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生意,能坐下来谈的就是生意,讨价还价固然激烈,最终则各取所需,达到平衡。金融市场中、股票、外汇、期货、债券,虽然都是电子化的标准合约,有严格的监管、复杂的定价模式、博弈的交易环境。

形象点比喻,其实就是做生意,人与人之间做生意,国与国之间做生意。“技术指标”、“宏观消息”、“黑天鹅”等更像是买卖双方手上的筹码,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隔夜美股出现大涨,道指上破25000点心里关口,纳斯达克指数创出历史新高。对于美股上涨,本人是始料不及的,尤其在纳斯达克创出新高后,是否会带动道琼斯指数去挑战前期高点?不可而知

不过确定的是,当前美国股票市场已经不需要普涨了,集中在三大指数中的互联网巨头(苹果、亚马逊、google等)、制造业巨头(特斯拉、通用、洛克希德马丁等)、乃至于金融巨头(美国银行、摩根、高盛、伯克希尔哈撒韦等)的表现,是美股涨跌的关键指标,也是吸引全球投资人的焦点。

此前受到Model3退订、华尔街做空势力敌视、创始人辞职传闻的特斯拉(Tesla Motor),4月以来的股价表现重心上移,股价由低点244美元水平上移至320美元水平,股价反弹超30%。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间周期内,是中美贸易消息波动频繁期+反复期。

隔夜晚间美股交投时间上,其股价突破了292美元颈线位,重返300美元上方。技术上可能看似,“MACD金叉,日线均线金叉,向上突破”,是则不然,笔者本人认为其恰恰是大国博弈的结果,可能暗示中美贸易问题最终朝着双方妥协重回正轨发展。

5月10日,特拉斯在上海浦东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据悉,特斯拉今年新建的超级充电桩已达到121个,继续加大对我国沿海城市的布局,并向中西部延伸,显示了其对中国市场的重要关注度。

5月22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印发公告,宣布将自7月1日下调汽车进口关税。特斯拉立即宣布将对国内在售的Model S和Model X进行降价,降幅在4.8万元至9万元之间,未来随着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消费者购车门槛和成本有望进一步降低。

在宝钢产能欲要迁出上海的背景下,互联网企业扎根在深圳(腾讯控股)、杭州(阿里)、北京(百度)下,上海政府拿到了一张国际高端制造业的手牌,同时又能解决部分就业问题,何乐不为?

再看中兴通讯,6月6日下午,中兴通讯发布最新停牌进展公告,表示由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激活拒绝令,公司A股(简称:中兴通讯 代码:00063)、H股(00763)自2018年4月17日开市起停牌并将维持停牌。

此前,有媒体报道,中兴已与美国签署了原则性协议,即达成解除“禁售令”的初步协议。此前,中兴通讯的命运一直是美中高层贸易磋商的一大主题,中方在会谈中提议一年额外进口700亿美元美国商品,希望藉此避免贸易战。

中兴的问题正在大事化小,看来离最终解禁真的不远了,为何?

从美股中相关与中兴通讯供应链密切联系的公司股价来反应,投资者的利空情绪已经缓和,如亚德诺半导体ADI股价创出中兴事件来的新高;Acacia股价也低位反弹了50%

夫中美,大国也,和则利,损则害;对于6月的中美贸易谈判,维持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