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后,虽未在6月FOMC会议上宣布降息,但是基本定调了年内有“降息”的货币政策调整需求。黄金上周成为市场投资及投机资金交投重点对象,金价一度冲破千四关口,创出年内以及6年新高。

周五日内黄金,如图所示1小时图中,即在亚盘、欧盘、美盘三个时间区域内出现不同表现,黄金由高点1412水平下滑至日内低点1381水平,美盘出现回暖至1399水平。

黄金日内即出现了(31+18)的‘49美元’波动空间,为此前罕见,加剧了日内波动以及投机力度。

这类技术高波动高空间的走势背后,是多空双方力量的转换,就如同此前6月20日出现大涨的一日,属于打破3年高点后“空头止损触发助推多头”且对比6月20日,消息面对于黄金市场的影响在继续放大。

黄金投资者聚焦:“伊朗问题”走向朝着战争边缘前进

公开媒体消息面上,美国无人机此前被伊朗革命卫队击落,特朗普在22日最后关头,叫停空袭伊朗。但是美国多家媒体引述美国官员透露,美国军方针对伊朗的网络战没有停止。

当然,特朗普同时抛出“胡萝卜”,愿与伊朗和谈。根据特朗普Twitter内容,本周美国可能对伊朗将追加“制裁”。

特朗普为何最终叫停空袭伊朗,我们认为正如此前的美伊问题分析中所述,担忧的还是在于美国经济。
如果美伊之间爆发大战,则必然是有陆战触发,美国将调遣地面部队参与,这种可能性极低,因此大战存在纸面上,为理论假设,实际可能性极低。

显然,即使最终获得胜利,美国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之高。从之前美国VS阿富汗塔利班、美国VS伊拉克(制裁后)、美国VS伊拉克三场大战来看,战后美国GDP无一不例外出现下滑,现经济周期出现下行。

因此特朗普如果要维持当前美国经济现状,并且确保之后2020年能够大选连任,当前发动与伊朗的地面战争,是下下策。

参考此前伊拉克、阿富汗的地面战争,塔利班武装和制裁后的伊拉克部队武器简陋,兵员斗志不强,但是就如此对手,美军并未能如预期速战速决,反而陷入了拖延之中。相反伊朗是政教高度统一的国家,非阿富汗塔利班和伊拉克可比。

美军武器尖端,兵种后勤养护极高,因此一旦开大战,消耗成本极大,每一次大战之后都将推高美国国内赤字,为一轮经济下滑埋下隐患:

在金融市场交投看,伊朗问题以来的分析,我们持续追踪WTI美原油、黄金以及日元的表现。

WTI原油上周创下三周高点,反弹结构重心上移,除了美股反弹带动市场风险偏好的提升外。伊朗问题背景下,胡塞武装再度袭击沙特以及但美国东海岸最大的炼油厂—费城Energy Solutions炼油厂发生大火,消息面上刺激了原油市场多头的表现。

WTI原油技术上重返M21均线上方,虽中线处于均线系统的下降结构中,但短期已经进入反弹结构中,结合k线组合角度看,原油卖压留意59----60美元水平附近,关键技术支撑水平留意54.6美元附近。

货币市场上,日元继续成为此轮4月下旬货币市场大赢家,市场资金紧抓“避险”与“美元趋势两个主题,日元技术上中线下行通道结构清晰,均线M21附近即成为先前反弹卖压,短期卖压留意107.8---108水平区域,中线卖压留意108.4水平区域。

交投风险:留意日央行是否会干预汇市。

参考回顾:

美国对伊朗如果出现武装冲突,三种假设回顾:

5月17日 :  隔峡而对峙   擦枪会走火?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