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图所示,对于贵金属交易者来说,清晰所见,自3月26日的调整波段以来,白银跌幅远远大于黄金。黄金下跌周期43天,跌幅为4.4%,技术上看下跌速率缓和,并且伴随有明显的反弹波段出现。白银同周期下跌中,跌幅为7.6%,基于黄金表现超跌,且技术上下降通道及结构清晰,反弹往往出现1、2个交易日即终止。

投资者不经意之间有个问题在心中,白银为何这一波会跌那么多?似乎和黄金之间没有明显的线性关系,似乎白银更多的出现有利于空头市场的偏离。

在此,先理清概念,白银工业用途的范围和用量远远大于黄金,可以这么理解,就是过去所谓“金银天然是货币”中的白银基本不再具备货币属性,而更多的体现在工业用途上。

白银的工业用途主要体现在光伏发电、核能发电以及交通(汽车)板块,可以发现这些板块主要都是围绕这绿色清洁能源为主,而这也是未来白银工业用途的一个重要去向。因此白银可以视为新能源经济的一个风向杆。

回到美国大选前,2016年:

“特朗普政府将促使美国实现能源独立。我们的能源政策将会充分利用美国国内的能源资源,

包括传统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美国将会开展一场能源革命,这场革命将使美国成为能源净出口国,从而帮助我们创造出上百万的就业机会,而与此同时我们也会保护好我们国家最宝贵的资源——干净的空气、水和自然栖息地。”

                                                                                                         ——《胜选声明》,特朗普政府过渡团

(Source:百度)

从声明中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能源政策的核心是“促使美国实现能源独立”,具体目标是“使美国成为能源净出口国,从而创造出上百万的就业机会”。

美国是个传统能源大国,无论是油气进口还是本土石油开采,美国都是大国,尤其是页岩气和页岩油的开采。

如此,投资者可理解:

为何特朗普当选至今,美油价格维持上涨?同样带动页岩油维持上涨?

为何OPEC减产,而美国原油供应以及库存则是增长?

为何美国会单方面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市场中,新能源经济的预期效应依旧存在,诸如:

特朗普上台以来,化石燃料库存虽然下降12%,但是表现依然落后于标普500指数,而绿色能源股票此时同时上涨了50%;

全球范围看,过去一两年,煤电厂的关闭量首次超过了新的批准量。石油和天然气开发的步伐已大幅放缓,以帮助世界避免失控的气候变化。

电动车的概念似乎依然令人振幅,根据Bloomberg NEF的预测,电动汽车将很快占据全球汽车销量的所有增长。

似乎白银工业用途的下游前景一篇光明,但是现实中,白银库存高企,CFTC持仓中空头仓位出现提升。

我们认为,特朗普施政纲领依托此前竞选纲领的基础上,在寻求平衡,各方面的平衡,白银价格持续下跌,是对于白银工业用途的悲观预期。

美股方面,新能源股票的表现,可能视为特朗普实体政策与民主党的一种“妥协”,竞选前,希拉里的经济口号中则是“大谈特谈新能源利用和规划”;而且民主党大本营的加州则是美股中新能源壳公司的聚集地,因此可以理解特朗普现实中与民左之间的政策“对抗”。

再看中国方面,此前2015年风电泡沫破裂;且作为太阳能光伏设备生产最大国,2018年10月23日港交所上市的汉能薄膜单日蒸发市值1400亿;无锡尚德陷入破产重组中,那么美国是否会再去做类似能源规划?显然不符合特朗普性格、并且也不符合实际国情。

因此可以看得见,特朗普大选前的能源政策将继续执行下去,对于新能源市场如同戳破泡沫一般,失去工业需求的白银难以有起色,这一点是投资白银的投资者务必关注的中线重要逻辑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