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增长前景似乎日渐黯淡,今日亚盘稍早公布的日本经济数据继续出现下滑趋势,作为衡量日本经济强弱的关键指标,日本出口数据年初至今5个月呈现下滑趋势。

此前3月22日的宏观分析中我们即谈到,因“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在,全球经济将呈现下滑趋势,直接反应在日本数据上即可体现。

另一关键指标,制造业订单数据也继续环比3个月出现下滑,其一,加重日本经济衰退的风险预期;其二,反向验证因“中美贸易摩擦”引发的全球经济下滑担忧。

5月24日,日本政府将发表月度经济报告。迄今保持的“经济景气仍在缓慢恢复”,这一判断将成为关注的焦点。

日元汇价的波动将收到“金融市场情绪”和“宏观指标”的左右,即“以日本宏观经济数据为基础,日元没有升值基础,日本央行也无力对货币政策实施收缩,日本央行主导日元贬值将是一个宏观常态,以增加出口竞争力;

但是,日元作为传统的金融市场避险货币,在目前全球股票市场自第一波下跌之后的修复期之后,是否还会因“贸易摩擦”的事件发酵,会出现新一轮的下跌,目前不可知,但是技术上投资者可以留意诸如上证A股、道琼斯30、香港50等风向指数的趋势,如果出现股票市场的继续下破位,则日元将被动出现升值。

从道琼斯30指数的日线上看,则留意25200---25000点区域得失,若出现摆脱该水平的下行,则日线上自5月1日起的趋势将出现一个下降“N”型结构;

香港50指数方面,作为联动A股与美股的重要股指,走势相对道指来看更为弱化。防御走势不及美股清晰,日线上均线系统已经进入下降浪走势,k线结构偏空,若有反弹留意28000---28400点区域卖压。

日元交投水平上,汇价重返109.49水平上方,短期三个交易日延续反弹,以波段5月3日至5月13日的Fibonacci的折返,其空间留意110.3---110.7水平区域的卖压,

技术上的考量,即使日元要重返贬值序列(不考虑股票市场波动),其结构上具备二次回踩,乃至三次以上的反复构筑,因此第二波日元下试109附近的力度值得关注,且结合上文中提及的主要股指,留意日元变化。

同理,从日韩等依托贸易的国家数据看,外部需求弱化,对于依托海外投资和海外出口市场的澳洲、新西兰等大洋洲经济体同样不利。

澳元(AUD)此前尚因大选的胜利,5月20日高开出现反弹,不过技术上的空间没有打开,澳元的反弹视为无力,当前汇价位于0.69水平下行,已经偏离0.7重要心理关口100余点,澳元的主要推动下跌更多出现在5月13日之后,连续8根阴线对投资者心里产生较大恐慌。

技术上,短期超卖带来的反弹可能会有,将围绕0.69---0.6930水平展开,中线澳元要走强,务必关注中国经济以及贸易环境。

纽元(NZD)的走势则继续疲软,下跌疲软态势强于澳元,如果要出现趋势的反弹外,除宏观逻辑同澳元一般,技术上需出现上破M21均线之后,方有希望重开“反弹窗口”。

 

对于全球贸易的重新回暖预期,时间节点将出现在6月28至29日,2019年二十国集团大阪峰会(G20大阪峰会)将在日本大阪市召开,届时中美领导人将有会面,是否会重新出现回暖信号和积极信号?值得非常关注!

参考回顾:

3月22日:日本经济亮出“警戒”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