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保守党党魁争夺战,第三轮投票结果6月20日已经出炉,前伦敦市长、外交大臣约翰逊(Boris Johnson)得票遥遥领先,接下来将与现任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展开保守党党魁之战。

(Source:BBC)

从保守党投票热衷程度以及媒体民调情况看,前伦敦市长、外交大臣约翰逊最有可能赢得首相大选。其余候选人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在新政府中获得一个较好的职位。

无论保守党内部最终何人脱颖而出,成为新任首相,包括Theresa May此前极度排斥的“无协议退欧”将再度成为选项进入新任首相的执政选择中,如图所示,两种轨迹走向:

(Source:Bloomberg)

其一:寻求重新谈判(Seeks Renegotiation

如果出现谈判拖延(Negotiations drag on),则可能拖入2022选举;

如果欧盟提供次要让步,且通过,则英国退欧;

如果失败,则英国进入大选或者二次公投(General election or Second referendum);

如果欧盟不愿意妥协让步,则英国进入大选或者二次公投;

其二:无协议退欧(No-deal

如果英国议会不通过(Parliament says “N0”),则英国进入大选或者二次公投;

或者顺利,无协议退欧;

当然如果保守党内部在年内秋季10月仍无法达成一致,则工党可能会试图发起重新大选。这对于刚刚在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保守党的支持率已经出现明显下降,是最不希望看到政治场景。

此前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英国73席中,传统政党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仅获得4席;工党(Labour Party)获得10席;主张无协议退欧的新生党派(Brexit)赢得31%的选票,获得29席;

新生势力控制了英国欧洲议会73席中的近半数。

(Source:Kantar Public)

Brexit的政治主张与Johnson的策略一致,利用“无协议退欧”说服欧盟取消对英国有争议的爱尔兰边境问题。

但是BBC在6月20日保守党投票后的最新评论中有发文指出:“Johnson如果最终问鼎,将围绕着在10月31日之前让英国‘无协议’退出的承诺,但在公开场合有限的情况下,他已经摆脱了这一承诺的坚定性。相反的是,Johnson的一些支持者已离开他的办公室,确信他不会选择‘无协议退欧’”。

衡量英国经济前景,英国央行6月会议上,指出过去一个月来,受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及英国“无协议脱欧”可能性上升等影响,英国经济增长面临的下行风险正在增加。

但是我们从衡量经济的主要指标就业以及通胀数据看,英国经济数据似乎尚可。不过看制造业PMI数据、以及制造业生产指数表现突然出现疲软,下降至荣枯线水平下方,这可能是引发央行对于经济前景担忧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次,我们认为全球性的贸易纷争已经对全球主要经济体产生影响;英国抵押贷款审批已经下滑,而且贸易逆差也在扩大。脱欧的不确定性严重影响了商业投资。

“留”或者“退”的不确定性对英国宏观经济着实产生影响,去除这种不确定性是新政府之后的首要任务。

英镑GBP汇价的走势受两部分影响,市场层面有美元影响;宏观层面则有本国经济,以及“退欧”等宏观事件的叠加影响。

美元层面,美联储虽未在6月FOMC会议上宣布降息,但是基本定调了年内有“降息”的货币政策调整需求。因此美元已经出现调整迹象,英镑是货币市场上美元的权重货币,和美元的对手盘效应较为显著,仅次于欧元。

如果美元从当前96---97水平,下降至92---90水平,那么市场层面英镑的汇价势必上行。

从英镑自身汇价角度看,2016年公投退欧的三年里,历经消息面不确定性以及时而时的“恶化”或者“担忧”,英镑汇价的波动下限空间基本在1.24水平区域。

因此我们认为市场层面以及宏观层面、英镑汇价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下半年英镑汇价将重心逐步提升,有希望上升至1.28---1.3水平区域。

如上综述,我们认为“无协议退欧”目前看是大概率事件,黑天鹅事件则是英国步入“二次公投”。

参考回顾:

6月13日:英镑汇价等待“约翰逊波动”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