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问题从2018年3月开始至今,可谓“反复”。明牌上,此次贸易对抗与进程的演变中体现总统强烈的个人色彩,体现其“美国优先口”号以及“保护国内制造业”的方针。

但是,我们认为还需考虑到即将到来的美国中期选举(2018年11月6日美国将迎来国会选举)。正是因为共和党当前在国会两院(参议院和众议院)上占据多数席位,有优势地位,成为此前特朗普政策能顺利推行的重要保障。

因此中期选举对于特朗普政策后续的连贯性,以及2020年的总统大选积累政治资源,起到至关重要的一步。按照美国法定流程,参议院的1/3(33席)和众议院所有的议员(435席)均将改选。对于共和党来说,至少将控制“两院中的一个”以保证其在2020大选中站于先机,因此这也是此次特朗普持续推进贸易保护政策,乃至不断加码的重要理由之一。

(中期选举参议院形势)

(中期选举众议院形势)

回顾此前美国大选:特朗普扭转希拉里的票仓主要出现在“五大湖区”,也称为“锈带区”。

在美国,曾经是民主党主要票仓的“工人阶级”,因民主党政策的倾斜而脱离,恰恰相反的是,在2016年的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旗号,将重振美国制造业、增加国内就业、中止贸易对美国工业的损害,回应了以“锈带地区”为代表的工人利益,赢得最终大选。

(民主党传统票仓区导向共和党)

从大选投票可以看出,民主党的“锈带”票仓地区中(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最高的八个州中),有俄亥俄、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四个州由 2012 年支持民主党转为了 2016 年支持特朗普。

对于这些遭受全球化冲击而面临低薪、失业困境的产业工人而言,他们成为特朗普的选票盘,促成了特朗普的当选,也驱使了特朗普在成为总统后兑现“美国优先”的承诺。

在国际事务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不仅表现在贸易中对国内产业的保护,也表现在整体外交中对多边主义的轻视。

自从特朗普上任后,美国接连退出了TPP、巴黎协定、伊核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理事会,并威胁退出NAFTA,形成了外交政策的鲜明转变。

其主要理由是:认为这些组织或者“关系协定”运作不合理,对美国不公平,为别国利益而牺牲了美国利益。

参考鸣谢:

国泰君安

兴业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