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储票委FOMC成员之一,Bullad发表有关联储可能很快降息的言论,且美国ISM制造业数据表现疲软,美元出现下跌。

该评论是联储官员自1月FOMC会议上表态“维持当前利率水平”以来,首次公开转为“暗示降息的必要性”。

全球贸易冲突对美国经济影响开始显现,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美国股市以标普500指数为例,比4月30日创下的历史高位低7%,股票市场目前有技术性转入熊市的风险,且经济数据出现疲软的征兆,使得美联储态度转向,留意之后其他票委官员的态度。

货币市场上,美元出现回撤,符合特朗普预期,上一轮美国大选前特朗普即不欢迎“强势美元”,此前与美联储的持续加息政策有抵触。

此后将注意夏季的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以判读此前美国对多国的贸易冲突是否会影响到美国民众生活,及影响程度。

美元指数期货6月合约,美元汇价下挫至97水平附近,96.8---97汇价短期料有反复,也是短期转中期强弱的一个技术水平分水岭。

G7非美货币除日元(JPY)外,呈现普涨反弹格局。

日元当前市场环境中,与其基本面背离,继续承担市场风险对冲的因子,日元(JPY)交投维持下行浪结构中,继续呈现升值态势,与日本经济基本面呈现“背驰”,下跌轨迹的周期是5月3日起的,属于“市场风险(中美贸易谈判破裂)”的释放阶段至今,中间夹杂伊朗冲突在,日元技术上的强弱,依旧留意109水平的得失。

当前汇价逼近108水平,汇价走势将以欧美股票市场为主要参考对象,恐于107.7---108水平附近将有反复。

以109水平为技术格局的卖压,则日元120点空间内的波动卖压将出现在108.3、108.5、108.8等几个区域。

欧元(EUR)方面,今明两日的欧元汇价在技术层面若得有效突破至1.1250水平上方,则打破年初1月11日下降卖压线。

欧元交投投资者留意1.1180----1.12水平区域的支撑,技术上的“黑暗时刻”可能即将离开。

澳元(AUD)交投方面,如图所示技术面进入一个右侧N型的反弹浪型结构中,或者属于4月17日下行结构的右侧“Butterfly”中,卖压水平留意0.6990----0.7030水平区域,该区域恐有反复。

波段重要支撑区域水平则为0.6940水平区域。

离岸人民币(CNH)5月下旬以来维持区间企稳,暂时处于6.94水平下方波动,人民币汇价的企稳将对澳元走势起到情绪上的催化作用。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