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昨日再现跳崖势下滑,美元指数6月份远期合约下破99关口, 最低触及98.67。 近两周市场注意力聚焦于特朗普医改沦陷, 看似这是美元、美股双跌的主导因素,但稍有留神便不难发现,特朗普医改时间实为导火索,而美联储议息的本月会议才是真正引发此轮行情“幕后黑手”。3月15日美联储议息会议后,美元出现急跌,当日跌幅达1.2%,下破重要关口101,打开美元近期下跌的行情。

央行利率是主导货币汇率的内因

本月美联储会议将联邦基金基本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至0.75-1%的区间, 实现自08危机后的第三次上调利息率, 成为目前各主要经济体中基准利率第三高的央行,前两名央行分别为新西兰(1.75%)与澳大利亚(1.5%)。美联储升息并为再次引发美元大涨,直接的原因是市场消化了其升息的预期,而实际如果我们从大方向上看,主要货币汇率的走向正在根据市场对于各大央行的现行利率与未来的利率预期而进入重新洗牌阶段。从以下图表我们很明显看出,利率最低的三国央行分别为瑞士银行、日本央行与欧洲央行,而这三国的货币为自美联储升息以来涨势最强的,欧元/美元汇率上涨250余点或2.5%,英镑/美元汇率上涨400余点或3.3%,瑞郎兑美元上涨近250点或2.5%。同时商品货币纽币、澳币与加币在3月15 日大涨后却逐步回落,其中纽币在三月份为跌势相对最强的货币。由以上可以看出,自美联储本月升息后,市场对于各国央行的政策预期的货币流入走向出现调整的动作,总体来讲,低息货币被作为对冲风险的资本而上行,资金流出高息货币与商品性货币以作避险考虑,而美元下行是受到美联储升息的直接影响。。另外各主要国家的货币走向也受到当前各自国家的特殊情况所影响,如大宗商品价格、政局稳定性与投资风险情绪等因素。

各大央行

现行基准利率

预期

影响货币走势的主要因素

新西兰央行  (RBNZ)

1.75%

鸽派

大宗商品价格 (乳制品)

澳大利亚央行(RBA)

1.50%

温和鸽派

大宗商品价格  (矿业)

美联储(FED)

0.75-0.1%

温和鹰派

央行口径与特朗普效应

加拿大央行(BOC)

0.50%

鸽派

大宗商品价格  (原油)

英国央行(BOE)

0.25%

温和鹰派

脱欧进程

欧洲央行(ECB)

0.00%

温和鹰派

央行口径与民猝运动

日本央行(BOJ)

-0.10%

鸽派

市场风险情绪

瑞士国家银行(SNB)

-0.75%

鸽派

市场风险情绪

特朗普效应仍然是炒家关注的焦点

当然特朗普仍然是炒家关注的主导市场情绪的主角, 3月21日特朗普医改面临沦陷后,全球股市便随美股卖空风潮而一并下行,这也可多头者提供了一个绝好的获利机会。美元顺势再破100关口,3月份的美元空头们舒舒服服的持稳仓位,而黄金多头们也越战越勇,使得避险交易成为交易主流。目前状况看来,4月份并无央行的重要会议,特朗普的新政推行可能继续旅步维艰,主要受到党派内外的重重羁绊,也将是主导4月市场行情的主要因素,另外英国脱欧也将会是主要新闻事件,市场行情有望继续近期行情或盘中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