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两则轶事:

(一)上海滩“两白一黑”之战

1949年上海解放初,国民党对上海口岸进行封锁,潜伏在城市内的军统人员结合一批投机资本狂吃相关商品,囤货居奇,带动一轮物价持续暴涨,从49年6月23日至7月30日,上海市面上物价上涨100%,9月、11月又出现两次物价大波动。

当时的上海主要进行三种商品的投机,俗称“两白一黑”(煤炭+棉花+大米),投机商与政府的对决主要在49年11月底,投机商大口吞进的“两白一黑”已满到了喉颈,资金用尽,开始举债硬挺。政府方面,则通过对船舶进出口采取扶助的政策,奖励绕道青岛、天津的出口进口等措施,使米、棉、煤三者源源不断地输入上海。

11月25日,上海国营花纱布公司降价抛售纱布,促使棉价回落。同期,上海人民政府在全市选择100家私营米店作为国营粮食公司的特约代销店,平抑市场粮食零售价格。

投机商终于撑不住了,米、棉、煤炭等价格一泻千里,上海物价恢复平稳。

毛主席评价这场“两白一黑”的胜利,不亚于“淮海战役”,是遵循经济规律取得的一场经济斗争的胜利。

(二)金圆券----拖垮国民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1948年因内战影响,全国通胀严重,国民政府不得不再进行币制改革---发行金圆券,替换已经失去市场效应的货币-----法币,让市面上看起来很贵的东西,看起来便宜。

金圆券发行,国民政府规定币值40%为黄金、白银及外汇冲抵,其余60%以有价证券及政府指定的国有事业资产充当,每元法定含金0.22217公分(公分即克),由中央银行发行,发行总额定为20亿元。

但是,金圆券在宁沪杭(南京、上海、杭州)地区始发行,并没有“起死回生”,反而加速了国民党政权的崩溃。

其问题主要以下几点:(从经济学角度出发)
1、通货膨胀现象

在1948年8月19日金圆券发行以前,法币发行额是604万亿元,比1945年增加了1085倍,比1937年增加了30多万倍。

(货币在国统区的购买力以及地位迅速下降,百姓失去对政府财政货币的信任)
2、财政赤字加速

因当时中国处于内战中,金圆券改革发行时,国民政府已经丢了东北战场,政府财政赤字达到天文数字,币值改革造成的短期稳定无法改变财政现状。
 

因此,印钞机还是要开的,这样一来,金圆券发行时所规定的内涵黄金、白银、外汇等的价值体系就荡然无存,引发了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市民开始在中国银行挤兑黄金、银元。最终在上海上演了一出“抓老虎、打苍蝇”的闹剧。

金圆券发行一周年,国民政府基本丧失大陆所有主要城市,撤退台湾。

回归当前金融市场,新兴市场的焦点则依旧是土耳其里拉(USDTRY),上周里拉单周累计贬值4.7%,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土耳其央行选择了政策护盘,在5月28日的声明中表示,将从6月1日起重新恢复7天逆回购利率作为基准政策利率,为2017年1月以来首次,该利率也将从当前的8%提升至16.5%。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外汇储备严重不足,目前总储备是1350亿美元,已经小于短期债务和经常账户负债总额的2500亿美元,很有可能重启货币危机。

投资者可再做回顾:

5月17日 土鸡瓦犬  里拉成为“非美”对冲标的

5月24日绝望加息难救里拉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因土耳其经济现状不佳,又卷入美俄的中东地缘政治角力中,货币政策的干预反而会吸引更多的投机资本介入,如同海中嗜血的鲨鱼。

如图,美元里拉走势日线,5月23日土耳其央行以加息300pips干预市场投机,此前阿根廷比索遭遇美元资本冲击后,里拉贬值11.65%。

土央干预市场后,第二天里拉继续贬值,三个交易日出现了10.74%的振幅,成为投机交易者的天堂。

在欧元对里拉上(EURTYR)以及英镑里拉(GBPTRY)、澳元里拉(AUDTRY)等货币对上均出现三个交易日的10%+水平的振幅。

现在的伊斯坦布尔不需要货币政策,“坦克”更能威慑投机力量。

鸣谢参考:

看不见的硝烟-----米棉之战(纪念上海解放65周年)

金圆券为何会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