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指隔夜暴跌4%,全球股市风声鹤唳
今年10月对于全球股票投资者都是惨痛的一个月,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美国科技股进入暴跌模式,并且这个趋势在昨晚进一步加剧,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的指数至此已经回吐了2018年累计的全部涨幅。市场对显而易见的风险选择视而不见,往往才是最危险的时候。从年中开始困扰新兴市场的贸易战忧虑,利率上升,央行紧缩,经济增长放缓等等都未能反映在美国股市中,相反,股市估值受到强劲就业数据,特朗普税改红利,持续攀升的企业盈利所支持,到达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美国10年国债率也悄悄攀升到了3.2% 的水平,导致市场无风险回报率提升,并且进一步推高融资成本。试想,如果投资者买无风险的国债可以轻松获得3%以上的长期回报,为什么要对充满不确定的,到手股息率不及3%的股市孤注一掷呢?随着基准利率的上升,企业未来数年的盈利按照更高的回报率折算回来,现在的估值也会被压缩。更不用提明年初开始的针对中国进口产品施加25%关税后对中美经济活动的冲击,以及对美国企业在华利益的潜在影响了。产业链要完全从中国转移出去,也是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和大量成本的。但这一切都被美国市场选择性忽略了,问题一直都在,只是现在开始借次轮调整被反应到企业估值当中。
尽管纳斯达克指数10月以来已经下跌超过了12%,但整体估值仍然高达42倍市盈率,科技股个股遭遇‘戴维斯双杀’的风险不可小觑。今晨公布业绩的美国芯片制造商AMD盘后下跌22%,就是增长见顶后后市场重估盈利增长和调整估值的双重结果。
次轮美股指数暴跌目前来看仍然属于技术回调的范畴,美国经济基本面仍然强劲,就业和薪资增长稳健,暂时看不到初期衰退的迹象。由于贸易争端和全球其他市场增长放缓带来的影响更有可能从明年一季度以后开始显现,而持续升高的利率将可能成为终结10年大牛市的最后杀手。前两次经济衰退发生在联邦利率到达6.5%和5.25%顶峰后发生的,而目前的美联储基准利率还在2.25%的攀升阶段。
纳斯达克指数–现金
技术上看纳指在6,860附近或许有短暂支撑,这也是(61.8%斐波那契延展线)附近,跌破此位则会打开进一步下探6,730 (78.6%)和6,560(100%)的空间。其动态指标MACD仍然呈下探形态,短期底部有待确认。  

AMD

CMC Markets是一个执行服务提供商。 所提供之素材(无论是否提出任何意见)仅适用于参考,您的个人情况或经济目标并不被纳入素材编写的考量之中。此素材并不代表CMC Markets对任何一项投资、策略、交易之立场,请自行斟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