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我们8月6日对于日元(JPY)的分析中,分析日元3个月的波段目标趋于103水平。日元目前升值趋势没有改变,作为4月以来趋势性极强的“避险货币”,日元至今幅度6.52%,主流货币中也仅有英镑(GBP)的8.8%,与之媲美。

我们认为当前日元走势和2016年非常相似,如下图所示,日元对比两个周期(2015/2016、2018/2019)的美10年债走势,日元走势基本贴着美债收益率前行。

2016年,美元日元(USDJPY)全年收跌,日元升值了近18%。2014年,日本央行推出了新一轮刺激计划GPIF(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宣布把对国内和国外股市的资产配置增加一倍。

将配置于日本和外国股市的资产占比分别从12%上调至25%,同时将国内债券配置比例从60%削减至35%,并将对海外债券的配置比例从11%上调至15%,最终实现债券投资50%、股市投资50%。

那个时候,得知日本政府计划把价值1.4万亿的巨额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从债券中拿出来,并转投股票时,外媒评论到:“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给了日本民众敲了警钟:最好安倍的经济政策能见效,不然你们的养老金就完蛋了。”

2016年7月29日,日本政府养老基金管理机构(GPIF)公布了2015财政年度养老基金管理报告,显示亏损5.3万亿日元(约合512亿美元),亏损率3.8%,是金融危机以来最大亏空。

当时日本国内有人开始嘲笑安倍晋三的策略失败,养老金亏损累达到1000亿美元(和入市点位一致)。然而,放到今日看,当初入市的点位是17000点,2018年初225指数一度接近24000点,此后结算分别在21500点,以及20500点水平上方。

如果以入市期间的美元日元汇率计算(101水平),日本养老金美元计算的收益率可在30%水平以上,当然期间日元贬值幅度超过10%,以日元计算水平则收益率为20%水平左右。

因此“安倍经济学”使得日本人意识到“不能关起门来用自己的钱和自己的钱玩,将过量的资金投入到日本夕阳的产业化中,无法获得优良的回报。”

于是日本资金开始扬帆出海,截止2017年,日本养老金达到3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达到62.5%。其中30%投资于海外资产,股票资产配置和不动产配置权重相互交替变化。

日本央行对其新的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控制平稳,因此当前持续升值的日元不免再次提示新的潜在政策,例如降低JCB(日本国债)比例,增持股票市场。

不妨下结论,建立在日本养老金基础上的日本资产管理手段,并非单一盯住日元汇率,而是会越来越偏重于“投资组合”作为养老金资产管理工具。

如此,当前美债收益率市场下滑,不及2015年的2.25%以及2018年的3.2%水平区域,日养老金的资产权重恐将有较大变动。

交易与宏观逻辑上的“冲突点”:

美国经济数据表现不疲软,这是当前唯一使得稳健的机构投资者还需观望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样也是货币市场上从国债到汇率影响美债以及日元的一个重要宏观变量。

交易逻辑上,关注日元的投资者,可再留意EUR/JPY(欧元对日元)的机会:

EURJPY中线波段空头结构不改,欧元以及日元的小幅反弹,短期使得EURJPY汇价守住117.5水平上方,呈现横盘波动。

宏观交易逻辑上,日元假设如上文所述,欧元的基本面更为疲软,欧元汇价暂无大级别波段反弹基础,EURJPY料将破位117.5水平,继续下行,技术派可留意卖压区域118.4---118.8水平区域,再做入场考量。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