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5月,华尔街有句谚语“Sell in May and go away”就时常被提及,其意欲表达5月前后市场开始走熊,是一个卖出的时间节点;

而谚语的后一句则是“but remember to come back in September”,其意表达进入四季度后行情将有所好转,是一个买入的机会。

基于这个现象 , 它给出了投资者一个思路,是买入股票的机会在四季度至次年的一季度,而二三季度投资者应该是空仓或者投资固守类产品,这就是美股中大名鼎鼎的“Sell in May策略”,隶属时间周期策略。

这种策略可否应用在国内股票市场?

雪球上有一位投资者,结合“Sell in May”做了一个沪深300的统计:

基于沪深300指数此前10年数据统计,可见每年从5月份开始到9月份 ,沪深300指数月度收益率的上涨概率低于1/2,考察涨跌幅度,更显著低于0轴。(Source:雪球)

选择了8个样本股,代表国民经济中支柱行业的企业,长期跟踪不会被剔除出指数:

汽车—上汽集团(600104) 、 药业—康美药业(600518)、地产—保利地产(600048)

食品饮料—伊利股份(600887)、保险—中国平安(601318)、 银行—民生银行(600016)、 白酒—贵州茅台(600519)、券商—中信证券(600030),

从2006年开始 ,9月份开始等份额持有上述股票 , 即每只股票买1/8仓位 ,持有到来年5月份全部抛出空仓 ,如此迭代循环。

到2016年 ,累计10年 ,借助计算机回测 ,计算结果如下:

结果进一步验证了上述的统计规律 ,该策略在10年期间取得了年化27.3%的复合收益率 ,复利效应下,累计收益率高达1085%(出现10倍效应),该策略已经远远超越了沪深300基准指数 ,且回撤率低于50%。 

(Source:雪球)

那么此前4月大跌是否是基于此?

如图所示,有一定联系,现在A股投资者也很喜欢关注“海外资金”、以及“北上资金”动向,此前2018年的2月、10月的下跌,是和海外资金关系紧密,尤其是美国市场,通过港股,传导至A股。

基于上述的“Sell in May”,市场有资金抢跑道,4月提前沽售,因此5月A股行情不一定会比4月差,可能会略有好转和积极现象的出现。

至于此后夏季行情,是否有所谓的“六绝、七翻身”的A股俗语(与华尔街的谚语出现了明显的不对等效应),还需再做观察。

市场担心:美股是否有风险?

华尔街的谚语,回到美股层面,2002年的研究“对于37个研究对象的36个,其中既有发达市场又有新兴市场,在 1970 到 2003 年之间月收益率的表现 , 结果一目了然 ”。

月收益率并不独立于月份(如果是独立的话 ,月收益率在12个月内应该大致满足均匀分布);5月到9月的这五个月明显低于所有月份的均值 , 9 月更是出现了负收益; 而 11 月到 4 月 (除 2 月外) ,这些月份的历史平均收益率都明显高于均值 。

那么再度来到5月份,一个问题无法回避?美股是否到头了?

我们认为当前美股没有过多吸引力,或者说,去接受10%、15%的高度,可能需要去承受30%、甚至50%的下跌。

单从美股表现看,美股显然已经是历史的记录、2018年依靠减税政策空中接力,美股依然维持上涨。

估值角度看:标普500以及道琼斯指数动态估值快速回升至中位数上方,动态分析看,当前估值水平在持续牛市面前也仅仅为中位数水平,可以明确,一季度开始整体市场盈利能力环比下滑,美股估值绝对不高估,相对不低估,算为合理,大市值公司依旧具备盈利能力,摊薄市场整体估值水平。

虽然2019年至今,美股整体盈利水平低于预期,但是美股大市值上市公司手上有现金,美股这波超长牛市中有一个关键要素就是公司自身现金回购股票,基于投资者最大回报,因此对于手上现金量大的公司股价,不容易产生有力度的下跌,有托盘效应在。

上述数据为美股现金流十大公司,其中现金流收益高于10%的公司有四家,花旗银行(City Group)、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Prudential Financial)  、富国银行(Wells Fargo)、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因此美股公司现金流浑厚的公司,当前不是“空头”所选的品种

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压力都在于美联储

一季度披露的经济数据看,美国一季度GDP折合年率增长3.2%,创2018年三季度以来新高,这主要得益于出口和投资的增加,但随着税改的推动力减弱,经济高增长难以持续,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

本届美国政府自2017年起力推“1.5万亿美元财政政策”,旨在刺激美国经济,GDP受到刺激政策推动效果显著。

因社会保障、国防支出增加,同时美国减税后对联邦政府财务状况影响偏负面,美国仍然是秉持通过发债来发展经济的路径,未来仍有可能继续提高债务上限,发展赤字经济。

4月ISM制造业PMI公布为52.4,不及预期,创2016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主要出于贸易摩擦和原材料成本上涨,制造业就业人数供不应求。

制造业出现趋势性的下滑,可能会使得可支配收入降低,美国消费能力有可能后劲不足,未来拉动GDP的动力或下降,今年货币政策较难紧缩。

失业率问题上,美劳工就业失业率继续下跌,但是薪资没有出现上涨。如果就业充分,劳动力紧缺,工资就会明显上涨, 但是与制造业数据影响的判断预期一致性都是可供支配收入在下降,这一点对于美国经济中期有负面影响。

结论:当前无需过度担忧美国基本面,美股如果出现下跌不是因为美国经济数据而推动的。

那么美股转势因素是在哪里?

1、利率政策和地缘政治

先谈后者,地缘政治属于系统性风险,无法预防,也不知道何时何地放生,而且一旦发生,就容易直接影响市场流动性,无法预测也无法做出规避。(比如,伊朗问题,朝鲜问题等,其发展可大可小)

利率问题上,最大隐患就是特朗普总统与联储的矛盾一直存在。

特朗普主导美元贬值降息,美联储在周四的FOMC会议之后,基本给出市场暗示今年是没有货币政策的调动空间,依旧维持关注劳动力市场和通胀数据的变化制定利率政策。

联储能否停止缩表?

美联储口风很硬,不会给出明确结果,因此这种预期上的犹豫性,会跟随相关消息面在部分时点上的放大缩小而对市场启动波动作用。

2、通胀会不会再来?

如果特朗普能停止廉价进口商品,那么通胀是一定会回来的,而且短时间将对美国经济数据启动一个积极推升作用,但是抬高的社会成本最终将吞噬美国经济。

且特朗普将准备2020大选,且特朗普上任至今的决策表现,较难捉摸,所以押注中美贸易博弈的投资者困难重重。

结束语: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美股市场最为简单的操作是在指数层面,除非对于事件冲突以及部分细分龙头的上市公司熟悉的,可选择指数层面。

抛股票买国债、可能是全球联动性的,其实,美股没有投资者看图形似的“乐观”。

A股再遭受到4月的下跌之后,5月反而没有那么悲观,抢跑道的投资者出完之后,5月反而没有那么悲观,至于夏季,参考历史表现,可能就“鸡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