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5月ADP新增就业人数仅增加了2.7万人,自2010年以来,美国就业趋势可能出现改变。

ADP数据大幅下降,可能直接在周五的非农数据日中,增加投机者以及投资者“押注”美国劳动力市场放缓,美联储可能会更倾向于降息,以支撑经济。

此处我们认为美联储降息的时间点很有可能出现在四季度初,圣诞节是全美最为重要的销售季节,往年夏季8月是圣诞订单的数据集中点,因此美对多国的贸易谈判反应,将在夏季的数据变动中来判断是否转移到美零售消费者手中,因此需要时间验证。

因全球供应链一体化的背景下,美国对多国的贸易战,势必会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影响劳动力市场。

5月美国出口订单、进口指数出现下滑,这与中国加剧的贸易战持续影响,增加了美国公司的不确定性有关。

货币市场中逻辑不同,加剧分化。新兴市场中,墨西哥比索(MXN)因美国贸易制裁,而出现贬值,与美元指数调整走势相反。

此前5月31日,受到首波贬值冲击之后,因美墨谈判偏向悲观预期,第二波贬值冲击有望出现,汇价支撑水平留意19.48---19.5水平区域,有望冲击至20水平上方。

同为新兴市场货币中的“套息”货币里拉(TRY)则选择快速回落,以5月23日计出现了近8%的跌幅。

技术上里拉汇价10连阴之后出现首次下影线,留意5.6水平上方的支撑效应,借美元调整之际,里拉的“套息交易”,吸引了机构资金参与。

权重货币中,日元(JPY)继续维持避险走势,不受美元指数影响。日元(JPY)交投维持下行浪结构中,继续呈现升值态势,与日本经济基本面呈现“背驰”,下跌轨迹的周期是5月3日起的,属于“市场风险(中美贸易谈判破裂)”的释放阶段至今。

技术上,日元反弹受卖压于108.51---108.9水平区域,日元恐继续围绕108水平附近整理,尤其美国经济数据若进一步疲软,加重经济衰退的预期,则日元很难因美元指数下滑而出现反弹,更多将成为避险追逐品种。

欧元则出现单日的反弹后,未能出现持续性。

欧元汇价6月5日当日汇价一度上升至1.13水平上方,不过汇价单日收出形态恶劣的上影阴线实体,汇价短期继续留意1.12---1.1230水平区域,能否启动第二波上涨的时间节点留意周五的非农数据日。

人民币离岸汇价(CNH),日线以5月17日起,15个交易日人民币离岸汇价维持6.90----6.94水平区域整理,技术上均线系统上行,离岸汇价将选择趋势方向。

(以上分析源于CMC Markets 市场分析师任震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