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伦特原油期货周二下跌1.9%,一个多月以来首次跌破每桶70美元,原油市场下跌使得投资者从金融市场层面担心全球经济可能遭受破坏。

全球原油增长预期的正常化一直是油价的主要推动因素。最新的需求数据在3月出现恶化,由于3月份需求增长放缓,其中新兴市场石油需求数据进一步复杂;供应端上,OPEC以及美国、俄罗斯等产油大国生产风险有上升趋势,这一点是原油基本面层面上最大的潜在利空。

结合供需图表以及WTI的市场走势看,清晰所见:

2018年初-----2018年6月,原油市场需求回升,供应趋少,市场价格上涨;

2018年7月----2018年12月,原油市场需求拐点出现大幅下滑,供应呈现放大,市场价格先涨再暴跌;

2019年1月至今,原油市场需求修复,供应维持,市场价格反弹受阻;

因此今年上半年推动原油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是需求端的改变,那么对应二季度开始至下半年,供应端的变化可能是油价方向趋势变化的主要推动因素。

以高盛对于OPEC闲置产能的数据以及伊朗、委内瑞拉被美制裁的产油国综合数据看:

二季度的原油市场产量正在上升,

伊朗的产量将出现下降,有当前275万桶日下降至210万桶日水平;

委内瑞拉的产量将有85万桶日水平下降至35万桶日水平;

核心OPEC成员国以及俄罗斯的闲置产能则非常之大,可以瞬间启动的产能水平,以沙特、阿联酋、科威特、伊拉克、俄罗斯五国统计,可以增产200万桶日水平,沙特的瞬间产能可以速度增产至119万桶日水平。

彭博新闻,市场开始有猜测沙特将填补当前的供应缺口,据知情人士透露,印度炼油厂每天将从沙特王国获得多达20万桶的额外供应。沙特方面同时表示,中国的一些炼油商,韩国和日本也将获得额外的出货量。

美国方面,原油库存推至2017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据新华社电,美国本周向中东派遣航空母舰舰队,以回应伊朗近期对美国作出“令人担忧”的“暗示和警告”。

我们认为美国向中东地区派遣舰队,去触发与伊朗的武装对抗可能性极低,主要还是增加地区威慑力,以及确保霍尔木兹海峡的安全。此前伊朗曾多次警告,如果美国“封杀令”使伊朗无法出口原油,伊朗将不惜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伊朗上一次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与伊拉克持续8年的“两伊”战争期间)

当然伊朗方面也在积极抵御此次制裁,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伊朗有意与欧盟达成协议,以建立长期的原油供应机制,这一点也可能是此后特朗普与欧盟展开贸易谈判时恐会附件的政治条件。

市场层面看,Brent原油以及WTI原油市场陷入拉锯,美国市场库存供大于求,OPEC闲置产能可能极速增长以填补“伊朗可能缺失的供应敞口”,区域政治不明确,因此原油市场可能缺乏明确的基本面信号,投机性买/卖都将犹豫不决,油价波动性将上升,宽幅震荡难以避免。

技术上,Wti原油下破M21均线,日线上升浪出现调整迹象,短期回踩60美元关口附近出现支撑效应,短期将继续围绕60----62.4水平区域震荡,空头波段空间等候原油价格是否能有效摆脱60美元关口,触发日线均线系统死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