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是“上升中继”的模型结构,所谓上升中继,字面上意思已经很清晰,即所谓的上涨趋势中的蓄势整理。这个整理的过程,我们称之为“中继”。

该模型几个要点:

1、趋势已经进入“上涨浪”;

2、上涨浪中也会出现调整浪,定义“分型点(Fractal)”;

3、以Fractal(分型点)确立轨迹,为Fibonacci划分空间做好准备;

4、在调整波段的Fibonacci空间中划分Level1、Level2水平。

以此单一的几何结构上,在附加一张“均线”示意图,以方便投资者理解。对于“上升中继”的处理中,均线系统设置两个参数(以中、长结合为佳)、本文中取值“21”与“55”。

结合结构中“上升中继”的调整,往往是均线系统中中期均线下靠长期均线,以此来相互定义。

取出一个港股品种,从这个品种的图表看,年内7月22日、23日出现了上涨迹象,8月8日出现了M21、M55金叉;该波上涨的顶分型水平位于9.89水平附近,做出对于9.89---7.56水平的Fibonacci空间划分,9.0水平附近则是一个关键的支撑水平,若其后能突破9.89上方,则视为“上升中继”整理完成,反之,若下破9.0水平,则恐M21、M55均线系统进入一个死叉环节,上升趋势则可能衰竭或者周期延后。

回到外汇市场中,这种结构也是应用非常经典,尤其对于近期的新兴市场货币对中。

【USDZAR】美元兰特(南非)

兰特的汇价分析中,两次Fibonacci的周期分别是(4月3日----6月19日)、(8月8日----9月5日),结合其均线系统中M21的两次调整,M55维持上升未改变;

当前波段(8月8日---9月5日)中做出的Fibonacci空间14.76、14.48水平是当前ZAR(兰特)汇价上涨的上升中继(8月8日起)的支持区域。

【USDTRY】美元土耳其里拉

里拉(TRY)汇价对比兰特(ZAR)则更为强势,其均线系统中没有出现回靠M55的走势,自8月10以来的5.7----7.15区间震荡视为里拉上涨浪以来的“上升中继”

将其放大,则更有可能处于上升浪中的“楔形震荡”,留意6.13---6.1水平区间支撑,上行卖压短期位于6.6---6.8水平区间。

【USDCNH】美元离岸人民币

离岸人民币汇价自8月16日以来处于一个“纠结”之中,技术上则视为“上升中继”的整理蓄势,并且目前技术趋势愈演愈强。汇价支撑水平位于6.8070---6.81水平区域,上行卖压留意6.9045—6.9160水平区域。

关于下跌中继中的模型参考:

8月14日  CMC Markets  技术分析:“下跌中继”中的“守株待兔”

关于上述技术分析中要点的分类参考,可回顾:

7月7日  CMC Markets:结构入门------何为上涨浪?下跌浪?

5月12日    CMC新一代智能交易系统“结构入门”----碎型(Fractals)

7月28日  CMC Markets:兔子传说-------斐波那契(Fibonacci)(上)

8月4日  CMC Markets:兔子传说-------斐波那契(Fibonacci)(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