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资学理论中,我们会常常听到避险性交易与风险性交易,英文中我们称“risk off”与”risk on”这里主要指的是在市场基本面大背景下由投资交易情绪主导的市场风向。当一些政治事件、经济数据不利于投资信心时,投资者往往会对市场环境产生担忧,使得投资资金的交易方向流向避险性金融产品,如黄金、国债与欧元、日元,而导致这些产品的价格上涨。反之,当市场环境较好,投资信心显现乐观时,投资资金会转向风险性投资产品,如商品性货币、原油与股市。如果能够掌握这个大原则,对于初入投资领域的人来讲将能够对于投资的主导方向有较为清晰的判断而获利。以下我们来对当前的市场环境主导因素来简单介绍,并对相关产品的走势方向来做分析。

 

主导当前市场风险的几个基本因素

 

因素一:美联储升息预期

美联储升息计划为当今影响市场风险情绪的主导因素,美国联邦基准利率提高将导致股价估值降低,企业借贷成本升高,美债价格下跌,潜在引发银行坏账率增加,企业破产与股市大跌。美国股市自去年10月份以来大幅下滑,曾经一度引发市场恐慌情绪,就是这个原因。2018年美联储如期升息4次至2.25-2.50%的区间。4月份以来美元开始走强,商品性货币纷纷下行,同时欧元、日元与黄金一直坚挺,都与美联储升息有直接相关性。为缓解金融市场恐慌情绪,并针对美国通胀率与制造业PMI下行的经济条件,美联储在12月份的议息会议上放松了升息的口径,2019年升息次数由原计划的4次下降到2次。市场风险偏好自12月末开始升温,导致美股反弹,美元下行。

因素二:中美贸易战谈判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向中国增收贸易关税以来,金融市场便陷入恐慌情绪。6月份特朗普宣布将向中国500亿美元的进口物品加收25%的关税,在8月份生效后,又在9月份宣布向中国增收2000亿美元的进口物品关税。在11月份的G20会议上中美达成90日暂时休战协议,并在上周进行面对面协商,中美贸易战局势有所缓解。美国股市曾经在去年连续三个月一度暴跌25%,金融市场一度陷入恐慌。其后,中国贸易关系在谈判中取得缓和,加之中国央行在1月份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融向市场放水,配合美联储升息口径由“鹰”转“鸽”,投资风险偏好再次升温,黄金上行受阻,国际油市与商品性货币开始大幅反弹。

因素三: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

英国与欧盟的退欧谈判不是影响市场基本面行情的主导性因素,但对欧洲股市与货币,尤其是英镑与英国股市有直接的影响。本周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退欧议案将通过议院投票,当前的情况看此议案通过的希望较小,如果退欧议案无法通过英国很可能再次举行大选,则政治动荡与经济问题将有可能打压英镑与英国股市下行。另一种可能为英国与欧盟将推迟退欧进程至7月份,则英镑有可能得到缓冲之机继续反弹。

 

主要金融产品潜在走势

澳元/美元-周线图

澳元在1月初闪崩后迅速反弹,作为商品性货币将在风险投资偏好升温时继续涨势,上周五澳元对美元汇率突破100日均线价格0.72整数位置上行,周内有望继续反弹,首要的潜在目标看0.7250附近,然后时0.7330左右位置。

纽币/美元-日线图

纽币对美元出现类似澳元的行情,短期内的潜在支持价格在0.6810附近,其继续走强的希望更大,潜在目标为0.6880,然后为0.6970附近。

美国原油WTI-日线图

原油价格在最近三周呈现反弹态势,美国原油WTI期货价格的反弹幅度达21%至51.70美元/桶。短期内可能受到获利回吐与空头回补上行受阻,配合市场基本面行情,如中美贸易关系得到进一步缓解,其有望突破近期53.31美元的阻力位置上行,上半年可能会有希望触达60美元附近。

黄金-周线图

黄金近两周上行承压,说明市场避险性投资情绪降温导致避险性投资资金撤离转向风险性金融金融产品。黄金的上行潜在阻力在1298美元附近,近期有可能面临一波回撤,潜在的回撤目标在1265美元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