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技术图形上看美股(道琼斯指数),似乎美股已经摆脱了2月吊颈线收线的阴影,对于23500点附近出现三次有力度的支撑,2月6日的23164点、4月2日的23344点、5月3日的23516点,每次低点逐步抬高。技术上对于1月29日26704点初始的下降通道出现上破,日线上似乎再度出现M21对于M55金叉的信号。

在2月27日“美股二月恐出吊颈线     历史复盘三月调整概率加大”一文中,我们谈及技术上的信号更多偏向于美股将出现3个月左右的调整。从2月至今,已经差不多了,当前时间段已经进入5月中旬。

不过当前技术上也仅能是告诉投资者,美国获得三次日线的支撑,23500点附近有支撑效应,至于美股当前是上升中继,还是上升尾声或者说构筑头部的过程中,其考虑的因素是多样的。

股票和债券市场是常见的两个投资方向,其直接的筛选标准就是投资回报率。股票市场代表的是风险溢价,债券市场代表的是风险厌恶,因此两个收益率代表的是市场投资者在“风险”背景下的转换。

由于美国股市分红率较高,所以 一些价值投资者会采用买入并持有的策略(Buying and Holding),获取稳定的股息收入。但如果流动性充沛且有固定回报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超过股息收入,一部分偏保守型的投资者可能会选择投资国债。

理论上来说,当平均股息收益率低于几乎无风险的国债收益率,股市对部分投资者的吸引力就会下降。

标普500平均股息率 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之比的历史平均值为0.54。这意味着,只要标普500股息率对比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不低于0.54水平,美股相对债券就仍有吸引力。

2018年初(1月),标普500平均股息率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之比为0.68,不过进入三月后后,标普500平均股息率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之比开始降低至0.58水平,虽然依旧高于0.54水平,但是这个值在降低。

分行业来看,标普各个板块的股息率差异较大。股息率较高的电信和公共事业等板块有4%以上的股息率,但信息技术、医疗健康等板块股息率就偏低,远低于目前的美债收益率水平。

但这些低股息率的板块并不因此而可以去选作卖点,投资者更看重的是股价的走势,反而股息率较高的板块受到美债收益率上涨而带来的边际效应冲击可能更大。

“新债王”Gundlach在今年1月就表示“如果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涨至2.63%上方,就可能伤及美股,如果收益率达到3.25%,美股泡沫就会破灭。”

鸣谢参考:莫尼塔研究

                 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