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市场(FX)表现如图所示,援引高盛数据(Goldman Sachs)的一周货币对美元强弱比、6个月期周期货币对美元强弱比可知:(短线风格偏好留意一周数据,中线周期留意6月周期)

1、得益于原油价格下滑,以及加息预期的升温(对于10月预期),加元的表现成为G7货币中对美元最强,出现正收益回报;

2、欧元汇价的疲软,导致欧洲地区货币对诸如瑞典克朗、捷克克朗、匈牙利福林等欧系货币普遍疲软;

3、新兴市场中,土耳其里拉(TRY)依旧维持最弱水平。

4、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货币之一的MXN(墨西哥比索)成为6个月周期中对美元唯一正收益品种。

主要原因在于墨西哥7月1日大选之后,国内政局有所改革,腐败与安全问题成为新政府的施政重点,对美关系方面与特朗普政府主动接触,预计将在2019年达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比索(MXN)表现力压G7货币与新兴市场货币,成为对美元最强货币对。

附上高盛对于G10主要货币对的预测:(以3个月周期为例)

欧元、英镑、澳元、纽币等基本幅度不变,维持震荡;

加元则出现更为清晰幅度的升值预期,汇价被上调至1.2水平;

日元的估值中枢则下调至108水平附近。

日元(USDJPY):

上周日本央行议息会议落幕,货币政策未有变化,唯一看点“对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波动空间允许将允许10年期收益率向上或向下波动。

此举被视为日本央行可能会允许日本Y10国债收益率升破0.1%,从日银的政策来看,没有更多的创新变化,3个月----6个月的日元表现集中在对于事件冲突的避险效应中,尤其是作为人民币一揽子组合中的权重货币(日元占了人民币权重的21%),中美贸易冲突的不确定性,对于日元影响颇多。

 

日元技术上上周借助央行议息会议一度上破111.48水平,上试至112.14水平,技术上出现顶分型(fractal)信号,下半周震荡下行回落。

以分型点,做出轨迹(蓝色线段),日元113.18---110.59----112.15为半个N型出现,110.7---110.48水平为重要的波段支撑区域,下破则进入113.18---110.59----112.15的后半个N型中。

当前走势日元处于震荡区间中窄幅震荡,等候其市场方向的出现。

MXN(墨西哥比索)与TRY(土耳其里拉)

墨西哥政治环境有所变化,新任总统给予了市场可能于2019年与美达成北美贸易协定,弱化了特朗普对于墨西哥此前的鹰派态度。并且国内政治环境开始打击腐败等社会现象,比索汇价以7月1日为基准计算,升值幅度近9%。

土耳其里拉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反而出现更大的恶化现象:

里拉TRY走势8月1日则完全突破此前土耳其央行干预水平区域4.93水平,汇价技术上以加速的技术形态展现,留意其汇价5.15---5.25---5.5水平区域的波动情况。

英镑美元(GBPUSD):

上周议息会议最终决定加息,此举淡化了投资者对于英国经济数据疲软的担忧。不过英镑汇价疲软,剔除美元因素外,当前英国不确定性不是在其货币政策上,而是在于退欧进程上。

从目前公开披露的消息看,英国追求的是以保留对欧贸易关税协定,脱离欧盟;而欧盟可能是以WTO的贸易关系来对待英国,两种不同预期不但使得这种谈判的不确定性以及周期性拉长,更加重了目前英国执政政府的执政压力。导致英镑汇价疲软。

英镑日线上,则继续维持其经典的教科书式“下降通道”轨迹运行,5月10日以来的下降通上轨依旧成为英镑的重要卖压水平,卖压位也由7月上旬的1.3290水平下移至7月下旬水平的1.3190水平。

短期汇价再破1.31水平后,卖压水平留意1.3水平附近,下行空间留意下降通道下轨1.2830水平区域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