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同时取消RQFII试点国家和地区限制。

本次改革的一大背景是境外投资者更大的投资需求。明晟(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以及彭博巴克莱等国际主流指数相继将我国股票和债券纳入其指数体系,并稳步提高纳入权重,境外投资者对我国金融市场的投资需求相应增加。

整个消息面给予的信号非常明确:

基于当前3万亿外汇储备的基础上,调控思路以“制定积极政策,引导外资流入为准”,避免引发市场“恐慌”。

假设外资对于当前A股的投资比例,如果占比达到2位数水准,对于外储数据以及证券市场的“价值投资”理念将起到积极作用。

根据新时代证券研报:

“截至2019年6月末,A股中QFII和RQFII外资持股总市值为14130亿元,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比例为3.2%,比2012年初的0.94%显著提高;沪深股通总成交金额占A股总成交额的7.73%。

另外,A股纳入MSCI的比重提升将带来增量资金约6000亿元,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和标普道琼斯指数将带来增量资金超过5000亿元。

因此,预计2019年年底,我国海外资金持有A股市值将超过国内公募基金持股市值。”

上述假设,基于外资介入股票市场的成本,除了合理的价值区域和周期外,汇率因素是重要成本假设以及介入周期参考因素之一。

基于人民币汇率,我们假设三个区域:

其一为7.2+水平上方;

其二为7---7.1X水平区域;

其三为6.9水平区域下方;

人民币汇率定价基本以中国央行态度为准,年内剩余不足4个月时间将继续受到“中美贸易谈判”影响。

若中美10月谈判夭折,或者继续出现此前“不积极”一面,人民币汇价恐继续贬值脱离当前区域,上行至7.2+水平上方;

若中美能释放“积极信号”,且可能出现一项或者几项的签字落地,打消市场“疑虑”预期,汇价有望重返6.9水平区域乃至下方;

若中美继续“太极,互有往来”,汇价继续围绕7—7.1X水平区域波动;

对于中美谈判的预期,我们继续维持对于8月2日起的观点:

“以2020大选为分析基础,特朗普要成功连任的条件,除了对美农民承诺的农产品补贴以及市场利益外,同时要兼顾对中国市场份额比较大的几个行业利益,以及维持美股的平稳,步入熊市的气氛将比牛市震荡的气氛对特朗普总统竞选的压力大得多。因此我们认为谈判姿态还在,反反复复将是主基调。”

然中美多项诉求中分歧依然较高,恐难以一次落地,我们维持第二种可能性为大概率事件。

指数层面,上海综合指数回补了“2.25”缺口之后,盘整9个交易日重心上行,留意K线结构呈现“阴阳线搓揉组合”,技术上的卖压将冲击至3100点水平显现,支撑水平位于2984---2999点水平区域。

市场信心已经处于恢复过程中,脱离“最悲观时刻”。

参考回顾:

8月30日:宏观政策有“调整空间”     破“七”后首现企稳信号

8月26日:换“汇”时间点参考(出境游必备)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