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周,布伦特原油(Brent)以及德克萨斯原油(WTI)的价格出现快速回落,如下图所示,以7月3日的高点为基准,当前两个品种下跌幅度近10%,技术走势有强势趋势转为震荡整理,形态上短期下跌波浪属于锯齿形结构,对于短线投资人的杀伤力较大。

两市抛售的原因主要源自于:

1、美方制裁伊朗

2、中美贸易问题的反复,数字开始升级(有500亿美元水平上升至2000亿美元水平)

3、利比亚动乱暂时结束,此前停产的原油供应恢复

4、上周五,有消息称,美国政府正在积极行动考虑SPR(美国战略储备原油)释放。这些消息造成了供应预期发生变化,同时沙特可能潜意识的增产,造成了石油市场在第三季度过剩的风险担忧增加

5、结合上述事件+消息的负面效应出现后,引发了技术上短期趋势破位,跟风盘的止损离场,或者反向开仓(空头)头寸的增加,加速了短期的下跌。

展望未来(18年三、四季度及2019年上)我们预计供应量可能会呈现高波动性,需求将追随全球GDP增长保持平稳

高盛对于6月份的石油需求数据分析,每个月的样本(LHS)需求增长率为40%,全球需求与全球平衡(RHS)全球石油需求在连续第一季度大幅增长后出现放缓基数效应和GDP增长放缓有关。

尽管宏观不确定性不断增加,高盛认为需求仍在增长,以6月的数据(涵盖美国、日本、印度、中国的样本),全球的需求增长为125万桶/日。

至于供求方面,我们仍然认为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出现新的供应中断,主要是基于以下几点:

1、伊拉克南部石油资源丰富的巴士拉省因失业和政府服务不佳而爆发的抗议活动,已经威胁到西部大型古尔纳油田的石油生产;

2、利比亚问题长期隐忧还在,联合国支持的政府军与控制东部的武装依旧还在,利比亚的声明并没有解决目前的紧张局势;

3、尼日利亚(重要的OPEC国之一)2019年2月要有总统选举,可能会导致生产中断影响;

(主因过去三年中有两次出现因选举而中断产量的类似现象;)

4、委内瑞拉的产量仍在稳步下降,每天减少6万桶。

对于18年三季度末四季度,伊朗可能的被制裁问题,引发油市供应敞口问题,我们是这样认为的:

1、特朗普总统决心大力降低伊朗的出口,并且到目前为止,伊朗的反应一直是对抗性的,威胁着石油运输通过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进一步破坏的可能性仍然很高;

(容易升级美伊进一步冲突的可能性)

2、根据高盛的模型,假设伊朗每6个月被降低了20%的产量,其最终将出现原油出口崩盘的吉祥为条件,举例:

如果沙特兑现其增加产量的承诺从5月到7月,产量为0.8 mb/d(百万桶/日),但如果欧洲-------伊朗线的供应量减少了1.2 mb/d,而临近11月的时间窗口前,日本和韩国逐步停止进口伊朗油,这个赤字水平实际可能低于0.4mb/d水平。

即使伊朗出口的下降仍然发生在第三季度,但是它造成的敞口可能被“沙特增产量”+“美方释放SPR” (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s)(美国战略石油储备)而替代。

综上所述,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压低油价是美国政府的目标。尽管布伦特原油(Brent)以及WTI原油价格出现近10%暴跌,但是投资人应该从更深的角度来看待原油市场。

一旦美国对伊朗实施二次制裁,石油市场的真实供需依然吃紧。所以7月3日以来这波借助“供应+制裁”对于油价的快速打压,相反可能将成为下半年“回过头”看的一个买入区域

技术上,以WTI原油为例:【西德克萨斯原油】WTI

油价此前对于7月3日以来出现10%的快速回撤,中期的上涨趋势清晰,结合上文基本面的假设以及分析,技术上留意66水平附近的价格支撑。后市上行空间将继续挑战72----75----80的卖压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