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选择您要开设的帐户

Top movers

2023全球市场展望:油气行业喜迎丰收年,未来何去何从?

2020年,全球经济因新冠疫情封锁政策陷入停摆,能源价格大幅下滑,油气行业濒临崩溃。所幸,去年年末,油气行业经历了一场拉撒路式复苏。

此后,油价强势反弹。部分原因在于:2020年4月,布伦特原油价格跌至约15美元/桶,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纷纷于2020年6月将石油产量削减至2250万桶/天,远低于2018年10月的3290万桶/天。

EIA数据显示,在此期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也从超1130万桶/天的峰值水平大幅下滑至低于900万桶/天,随后稳步回升,于去年年底升至略高于1000万桶/天的水平。

2020年初,油气行业损失惨重,由于炼油厂和石油储存能力已几乎耗尽,OPEC或俄罗斯都不希望供过于求和价格暴跌惨状再次重演。

此外,部分新基础设施项目已被取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拜登政府于2021年6月取消了拱心石输油管道项目的剩余部分,如该项目完工,即可连接加拿大的石油储备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炼油厂。

今年年初,布伦特油价反弹至每桶78美元,而随着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开始在乌克兰东部和北部边境集结数千军队,欧洲的天然气价格也创下新高。

目前,油价已重回80美元/桶以上,似乎是在弥补之前的油价下滑。去年,石油需求突然中止,产量随之缩减,而为了恢复石油产量,各产油国和大型石油公司也不愿过度放松手中的操纵杆。

油价和需求暴跌导致他们的资产负债表表现不佳,损失合计高达760亿美元。

其中约700亿美元来自不可行或搁浅资产的减记和减值;然而,埃克森美孚、BP和荷兰皇家壳牌等公司面临的挑战仍然是,如何在不影响利润率的情况下向可再生能源转型。另外,它们还需要安抚环保团体,在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过程中,这些团体提出的一些要求荒谬至极,对于改善现状毫无用处。

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们需向更可持续的能源转型,但现实是,我们的世界还没准备好以可承受的速度按部就班进行转型,这从过去20年里政府能源政策乏力导致目前能源价格高昂中便可见一斑。

激励石油公司暂时关闭或关停一些污染最严重的资产是一个值得称赞的目标,但前提是能推出相应的激励方案,促进石油公司用污染较少的其他资产来替代污染严重资产,抵销产能削减,同时还应确保可持续的太阳能和风能基本负载。

因此,应将液化天然气和核能纳入考虑范围,但是两者都没有用以取代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能源的必要投资。例如,最近曝光的一段视频显示,英国时任副首相尼克·克莱格在2010年反对建造核电站,因为他认为该核电站到2021年也无法投入使用。当然,现在已经投入使用了。

投资缺乏加之俄乌冲突,导致油价飙升,政客们转而指责油气公司牟取暴利,同时在本已高达40%的税率基础上再征收了35%的暴利税。

这种短期主义表明了整个欧洲、美国以及英国的能源政策错误。

当然,人们有理由批评石油公司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不足,以及与未来资本支出回购有关的激励政策,但是石油公司只有在预期可获得可观回报的情况下,才会投入大量资本或沉没成本。这似乎是大多数政界人士无法想象的事情,可能是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生中从未有过一份正式的工作,或者他们不知道如何经营企业。

今年征收的暴利税将政府针对英国能源公司在英国的利润实际征收的税率提高到了75%,油价已回吐年内全部涨幅,但BP和壳牌等公司的股价仍继续走高。

 

年初至今——油价以及BP、壳牌和埃克森美孚股价走势


来源:CMC Markets

点击查看大图

 

根据上图可知,石油巨头的股价大幅反弹,BP和荷兰皇家壳牌公司的股价同步上涨,今年迄今的涨幅超过35%,但它们的表现仍逊于埃克森美孚公司,后者的业务主要位于美国,暴利税风险对其造成的影响相当有限。

