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东时间20日本周一,据彭博社报道,特朗普抱怨最近美联储加息,他本期望现任联储主席鲍威尔能推行廉价货币政策。

特朗普认为“美联储应该更宽松,他的政府在很卖力地进行贸易磋商,对其他国家强硬”,但这期间“我应该从美联储那里得到一些帮助。”他指责欧洲等地区操纵各自货币,“我相信欧元也是被操纵的”,并表示,如果继续加息,他会批评美联储。

对上述媒体报道的解读,我们认为,特朗普的贸易大棒政策当前无结束迹象,不过在面对主要竞争对手纷纷贬值的态势下,特朗普政府开始将矛头指向货币政策,鉴于本周尚有联储货币政策纪要,以及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其态度已经非常清晰,偏向于将“美元加入贬值序列”。

(Source:百度)

正所谓历史是惊人的相似:

回到2017年2月上旬,特朗普总统在美日首脑峰会上,表示“其他国家都依赖于让本币贬值,而美国却像傻子一样坐视不理”

特朗普与被特朗普提名担任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的纳瓦罗(Peter Navarro)点名对中国、德国和日本提出批评,称这三个国家令本币贬值。纳瓦罗还称,欧元被严重低估。他指责德国利用欧元疲软来获取贸易优势。

2017年6月1日下午特朗普在白宫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德国总理默克尔此后曾在公开的演讲中流泪说到,欧洲以后只能依靠自己,美国已经不是欧洲的朋友。

2017年8月下旬随着德国将库存美国黄金运回德国之后,默克尔在公开场合媒体下开始炮轰特朗普总统。

谈到这里,有心的投资者当翻开欧元的图表,时间调取2017年周期2月:

从汇市上的反应看,2017年2月下旬欧元汇价从1.0480水平升至2017年8月下旬的1.2060水平附近,6个月水平汇价上涨15%。

当然,欧元那一波15%的上升行情中,还恰逢法国大选的左翼胜利,避免法国民粹化乃至于扩大至西欧主要国家,影响欧盟一体化,因此汇价在马克龙最终得胜后,市场以“突破缺口”出现。

此次特朗普在美元当前已经摆脱6------8月的整理空间之后,且恰逢鉴于本周尚有联储货币政策纪要,以及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的事件背景下,其心思昭然若揭,欧元在外汇市场作为美元的最大对手盘,其市场汇价的变动,反应美元与G7非美货币的力量对比,特朗普心中开始求“美元贬值”。

技术上,欧元昨日美盘借助“特朗普喊话”单日反转收阳,收于1.1422水平上方,今日早盘即上试1.1510水平,开始对于7月31日以来的下降推动浪进行修复,短期卖压留意1.1526---1.1570水平区域,重要支撑关注1.1450水平附近。

不过此次对比2017年2月起的欧元升浪尚不完全相同,此次的另一个催化剂不是政治大选,而是“中美贸易第四轮正式会谈”。

人民日报8月20日报道,应美方邀请,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率团访美,与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双方各自关注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这将是中美第四轮正式会谈,但也是自6月初以来的第一轮会谈。

若中美关系能够通过贸易谈判对得以缓和的话,则作为两大经济体的“握手言和”将令市场恐慌情绪得以修复。

(Source:百度)

从近期人民币离岸汇价看,汇价有望在中美谈判期出现一个平衡区间6.8060(6.7890)-----6.8680(6.90),等候谈判结果的出现。

总结:

特朗普在本周美联储货币政策纪要,以及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的事件背景下,开始“有意主导美元贬值”,短期美元强势恐终结,对比此前2017年的欧元走势及其逻辑,有异曲同工之妙。

人民币虽然不是美元指数权重之一,但是是当前美国贸易背景下的主要反向货币对,将成为市场理解美国贸易风向的市场标杆之一,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