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虽未在6月FOMC会议上宣布降息,但是基本定调了年内有“降息”的货币政策调整需求。

在美联储货币政策有意转向之时,欧元区货币政策也继续维持宽松态势,欧洲央行(ECB)行长德拉吉6月18日在欧央会议上表示“更多降息以及宽松措施是ECB调控工具的一部分;QE具有很大的空间,ECB致力于价格稳定目标;如果经济前景没有改善,需要额外的刺激措施。”欧元区市场显示ECB将在年内降息10个基点。

至此,西方主要经济体国家基本开启了“降息”模式,流动性市场将重新分化。

人民币汇价方面,在美元货币周期可能出现“拐点”的背景下,结束此前紧张的压迫式贬值,离岸汇价今日亚盘一度至6.84水平下方,遭遇技术上M55均线的支撑出现反复,日线结构上,带缺口下破6.9水平已经进入一段下行“N”字结构,技术上预计G20期间,人民币离岸价格在6.8169-----6.78区域波动。

除此之外,关注盘面的波动周期,投资者不难发现5月15日---6月17日人民币汇价虽然处于贬值预期和消息面不利窗口期,汇价的波动处于6.91---6.94的主要波动区域。

6月18日晚间,市场公布了中美国家元首通话消息,此举视为G20前夕中美双方高层积极应对“中美贸易分歧”,当日金融市场做出积极回应,人民币汇价19日开始做出摆脱6.90水平下行的“跳水动作”。

其次投资者需留意,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以及全球主要经济体选择降息之后,全球流动性市场有望继续获得宽松。中国央行可能会对金融市场采取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以及积极财政政策,以保证实体经济的扩张能力。

包商银行于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出现严重信用风险,为保护存款人和其他客户合法权益,依照有关规定,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自2019年5月24日起对包商银行实行接管,接管期限一年。   

因不良资产问题出现后,银行间融资成本呈现飙升,交易所交易的政府债券市场流动性目前充裕。

公开消息面上,中国人民银行拒绝包商银行100%负债后,以可转让存款凭证作为主要资源来源的中小商业银行,将导致资产负债表缩减,削弱这些机构对外提供贷款的能力。

这些中小银行也是证券公司重要债权人,如果他们无法自己筹集资金,他们也不会将信贷转入非银行金融机构。

因此伴随银行间的融资成本飙升,央行最终提高流动性以降低银行间融资利率。对于国内投资者请注意,央行此后的调控在保证流动性后,将打压‘影子融资’。

A50指数7月合约维持上升结构,指数空间的进一步向上扩展,静候中国国内流动性市场的变化。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