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2019年的增长率预测值从此前的3.2%下调到2.9%,2020年的增长预期也调降到3.0%。

这是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经合组织发布的最低增长预期数字。

经合组织同时也下调了美中两国的经济增长预期,该组织预测,2019年以及2020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2.4%、2.0%,而中国的数字则为6.1%、5.7%,对比以往均有所下调。

持续了约一年半的中美贸易战已经对两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

除了互表继续磋商的态度外,双方也都释放了“排除清单”,即对部分原定要加征关税的商品暂缓征税。视为市场层面缓和的讯号。

不过,由于美中双方并没有公布10月高级别磋商的具体日期,市场心里预期依旧处于不稳定中,上周五(9月20日)的一则消息一度引发了金融市场的忧虑。

“原定应在下周继续前往美国蒙大拿州以及内布拉斯加州参观农场的几名中国官员决定提前回国。”引发市场人士担心,中国有可能打消增购美国大豆及猪肉的念头,让贸易争端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从金融市场表现看,大宗贵金属再度率先脱颖而出,钯金走势复制此前白银的爆发力补涨走势,表现强于黄金,率先突破打破楔形整理结构。

钯金技术上,对于2019年3月20日起年内6个月的整理结构呈现突破,技术上有望加速上涨,钯金价格上涨空间打开。波段支撑角度短中期呈现一致性,上移至1564---1600美元水平。

黄金(Gold)方面,技术上金价上试1511水平,4小时转日线周期再度有望转强。如此前分析中所谈,日线RSI基本回撤至50%水平附近,且黄金价格回撤至1482---1490美元水平区域,是波段投资者重点留意区间。我们维持黄金中线上涨逻辑不改。

技术层面,金银目前均处于大级别的上涨结构中,难以“猜顶”,遵循“趋势轨迹”即可。技术分析中有一个重要假设“历史可以重演”,回到金银波澜壮阔的2011年前,以黄金的周线图看:

黄金上一轮周线M21启动于M55均线的大级别周期始于2001年9月,辅佐了RSI相对强弱指标,参数非默认参数。

2006年4月23日、2008年3月23日、2011年8月21日都出现RSI的背离,之后黄金均有一次下跌,2008年3月23日的调整是跌破M55均线之后再启动一次新的上涨浪。

“宏观力量”继续关注以下几点,目前未出现不利于黄金的宏观逻辑形成:

1、利率角度

美联储降息趋势明朗,非农数据之后美联储9月降息,除此之外中国释放存款准备金、欧元区维持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日本央行维持利率不变,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呈现货币政策上的宽松预期;

结合市场层面黄金价格的波动,虽然没有再超预期的利好,能遵循市场的预期判断,则不容易出现“拐点型”的下跌。

2、中美贸易纷争;(基调依旧是反反复复)

10月将有双方会谈,事情情绪暂时缓和。但是最终若“不签字不落地”,则继续恐有新的消息面发酵,并且不确定性因素多,将成为黄金价格刺激的重要因素之一。

直接影响到黄金、白银二级市场波动的就是落地消息。例如“明确谈崩,没有继续接触”的后文,或者“谈妥,签字,这事就此结束”

3、地缘&政治

5月、6月较热的伊朗问题,当前再度重回视线,因“沙特油田遇袭”,中东地缘问题重回投资视野中,不确定性极强。

4、英国退欧

虽然不是此前波段中的主要“推手”,然英国退欧依旧将是短期一个重要的“事件推动”,

英国首相约翰逊周二称,他不会请求推迟退欧;英国议会在一周内第二次否决了约翰逊试图通过提前大选打破退欧僵局的要求。

英国无协议退欧是大概率,时间框架基本落地,若无超预期的“公投”举行,对于黄金、白银有限。

白银(Silver)方面,银价上破此前小横盘区间,重新打开上试18.25---18.47美元水平区域,结构分析上看,新一波上涨子浪已经出现,中线波段交易者请注意。

 

参考回顾:

9月3日:遵循趋势即可

9月5日:白银上试3年高点    铂金复制“白银爆发”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