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018年12月,2018年全年美元(USD)、欧元(EUR)、澳元(AUD)、日元(JPY)、英镑(GBP)对人民币等主要交投品种汇价走势不同,升值贬值皆有。

其中、欧元兑本币升值幅度最大,澳元兑本币贬值幅度最大,日元波动相对稳定;

(Source:中国货币中心)

回顾美元兑人民币汇价2018年走势:(USDCNH)

2017年12月29日至2018年4月17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由6.51升至6.23水平,升值超4%;

2018年4月17日至2018年11月30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由6.25贬值至6.97水平,贬值超11%;

2018年11月30日至2018年12月28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由6.96升至6.85,大约升值1.5%。

全年汇价双向波动更加明显,创下1994年汇率并轨以来最大记录。

2018年全年间,人民币出现两段显著的快速贬值时期:

1、6月中旬到7月底,美元兑人民币从6.4水平附近贬值到6.85水平,短短一个半月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贬值超过7%;

2、自9月初到10月底,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6.85贬值到6.97水平,人民币贬值近2%;

虽然第二段人民币贬值幅度相对较小,但自9月份以来人民币跨境资本流动出现边际恶化;

具体来看:

1、2018年9月份以来,我国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跨境资本净流入显著放缓;

(Source:Wind咨询)

2、外汇储备大幅下降。6、7月份人民币的贬值并没有伴随外汇储备的缩减,但9月份和10月份外汇储备分别大幅减少227亿美元和339亿美元,创2018年下半年单月下降幅度最大;

6、7月份人民币的快速贬值不但没有释放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反而进一步加剧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从而导致跨境资本流动的恶化,说明我国外汇市场存在较强的顺周期性。

对于2019年人民币的汇率来说,以下几点值得留意:

a、1月到3月间汇价对于美元相当平稳,恐无大波动;

在G20峰会上,中美初步达到了贸易战的停火协议, 3月后,如果美方最终还是加关税,汇价恐出现贬值,可能出现破7,并且对于上文中谈及的跨境资本、国际收支引发负面担忧,情绪上的冲击对于汇价影响容易加大;

b、我们认为人民币一篮子汇率中,今年对于欧元、英镑、日元都有较大的波动空间;

参考国际汇价中的重要定价因素,利差因素,此前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其内部原因主要是中美利差问题。

以此逻辑来看,如果欧元区在2019年四季度出现首次加息(参考: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五)欧元区恐有巨变)

因此,欧元/人民币汇价可能四季度会有冲击,值得关注;

C、2019年对于全球大环境我们在此前连载的系列分析中已经解析,日元作为避险品种,汇价在1月初对于人民币已经呈现了明显趋势:

从日元走势看,日元在圣诞节后至元旦,因全球股票市场的下跌,日元汇价一度下挫至105水平下方,为周线2017年1月以来的下降通道的中轨水平,短期出现企稳。

后市交投,需重要留意美股动向,技术上卖压位于109.9水平附近。

系统性风险:

台海危机;

管理层对于外汇管控政策的进一步加强;

人民币观点,分析回顾:

4月4日CMC Markets市场分析:中美利差收窄至历史较低水平  人民币下半年恐出现贬值

7月10日 CMC Markets 分析:离岸人民币进入“技术+心里”叠加震荡区域    留意后续外汇占款变化     

8月16日  CMC Markets:人民币汇价短期恐出现失速风险

9月12日 CMC Markets:人民币6.86----6.9+区间波动,静候中美贸易消息变化

10月19日  CMC Markets:人民币心理区域将遭受测试

10月31日  CMC Markets:调略!人民币日元汇价恐更甚于人民币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