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金价基本回吐了年内所有涨幅,黄金为何会如此下跌?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公布的周报告显示:

截至4月16日当周,在国际金价创下年内新低的情况下,对冲基金持有的黄金净多仓位比前一周大幅下降49091手,使得净多仓位降至56273手,创下过去19周以来最低水平。

具体数据上,黄金多仓较此前一周减少16294手至183213手,空仓较此前一周增加32797手至126940手。

(Source:CFTC)

ETF方面,全球最大ETF-SPDR Gold Trust持仓今年4月以来累计下降超30吨。总的持仓量降低至6个月以来最低水平。

总结原因

其一:美国经济向好,美元维持高位,并未出现下跌走势,相比非美货币较低的位置,黄金处于一个较高水平,机构投资者出现减仓;

其二:美国股票市场处于历史高点附近震荡,并未出现下跌,黄金投资因有持仓成本费用,从机构角度可理解为“黄金持仓机会成本较高”,因此出现减仓下跌;

当然这些已经都是发生了,有数据作为假设的检验,相信投资者更为关心的是之后黄金会如何发展?

我们认为黄金“短期企稳有望来临”、“中线分歧加剧”

 

短期主要依据技术角度,黄金出现破位1280---1284水平区域,日线趋势上出现一个清晰的三角形整理破位,技术上的反抽卖压水平则出现在1280---1284水平区域。

留意破位后,调取威廉指标看,威廉已经显示“超卖”,如图所示,此前上涨、下跌浪中,出现当前区域的“威廉超卖”短期都有反弹或者回撤需求。

结合日线4个交易日的k线横盘信号,短期超卖反弹将来临,支撑水平留意1271---1273水平。

中线分歧加剧

中线角度看,黄金目前最大的担忧,就是投资的机会成本较高,美股(包括欧股)的指数化行情没有结束,且美元维持上涨未有回调,部分非美货币的吸引力高于黄金。

但是,黄金可能存在一个转折点,就是此次美国制裁伊朗原油问题以及此前谈及的土耳其储备问题。

“伊朗制裁”之后,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中东沙特有望重新回归至美国正营,同时符合了美国以色列中东盟友战略,美国沙特中东盟友战略。(“沙特在伊斯兰教义以及中东地缘政治上和伊朗是战略竞争对手”)

因此伊朗国内经济将再度迎来较大悲观预期,黄金可能成为其买入选择之一,且黄金没有加息预期的担忧,因此中线角度是有“多头机会”的。

此前在2019年初,对于全年的黄金展望中我们就谈及了“:

1、布雷顿森林体系后,黄金的货币属性已经弱化,黄金不再具备保值要素;

2、加息周期与美元因素,对于黄金来说,并非是简单的“负相关对应关系”;

3、2019年的黄金价格重心会上移,全年预计区间升幅在100美元水平附近,全年振幅可能达330美元水平左右;2019年的四季度黄金可能有较强的调整出现;”

“月线上,黄金18年12月的月阳线,从月线周期上摆脱了黄金进入月线级别下跌浪的趋势,重返均线系统上方,不过均线系统依旧是整理走势,因此黄金价格将有反复。

月线重要的支撑区域位于1232---1264水平间,与上文日线如果可能出现的IV浪调整来判断,这个区域就是日后回撤出V浪启动点的区间。

卖压方面1360水平附近压力较重,是2016年、17年、18年三年的重压,暂不会轻易突破。”

周线上,中期技术性从2月17日以来处于一个“收敛”的下降通道中,因此技术性买点是等待均线及通道下轨的共振区域,或者出现V型破轨后的机会。

回顾参考:

4月19日:  “虚假的储备”-----里拉恐遇巨变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三):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