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经济增长势头依旧强于全球主要经济体国家及地区,此次公布的二季度GPD数据年化增长率为2.1%,超过了1.8%的预期。

二季度的经济数据上,整体呈现“消费强”,“投资弱”,“财政宽”的格局。作为7月议息会议(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开始)前的最重要一次经济数据,单从经济数据本质上看,和降息政策有矛盾。

因此,我们认为如果在7月议息会议上美联储最终降息,这种降息属于“预防式”,可能或与全球经济疲软、贸易摩擦等带来的不确性有关。

我们认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表态不会偏向于持续,也不会表现过于激进的偏“鸽派”。

此次二季度GDP的整体增长主要是由实际个人消费支出(PCE)推动的,家庭消费增长4.3%,这是自2017年末以来的最好表现。

援引消费信心数据、以及出口数据可见:一方面,私人消费较一季度明显回升,另一方面,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较一季度大幅走弱,表明全球经济疲软、贸易摩擦等影响对于美国经济的分化表现比较严重。强劲消费和政府支出抵消了投资和出口拖累,令美国经济继续温和扩张。

作为美国宏观经济的重要参考报告之一,褐皮书(the Beige Book),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每年发布八次的美国经济展望调查报告。

2018年1月以来,褐皮书中出现了“关税”、“贸易”、“不确定性”等词次数增加,其中“不确定性”一词在2019年7月的褐皮书中达到22次,为近2年来做多,全球经济疲软和关税政策给美国企业带来的影响仍在扩散,这是触发美联储降息重要原因之一。

主要经济体中国、欧元区经济数据依旧疲软,有利于美联储采取预防式降息。

中国方面,二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6.2%,不及市场预期。6月制造业PMI、汽车销售等数据依旧低迷,PPI同比增长停滞,经济下行压力增加。

欧元区7月综合PMI初值51.5,预期值52.1,前值52.2;欧元区7月制造业PMI初值46.4,预期值47.6,前值47.6;欧元区7月服务业PMI初值53.3,预期值53.3,前值53.6。欧元区经济前景增长不乐观。

如上文所述,美国经济基本面没有大幅恶化,勿对美货币政策宽松过度乐观。美联储降息空间为25个基点,同时会宣布在9月结束缩表。

技术上美元指数9月合约多头波段已经确立,技术上,97水平附近视为波段支撑区域,即便8月1日凌晨出现降息,美元回落之后难扭转为下跌推动,美元恐将继续维持高位宽幅震荡。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