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镑高波动率大幕恐刚开启

正所谓“爱情不是你想卖   想买就能卖”。英国下议院以432:202票的表决结果,否决了梅和欧盟周旋了两年后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230票的巨大差距,成为英国内阁近一个世纪以来最惨重的挫败。

欧洲理事会主席Donald Tusk要求英国“尽快澄清其意图”,TUSK在Twitter(推特)上指出“

“我们将继续为所有结果做准备,包括不达成协议;这次投票增加了无序退出的风险,尽管我们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但我们将为此做好准备。”

汇市方面, 英镑汇价呈现了单日宽幅震荡,汇价振幅达240余点。

梅姨主义(Mayism)或者说英国国内为何会有“脱欧“主义的出现?

1、历史的夙愿

英国国力鼎盛时期是横跨整个19世纪(1800S---1900S),尤其是维多利亚女皇时代,英国更是号称“日不落帝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可以不客气的说基本属于“英国势力内部矛盾”。

主要参战国的:英国乔治五世(GeorgeV)、德皇凯撒.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以及沙皇尼古拉(Tsar Nicholas),他们是如假包换的表兄弟,所以说维多利亚女皇被很多历史著作以及教科书定义为“欧洲祖母”。

(Source:百度拼接处理)

英国虽然在二战之后国际地位下降,失去世界领导地位,但是不难理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尤其对于欧洲大陆的影响力,从英法百年战争,到维多利亚时代,英国是有传统的。

感情上,传统英国人那颗孤傲的心,很难接受欧盟的领导地位,因此“退欧情绪”是在等待一个契机。

2、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至今,欧元区经济表现依旧不佳,复苏力度没有赶上美国,欧债危机尚未“终结”。

(美国GDP)

(欧元区GDP)

(英国GDP)

虽然欧元区在12月的欧央行会议上,宣布将结束QE政策,但是2019年,对于欧元区来说,主要国家政坛上的变数较多,并且欧元区成员国的财政赤字整体依旧偏高。

结束QE本身来看,更多像是马里奥.德拉基对于自身任期画出的一个句号。

另一方面,德国引入了“难民危机”,西欧诸国国内民生运动四起,这点使得“保守&传统”风格的英国人,对欧盟的“失望分歧”加大。

投票虽然结束,大幕刚刚开启。外汇市场英镑交投的机构以及零售投资人,此后将目光转移至“Vote of No Confidence is Called”上。

查询维基百科(Wikipedia):英国政坛启动“不信任投票协议(Motion of No Confidence)”

在英国,信任投票是检验政府在立法机构中的支持程度,以及立法机构是否将政府赶下台的一种手段。

信任动议可以采取信任投票的形式,通常由政府提出,也可以采取不信任投票或者谴责的形式,通常由反对派提出。

在立法机关付诸表决时,如果信任投票失败,或不信任投票获得通过,那么现任政府必须辞职,或举行大选。

《英国宪法》的一项基本原则:政府必须保持立法机关的信任,因为没有大多数人民代表的支持,政府是不可能有效运作的。

外汇市场英镑交易者可能“压住交易”的几种情景假设:

1、梅(May)拿出备用方案,并向欧盟要求延期里斯本条约第50条,推迟正式脱欧的日期(2019年3月29日),然后继续与欧盟重新谈判脱欧协议。

2、英国内阁能够达成共识,欧盟不同意重开谈判

则英国现任政府可能会垮台,或者保守党剔除May,新任党魁出任内阁;

这一假设主要因为,选票中有一部分是保守党内部倒戈所致,因他们认为梅的退欧协议过于软弱,因此反对退欧;

另一种可能性是,英国议会可能会迫使举行第二次公投;

3、英国退欧失败

可想而知,英国政坛的不确定性和动荡,伴随这次下议院结果,基本全面暴露,英镑后期汇价日线中很有可能因消息面突发,出现急速的上下影线。投资者需做好相关风险衡量。

技术上的分析,此前1月10日的技术分析中,我们即提及“英镑望上试1.29水平  ”,英镑汇价1月14日高点触及1.2915水平附近出现回落,1月15日出现了240余点的宽幅震荡。

上文中我们已经谈及英镑汇价此后波动率恐进一步放大,技术投资者的反应优势,则是考虑性价比的区间做出反应。

以1月3日起的下影线1.2430水平,对于1月15日影线1.2660水平做出拉夫通道,英镑短期汇价先对于10月12日以来下降通道做出共振反应,该区间围绕1.2790----1.2910水平区域。如果出现山崩或者急速拉升的情况,留意1.2680水平附近支撑,及1.30水平附近强波段卖压。

对于此前欧元区、英国退欧相关观点回顾:

12月26日  CMC Markets:宏观与微观的结合------美元与欧元的风险对称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五)欧元区恐有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