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上欧元对美元(EURUSD)如图所示,2月16日,3月1日,3月27日,4月6日几个关键时间点,其条件符合左右三根K线内没有高点或者低点,其次每2组节点代表一个波段,后2组节点为前一个波段的调整浪。

其次,调出Fibonacci,如图所示,对于(2月16日---3月1日)、(3月1日----3月27日)、(3月27日----4月6日)的波段中分别使用Fibonacci划分,上涨或者下跌的0.786区域是K线出现变盘的一个区域。

SO,在该收敛结构中,欧元的结构区域卖压位于1.24---1.2420---1.2440水平区域,波段支撑空间位于1.2215---1.2160水平区域。

调出“平均真实波幅”动量指标,如结构分析所示,欧元的波幅最高峰位于2月16日,其值是100pips水平,因之前2017年12月启动一波明显的上升浪。

当前震荡收敛至今,欧元的波动水平降低至80pips,参考欧元近1年的波动下限其值往往低于70pips水平,容易引发波段的趋势拐点。

因此,当前欧元的交投,属于投机性买卖盘,无趋势可言。

经济数据方面,4月已经公布的欧元区制造业数据,出现放缓迹象:

欧元区3月制造业PMI终值56.6,为八个月新低,预期56.6,初值56.6;2月终值58.6。

德国3月制造业PMI终值58.2,创2017年7月来新低,预期58.4,初值58.4;2月终值60.6。

法国3月制造业PMI终值53.7,创一年新低,预期53.6,初值53.6;2月终值55.9。

意大利3月制造业PMI55.1,为2017年7月以来新低,预期55.5,前值56.8。

其中新订单指数55.4,为2017年1月以来新低,前值57.8。

通过欧州央行数据对比,德国经济增速出现一定程度的放缓,对于欧元区整体通胀影响带来负面效应,剔除能源的工业增长出现负值弱于欧元区表现,服务业增长出现放缓迹象。德国消费包含食品消费、能源消费依旧表现强于欧元区水平。

对比“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该指数是欧洲央行的通货膨胀和物价稳定的消费物价指数,采用欧元的成员国价格指数的加权平均。该指数自2017年2月以来表现疲软,因此从整个经济体表现来看,欧元区依旧疲软。

在3月27日:二季度或许“美强欧弱”,一文中对于二季度的走势,做出了可能的“美强欧弱”的分析,我们从薪资就业增速比角度,对比了欧美劳动力市场表现,投资者可回顾之前分析再做思考。

本文中,再结合欧元汇价技术性分析,以及调取欧元区通胀、制造业数据对比,对于二季度来看,欧元上行的内在压力较大。

系统性风险:

1、贸易冲突的扩散,会引发全球经济制造业的疲软

2、德国工业品表现的放缓,是否会倒逼德国政府对于欧元汇价态度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