

美元在3月9日至3月23日,由95涨破100水平。

其一,是流动性的Swap,在全球疫情爆发初期以及股票市场第一波惨烈的下跌过程中,美与9国央行达成了一个84天周期的swap,以充分流动性保障该体系内金融市场流动性的稳定

其二,衍生品市场交易量大增,尤其是美元计价衍生品量远远大于欧元计价衍生品的量,这引发了新兴市场国家的美元慌

结合,1,2两点不难看出3月期间市场美元需求量非常之大。

此后4,5月美元进入一个下降期,尤其出现在5月25日之后,

首先,疫情阶段性的控制,西欧地区已经开始复工,美部分州也复工;

其次,金融市场稳定,美股3月见底后持续反弹,市场形成了下有“流动性兜底”的政策底

所以美元出现了抛售,以美元计价的衍生品也有获利回吐的迹象,这些都成为打压美元的力量。

这一次,美联储的FOMC会议强调的非常清楚,至少目前美国疫情的数字、经济指标的数字不支持美元负利率,并且认为疫情对于美国经济的影响至少到明年。

从联储的态度来看,对于经济周期前景的预期是偏弱的,并且现役美国总统川普也有可能连任,他是一个坚定看空美元的人。

但是,市场层面是有对手盘和比价效应的,我们认为只要美联储不选择进入负利率,美元很难出现连续趋势性的大跌。

货币市场的构成是一个对手盘的市场,美元主要对占半权重的欧元、英镑、日元及瑞典克朗。这四个经济体的现状都没有美国强,长周期的表现上没有压倒美元的优势。

所以我们认为美元年内还将是一个宽幅震荡。

上涨的推动力将来自于美元慌,这和疫情以及金融市场(尤其股票市场)相关;

下跌的推动力则是疫情趋稳,金融市场稳定;

长周期(指的以“年”为单位)方向上,我们不认为美元体系会“崩溃”。

市场上的声音认为美元长期悲观的方向一是对美联储债务的担忧,其二是对美国经济周期的担忧。

但是,对于长周期的变化,参杂的变量因素非常复杂,有些并不是数字研究分析能替代的,比如不得不考虑的是一个“战争”风险。

从美元替代英镑崛起成为结算货币是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对欧洲实施了“马歇尔计划”,美开始对西欧经济体呈现了一个债权国的角色,此后进入长期冷战的美苏对抗,西方经济全面成为全球经济领头羊。

(source:google)

所以,不难理解,冷战结束之后,为何美国的债务体系能持续庞大?

首先,美债务的分母摊销是以全球人口来计算的,当前全球抵制美元结算的国家比如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都是处于地缘政治带上的特殊国家,经济总量小可做忽略不计。

即使欧元,包括人民币在内的一些区域货币,也仅仅是美元全球结算下的一个备用方案,而不是主要,因此要推翻美元,没有“世界大战”这样重新瓜分次序的洗盘模式是很难的。

其次,美经济体依旧是当前全球第一的总量,如同此前英国在一战前是世界龙头地位一样。

一战时期的各国国情不同,美因为建国晚且到南北战争之后才完成资本主义的改造,和德国一样,较晚加入西方瓜分殖民地的序列;而德国当时是帝国制下,主动挑战英国的次序,虽然一战战败,但是英国国力大损,已经丧失了部分海外殖民地,此此后二战之后,加速英帝国的崩溃,英国海外殖民地基本在60---70年代大面积独立。

(source:google)

这种历史现象目前没有,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家独大,虽然有地区性的诸如海湾、南斯拉夫、伊拉克、阿富汗等武装冲突,虽然提升了美国债务量,但是没有大的影响到美国经济的引擎,且美国冷战后的地区冲突中更多是拉拢北约组织一起上,而非单独承担,也没有如同之前越战长时间大面积的陷入一个地区中。

这些扩张的赤字数字,如同我们上文所述,因为美国的“力量”,它被平均摊销给全球美元结算体系中,也成为长期通胀的一个变量。

另一方面,全球在冷战后是进入到互联网的经济周期中,而非过去传统殖民地劳动力掠夺以及战争抢地盘模式。

美元黑天鹅:

爆发区域性的大国武装冲突,上升为一战、二战的规模,这属于重新划分次序

美元灰犀牛:

美联储选择进入负利率、逆全球化开启

再聊聊美国大选

已经不足半年的时间了,我们维持此前的判断,依旧认为特朗普很有可能继续连任美国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不是其对手。

此次美国发生的骚乱问题,恰恰可能成就特朗普在中间派选民中的票仓,我们认为特朗普有望出现翻盘,没有一个国家的正常公民可以坐视“打砸抢”以及“以暴制暴”的“种族歧视”发生,

比如民主党传统票仓的纽约州的警察在美骚乱期间承受了极大的心里压力,这些都将成为转支持特朗普票仓的新增盘。

且骚乱期间,美国出现混乱的多为民主党控制的州,相信经历骚乱后,将加大特朗普的支持率。

(source:google)

至于民调新闻方面的数字,民主党左翼普遍控制新闻媒体,发声带有倾向性,这已经是司空见惯。不作为研究依据,当作媒体写作素材即可。

最后用一个全美盛行的故事:

“有一对夫妻是民主党支持者,他们10岁的小女孩很可爱。

一天,领居之间在路边闲聊,要投票给民主党。小女孩说长大要加入民主党,竞选总统。

一个人问她:“当上总统你准备做什么呢?”

小女孩说:“我要给那些穷人发钱,资助他们,一天50美金!”

提问的人说:”正好我的院子里很多杂草,你来清理吧,我给你一天50美金,你就可以把钱资助给穷人了!”

小女孩想了想说:”为什么不直接请穷人来给你清理,直接赚取这50美金呢?“

提问人说:”恭喜你,欢迎加入共和党!“

小女孩尴尬了,若有所思。

她父母赶紧把她拉走了,再也没有在我的面前提及投票给民主党的事了。”

你是愿意收富人税捐款给穷人养懒汉,还是提供就业就会,给穷人以劳动制富的观点呢?

拭目以待,下半年的美国大选结果!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

投资衍生品具有很大风险,并不适用于所有投资者。损失可能超出您的初始投入资金。您并不拥有标的资产及其相关权益。我们建议您征询独立顾问的意见,确保您在交易前完全了解可能涉及的风险。本评论仅提供一般性信息,并没有考虑到您特定的目标,需求及财务状况。因此,在您决定交易或继续持有任何衍生品产品时,您应当结合您的个人目标,需求和财务状况进行考量。对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相关的产品披露声明能够在我们的网站 yu 获取。至于新加坡, 您能够在https://www.cmcmarkets.com/en-sg/legal-documents获取我们的商业条款和风险警示通告。对于我们的服务和任何收费,所有细节都包含在我们的金融服务指南中,您同样可以通过以上渠道获取我们的金融服务指南。 在您决定交易或继续持有任何金融产品前,请务必阅读我们的产品披露声明和其他相关文件。

CMC Markets Asia Pacific Pty Ltd (ACN 100 058 213), AFSL No. 238054

CMC Markets NZ Limited Company Registration Number 1705324

CMC Markets Singapore Pte. Ltd. (Registration No./ UEN. 200605050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