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且Covid-19的全球疫情数字继续飙升,美股方面,道指收跌1.5%,失守26000点水平,S&P500下跌超1%,Nasdaq100则在科技股的托盘下下跌0.8%。

(source:google)

贵金属中,纽约Comex期货黄金率先突破1800美元水平,伦敦现货金则报于1790美元上方,黄金市场继续维持螺旋式上涨结构不变。

当然,我们在本周初就已经发文明确表示,如果你是关注指数交投以及股票市场的投资者,当下目光应当重心放在亚太股票市场,其实主要就是留意中国内地市场以及香港市场!

从最近内地股票市场表现看,市场的爆发速度以及短线的交投非常火爆,也有一些声音认为会有大跌或者做头的风险。

我们认为没有,这一轮的中国内地股票市场上涨,不得不重新提一下中国证券史上留下浓墨的“5.19”行情。

 “5.19”的背景:“内忧外患”

1997年,中国政府的十五大和十五届一中全会提出并确立了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脱困的三年目标。

1997年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从1997年开始看,中国的出口增速一路下滑,1998年是负值。

(source:google)

中国经济自1998年开始伴随着三年国企改革进入了三年的调整期,同年夏季又因长江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实体经济雪上加霜,额外困难,下岗再就业由东至西席卷全国,外部需求萎缩。

如此艰难的环境下,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通过决议:增发1000亿元国债,配套1000亿元银行贷款,以扩大内需,加快基础设施建设;

同时出台《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标志房地产全面开始市场化。

实际上,从现在回首30年前,也正是因为98年的千亿基建和房地产全面开始市场化,为之后30年的宏观经济政策提供了基调以及调控思路:“基建和房地产宽松,是政府调控宏观的一张王牌。”

进入1999年,中国经济陷入低迷,尽管货币政策,从1996年至1999年,一共降息7次,利率从1996年之前的10.98%,降低至2.25%,下降了873个BP,但是市场上没有人愿意或者有能力融资。

(source:google)

所以在1999年的5月16人日:“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进证券市场发展的六点意见”得到批复,这也就是现在还经常有人提及的《搞活市场的六项政策》,其中提出要改革股票发行体制、保险资金入市、逐步解决机构的合法融资渠道、允许证券公司发行债券、扩大证券投资基金的规模、允许部分B股及H股公司回购股票。

其实,从现在的眼光看,这六条机制在短期内算不上太大利好。但重要的是,这是第一次股票市场的发展得到了最高管理层的肯定。对于讲政治的中国股市来说,无异于打了一剂强心剂。

1999年5月19日至6月30日,上证指数从1057.7点上涨至1756点,31个交易日内大涨66%。

7月3日上海综合指数带跳空缺口的放量中阳,以及7月6日第二根带缺口的放量长阳。从市场技术层面预示着指数有意快速摆脱3000点区域,并且背景是连续两天北上资金大举流入,市场启动的板块全为银行、券商、保险、煤炭等指数品种。

背景上,同30年前的5.19行情很像,叠加了全球疫情以及自然灾害,中国经济同样处于“内忧外患”中,且货币政策也处于全面宽松环境下。

股票市场每一波炒作必有核心板块,“519”行情中除了当时的金融股打指数外,最为核心的是“科技网络股”。当时的市场背景下,1999年美国股票市场在炒网络股,诸如国内投资者熟悉的雅虎、微软等股票大幅上涨。微软公司复权价格从0.48美元上涨至26.2美元,上涨了53倍,涨幅百倍的股票比比皆是。

当时也有新闻媒体在国内号召,互联网在中国也要普及,增量资金猛炒市场概念股,当时A股市场中但凡涉及到网站设计、网络架构等题材概念的全部被资金猛炒一遍。

如图所示:1999年5月19日至1999年6月29日,除了金融板块后,行业平均涨幅最大的是信息设备、信息服务、电子和综合。

(source:google)

那么这一次,我们维持此前分析的结果,主板一定是券商,管理层已经释放出券商混改的信号,虽然中信建投(601066)以及中信证券(600030)都发公告不承认有“合并”的传闻,但是参考之前中国南北车合并,也是在一度否认下突然宣布合并,其次,在贵州茅台市值已经2万亿的背景下,券商股普遍市值太低的比价效应下,必然吸引场内场外大量资金推动。

正如我们昨天的分析中所言:

“关注A50或者港股中资金融股、以及中国内地股票市场的,留意超级指标股“中信证券”(600630SH、06030HK)的走势,龙头不倒,大势无忧。

至于指数层面的A50、以及恒指50指数,维持多头持仓的思路是最佳的,让市场的趋势带着利润继续奔跑即可。”

参考回顾:

7月7日:赶着节奏走!

7月6日:视野开始留意亚洲股市!

5月23日:迎接未来,关注这些板块指数!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

投资衍生品具有很大风险,并不适用于所有投资者。损失可能超出您的初始投入资金。您并不拥有标的资产及其相关权益。我们建议您征询独立顾问的意见,确保您在交易前完全了解可能涉及的风险。本评论仅提供一般性信息,并没有考虑到您特定的目标,需求及财务状况。因此,在您决定交易或继续持有任何衍生品产品时,您应当结合您的个人目标,需求和财务状况进行考量。对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相关的产品披露声明能够在我们的网站 yu 获取。至于新加坡, 您能够在https://www.cmcmarkets.com/en-sg/legal-documents获取我们的商业条款和风险警示通告。对于我们的服务和任何收费,所有细节都包含在我们的金融服务指南中,您同样可以通过以上渠道获取我们的金融服务指南。 在您决定交易或继续持有任何金融产品前,请务必阅读我们的产品披露声明和其他相关文件。

CMC Markets Asia Pacific Pty Ltd (ACN 100 058 213), AFSL No. 238054

CMC Markets NZ Limited Company Registration Number 1705324

CMC Markets Singapore Pte. Ltd. (Registration No./ UEN. 200605050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