幸运的是,BP和壳牌是全球性公司,它们在英国的利润占比较小,但对于总部位于英国的小公司而言,暴利税的影响则较大。

Harbour Energy和EnQuest等公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征收暴利税就是一种让人思想麻木且目光短浅的做法。

 

英国小型油气公司今年迄今的表现

 


来源:CMC Markets

点击查看大图

 

Harbour Energy是暴利税的最大受害者。今年迄今,该公司股票涨幅一度超过90%,但此后跌至2020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导致其跌出了富时100指数。

Harbour Energy的发展史就像是一场过山车旅程,异常曲折。2021年4月,Premier Oil和Chrysaor合并后成立了Harbour Energy。在过去的5年里,为了开发Tolmount气田等新资源(Tolmount气田使英国天然气产量增加5%),Harbour Energy难以为其在北海的业务提供资金,而公司股东们也因此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天然气价格上涨使得Harbour Energy得以收回投资,寻求在英国水域释放新产能(90%的产量需借助5个关键枢纽),并偿还其28亿美元的遗留债务。但是,暴利税必然将加剧这一困境。

2021年,Harbour Energy的年收入为34.8亿美元,本财年似乎将增至54.4亿美元,但鉴于当前不利的税收环境,很难想象该公司为何会考虑采取新措施投资英国水域。今年7月,Harbour Energy位于印尼的Timpan探井带来了一些好消息。该公司在该探井中发现了一个390英尺长的气柱,如投资适当,该探井有望实现商业盈利。

尽管Harbour Energy等英国国内油气生产商遭受重创,但今年BP和壳牌的表现依然强劲。

那么,BP和壳牌今年的复苏过程是怎样的呢?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反弹肯定有助于改善其资产负债表的表现。

2020年,BP最终被迫屈服于不可避免的局面,将股息削减至每股5.25美分,并宣布大规模裁员。

现在,当我们回顾过去12个月时,我们必须评估BP和壳牌是否已尽力协助可再生能源转型,同时又不影响其向股东返还大量现金的利润率。

日益活跃的环保团体和ESG投资者都对BP和壳牌施加了压力,要求它们更注重环境保护,并在202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

第三季度,BP实现了81.5亿美元的基本重置成本利润,并承诺再回购25亿美元的股票。

尽管其各项数据很瞩目且与第二季度的业绩接近,但由于会计调整,BP出现了21.6亿美元的季度亏损,归属股东的利润实际为零。

BP针对其天然气和低碳能源部门进行了会计调整,该部门的表现很出色,利润达62.4亿美元,但由于远期天然气市场的波动和远期天然气价格的重新定价,该部门出现了29.6亿美元的亏损。BP石油生产和运营部门的利润达52.1亿美元。

此外,今年早些时候,俄罗斯石油公司也进行了调整,这意味着BP今年迄今的实际亏损高达132.9亿美元,但政客可能不会关注这一令人不快的事实。

BP已针对最新的英国暴利税拨出8亿美元的调整额,这将导致北海今年的税额达到25亿美元。BP还将继续针对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每年支付逾12亿美元。

该公司本季度的资本支出达32亿美元,使其今年迄今的资本支出总额略低于90亿美元,同时该公司已将全年资本支出额上调至155亿美元。

展望前景,BP仍承诺将60%的剩余现金流用于股票回购,将其余40%用于加强资产负债表

BP的净债务有所下降,达220亿美元,大幅低于去年同期的319.7亿美元。

尽管利润数据仍具备很强的政治性,但令人鼓舞的是,BP正在加大资本支出投资,尽管力度不大。

BP也确实需要加大可再生能源投资。

第三季度,BP天然气和低碳能源部门的低碳能源资本支出达8600万美元(前三季度的资本支出总额达9.58亿美元),低于第二季度的1.42亿美元,使其今年的低碳能源支出总额达到4.47亿美元,而该部门的总支出为26.4亿美元。第三季度,石油生产和运营部门的总资本支出小幅上升,略低于14亿美元。

以目前的价格来看,第四季度的利润可能面临被暴利税裹挟的各种英国长期能源战略的争议,尽管BP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将改变其在英国的投资计划,而壳牌已表示其正在改变在英国的投资计划,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也将其2023年的北海投资计划削减了25%,削减额达1亿英镑。

