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1日的分析中,我们谈及了一个问题“欧元是否会反转”,主要的逻辑是围绕特朗普口头干预了美元汇率过强。

心细的投资者会发现,在杰克逊霍尔央行会议的时间点上,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虽然无法干预美联储的独立政策,但是其内心已经表现了在目前美国对各国贸易政策的谈判上,美元汇率高估;

有此不免想象到,在2017年的2月中,特朗普也是直接口头干预了美元汇率,指责“德国占据了欧元汇价贬值带来了贸易顺差”,欧元汇价对美元从2月至8月德国大选落幕,汇价上涨了15%。

其二,分析也好交易也罢,谋定而后动。何谓“谋定”?

美元上涨的利好,无非是加息周期、年内四次加息、对手盘欧元区的经济数据表现不佳等,路人皆知,利好效应的边际在递减。

反观,欧元区虽然经济数据没有改善,但是上周欧洲央行的会议上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对于欧央QE政策以及意大利购债问题,给出了确定性。

因此,基本面上美元的利好是在逐步消退,这对其最大对手盘欧元自然形成了汇价上涨的利好因素。

技术上,欧元汇价周四(9月20日)以近光头光脚的中阳走势上破1.1750水平,其上升轨迹形成自8月15日-----8月28日-----9月10日形成了一个上升N型结构。

短期卖压留意1.1830---1.1850水平区域,支撑水平则有之前1.1550—1.16水平上行至1.1620水平区域。

作为美元对手盘的另一个重要对手盘英镑(GBPUSD)来看:

英镑汇价的上升轨迹取点8月15日----8月30日-----9月5日,构成一个上升N型结构,对比我们先前8月30谈及英镑存在的“筑底”可能性,当前浪型已经步入8月15日以来的“主升波段”,留意1.33---1.34水平区间的卖压。

日元(USDJPY)方面,安倍晋三成功连任自民党党首,日元货币政策上将维持宽松的连续性,并且其表态在其任内,日本将重视基础设施以及防灾建设,与当前日元货币政策相吻合。

技术上,日元短期的波段基本反应了“安倍连任”的利好,技术上进入一个对于113---109.8---X空间走势的一个观望区间。留意日元111.57---111.69水平区域支撑,短期卖压留意112.8水平。

相关参考:

8月21日  CMC Markets:历时又再度惊人相似?------欧元能否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