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欧洲央行会议上,欧央维持利率决议不变,不过同期声明表示,确认12月底结束QE,也就是当你看到此文时,欧元区的QE政策已经结束了。

那么按理来说,结束了QE政策的欧元是否已经利空出尽了,应该开始大幅反弹,或者反转了?

我们认为还不到时候,从欧央的声明看:欧央行谈到了只要有必要,将对到期债权再投资,再投资将持续到至少2019年夏季之后。

这里已经给市场释放了几个暗示:

1、如果要加息,还需要观察经济指标;

2、“人际牌”要考虑;

对于“人际牌”因素是比较容易理解的,QE政策是现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一手主导的。2019年5月欧洲议会换届,2019年三季度德拉吉将任期满离职,从“人情世故”角度出发,德拉吉离职前,政策框架维持现有不变,德拉吉走后,其后继接班人,可能会有所变化,政策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及“人走茶凉”,这两句中国人情关系的写照,相信在西方社会中也屡试不爽。

(Source:百度)

对于基本面,我们认为切入点是将欧元区人口结构与其经济模式捆绑理解。与欧元最大的对手盘,美国经济对比,欧元区在人口结构上是处于明显劣势。

1、美国自然人口增速高于欧元区

2000年至2017年间,美国年均人口增速为0.86%,而欧元区年均人口增速仅0.43%。人口增速较低意味着新增劳动力供给相对不足,制约劳动力市场的发展。

此外,从年龄结构来看,由于长期的低出生率和人均寿命的提高,欧元区也存在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这也将导致劳动力供给的缩减。

2、移民对比(欧元区近几年政治问题多有移民因素在内)

欧洲近年来移民多为难民,美国移民多为高素质移民。高素质移民容易为美国就业市场补充新生劳动力。

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欧盟共安置53.8万名寻求庇护的难民,其中德国共接纳 32.5万名难民,占2017年德国移民总数的31.3%,而美国绿卡获得者中难民的数量仅占 10.7%。

(Source:移民局)

难民问题也严重阻碍欧元区的经济发展,难民危机是导致欧盟成员国之间关系紧张的重要因素,阻碍欧盟一体化进程;

在难民危机下恐怖主义事件频发,从而也推动民粹主义高涨,造成政治局势不稳,对欧洲国家经济社会带来巨大冲击;

此外,对难民的妥善安置也需要很大的财政开支,而这也会拖累欧洲经济的复苏。

欧元区的工资、工时制度较为死板,并且雇主难以解雇员工,进而导致雇主不敢轻易雇佣;此外,雇主还需为雇员上交多种保险费,令劳动力成本提高,而在美国,制度对比欧元区相对灵活,且成本低。

此外,欧元区成员国大多是传统的福利国家,由于社会福利措施以及失业补贴的存在,导致失业者能够获得的收入甚至要高于低收入就业者,严重打击就业积极性,因此一些低薪工业和服务业难以在欧洲发展,失业率也因此抬升。

 

(Source:Wind咨询)

虽然得益于欧央行的QE政策,以及美国经济复苏的全球经济增长背景,2017年的欧元区经济增速达到2.4%水平,远高于长期增速。

但受全球贸易局势趋紧导致外部需求下降的影响,2018年三季度欧元区经济增速不及预期。IMF(世界银行)预计2018年欧元区经济增长仍高达2.0%。

此外,欧元区整体通胀率自2018年6月以来就触及欧央行2%的目标,并持续维持在2%附近;欧元区国家的劳动力市场也逐步改善,就业人数持续增加,失业率稳步下降;

从基本面上来推导,由此“欧元如果可能出现首次加息,2019年比较合适”,时间节点可能在第四季度:

1、人员换届完成

德拉吉的履职周期是2019年11月完成。

(上文已经诠释)

2、长期维持“0”利率,可能会刺激大量劣质投资,企业债务也会增加,鉴于欧洲经济增速尚在2%附近,投资回报率相对客观,温和加息尚不至于过度抑制经济增长。且货币宽松无法解决欧元区经济的结构性缺陷。

因此要加息的时间点,最佳时间在2019年的四季度。

对于欧元汇价(EURUSD)来说,2019年四季度可能是收获的季节,对比此前我们分析美国经济、美联储利率政策的风险,欧元汇价的推动力量,先来源与美元,催化加速控来源于欧元区自身的货币政策,这种预期容易产生市场极大的“一致性”。

交投上,因欧元与美元的权重关系,若无“基本面的驱动”,较难产生大级别的趋势行情。当前日线上,欧元有筑底迹象,不过复制2018年7月初走势也有可能失败;技术上的位置,欧元上行的波段划分空间位于1.1490---1.1510水平区域,对于该水平上方突破成功,技术上的投资者会逐步增多,形成新的合力;

重要支撑水平位于1.1260---1.1290水平;若得2019年出现首次加息,欧元汇价望重返1.20水平附近。

鸣谢参考:

欧洲移民局

WIND咨询

New Times Securities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系列回顾: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一)中国:经济下行有风险  板块轮动将明显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二)降杠杆,美国周期下的全球资产配置要素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三):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四):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