壳牌今年的业绩也很瞩目。壳牌第二季度的业绩创下新高,而在最近的第三季度数据中,该公司宣布了一项4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调整后的利润为94.5亿美元,略低于市场预期。另外,该公司还宣布了另一项4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计划在第四季度完成。该公司的股息也上涨了15%。

今年至今,壳牌已回购185亿美元的股票,股息增长15%,这表明了该公司管理层的侧重点。然而,作为一种公关手段,当壳牌需针对其在英国的利润缴纳的税率高达75%时,尽管其还未支付任何税款,但目前的政策可能在通常持怀疑态度的人群中恶评大爆发。

与前几个季度一样,尽管天然气业务受到了交易部门表现不佳的影响,壳牌的大部分利润仍来自上游业务和综合天然气业务,利润较第二季度下降了38%。

壳牌今年的资本支出指导额维持在230亿美元至270亿美元之间,但相对于其他领域的投资,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支出仍然很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投资比例是有道理的,因为壳牌已决定开发北海Jackdaw气田,并已批准澳大利亚的一项天然气田开采交易。

壳牌第一季度的资本支出达50亿美元,第二季度达70亿美元,而其中用于可再生能源的资本支出仅为3.21亿美元,低于第一季度的9.85亿美元。第三季度的资本支出降至54亿美元,但用于可再生能源投资的资本支出增至略高于10亿美元。

可再生能源产生的利润仍然很低,第三季度为4亿美元,低于第二季度的7.25亿美元,但第三季度用于可再生能源的资本支出却有所增长,占第三季度总支出的20%,这是令人鼓舞的。

 

2023年展望

如果说有一个领域的叙事需要改变,那就是可再生能源投资以及确保各经济体有一个坚实的基本负载。

今年,“Just Stop Oil(停止石油)”等环保组织的滑稽行为再度升级,在一场更加成熟的辩论中,这些组织针对全球经济如何适应气候变化,以及保护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免受天价能源价格的影响进行了讨论。

这种情况在中期内不会改变,尽管石油公司面临的诋毁愈演愈烈,但它们仍然是全球经济的关键组成部分,石油和石油副产品被广泛用于各种日常产品,包括服装、轮胎、汽车零件和日常用品。

这些产品的需求不但不会很快下降,还会随着中国明年的全面重新开放而增加。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事实并未改变。

在短期内,虽然BP和壳牌需要降低债务水平,但它们还需证明自己已参与解决方案,而这似乎也是它们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现实情况是,即使我们能按照“停止石油”组织的要求行事,我们的行动对全球排放的影响也微乎其微,因为中国、印度和美国等国的碳排量要高得多。相反,这些举措还会把经济推向深渊。

BP将开始增加可再生能源投资,尽管基数较低,但如果该公司想在2030年前实现其雄心勃勃的50GW目标,就需要投入更多资金。到2020年底,BP的装机容量为2.5GW。

相比之下,Orsted是全球最大的海上风能可再生能源供应商之一,其目前的总装机容量为13.7GW,其中6.2GW的装机容量位于英国。通过风能、太阳能和可再生氢的组合,预计到2030年,Orsted的总装机容量将增加到50GW,成本为3500亿丹麦克朗(约合540亿美元)。

综上,BP和壳牌等公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这并不意味着其股价无法保持过去几年的涨幅。


投资衍生品具有很大风险,并不适用于所有投资者。损失可能超出您的初始投入资金。您并不拥有标的资产及其相关权益。我们建议您征询独立顾问的意见,确保您在交易前完全了解可能涉及的风险。本评论仅提供一般性信息,并没有考虑到您特定的目标,需求及财务状况。因此,在您决定交易或继续持有任何衍生品产品时,您应当结合您的个人目标,需求和财务状况进行考量。对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相关的产品披露声明能够在我们的网站 cmcmarkets.com/zh-nz/legal 获取。CMC Markets NZ Limited Company Registration Number 170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