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黄金的两个重要因素:

1、“国际环境”

如图所示,黄金6月13日、14日、15日三日中,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会面,这是韩战爆发以来美朝领导人最高会面,也是给外界释放了地区和平的信号。

之后,黄金出现断崖式下跌,下跌周期为44个交易日,金价一度至年内低点1160水平。

对比图中绿色区域10月20日前后,美国退出“中导协议”,“中导协议”是美苏(俄)时期的政治谈判产物,此举打破美苏(俄)冷战时期的军备限定,颇具深意。

2、“利率环境”

黄金的中长线逻辑敏感的是利率因素,尤其是对于美国利率周期的敏感。11月7日美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此前主推的“减税”、“增加财政支出”为主要模式的财政刺激政策可能明年起会逐步变化与退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次议息会议表示“美联储的目标是保持经济增长,同时保证通胀受控和确保金融稳定,美联储会继续监控金融状况,我们不得不思考还能加息多少,以及加息的幅度与节奏。我认为,我们要采取的路径是非常小心地审视市场、经济、商业联络人如何回应货币政策。”

此举被视为,美联储的加息路径和态度可能改变。另据彭博消息,利率市场对美联储政策路径的信心开始崩塌,“短期利率交易员先前一直深信,2019年美联储会如其预期升息三次,每次升幅25个基点.然而如今,他们已经开始怀疑,在2019年结束之前,美联储恐怕连加息两次都做不到。”

对于黄金来看:

年内二季度主导的“和平”因素变化了,随着美国退出“中导”,以及中美贸易问题继续僵持,美朝第二次会谈可能会有变数。国际环境可能由“和平”转变为“争议、多变”;

利率上,美国加息周期进程弱化,2019年加息次数以及幅度恐不及2018年年初预期。

此两个大逻辑框架,对黄金产生正面影响。

技术上,黄金10月12日在ETF年内单日最大增持背景下,突破8月中旬以来整理区间,对比6月中旬下跌周期,44个交易日比40个交易日,波浪角度破坏了再出下跌推动的可能性。

对比10月12日之后,黄金再度运行了30个交易日,当前从周期上佐证“下跌推动浪型”不会出现,同时“1160-----1182---1195”水平以来为一波新生级别的上涨周期。

黄金短期卖压为1231----1235水平区域,短期支撑为1217---1214水平区域;

12月Fed前,黄金留意是否已经穿越过1243水平区域。

对于黄金技术浪型回顾:

8月28日 CMC Markets:两种浪型看黄金筑底

对于美国退出中导协议影响回顾:

10月24日  CMC Markets:美退群“中导”协议  囚徒困境下黄金能否展开更强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