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当伦敦现货金再度上冲年内高点1365美元时,众多投资人的心中是窃喜的,上喊“黄金年内1400,1500”的观点也比比皆是,吸引着眼球。

不过市场的逻辑是严谨的,因投资人已经背负着实际杠杆,所以在处理一些点位和时间窗口上是需要多加考虑的,不是盲目以“图形”或者“一腔热血”来碰撞市场。

4月中旬的上涨,主要是受到消息面上的刺激“中东地缘政治的冲突在叙利亚再度爆发”

如图所示,我们在4月12日“欧元卢布/里拉维持高波动率  地缘冲突能否托出黄金新高?”一文中即提出,黄金因其真实波浮的背驰信号,技术上不具备去突破1365、1375(16年7月高点)的条件。

从这个CASE中,地缘政治对于黄金的影响是有的,不过地缘政治问题的最大难点:消息面的快速变动性,因此往往容易给投资人造成一个“图形“上的假象,因此对这种“时间窗口”多加思考。宁愿错过或者保守,避免“冒进风险”带来的损失,甚至采取一些过激的行动,加重了损失。

临近4月下旬,黄金价格当前重心下移,从中期趋势的格局看(调取黄金周线):

周线上看,黄金重心对比2016、2017年上移,1365----1375这个区域,或者说1400美元下方是黄金2013年以来周线级别5次的一个大级别卖压区。

周线上,2018年初至今的周线走势是一个横盘整理台式,虽然周线均线组合(21,55)是一个上行趋势,不过其周线中的真实波浮水平目前维持29—30美元水平。

若得放大至35---40美元水平,且伴随黄金价格维持在周线(21,55)组合上方,价格上试1365—1375水平上方,则突破信号可能就出现了;若不然,则会是有一些假信号或者“伪突破”。

回到基本面上,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明显回升,薪资增长也在跟随。高盛的研究报告中指出“3月CPI报告坚挺,全年核心通胀将维持上涨,到2020年时的核心通胀水平将超调到2.5%±。

当前通胀数据的上行使得目前FOMC委员会维持坚定不移的走加息路线,高盛的研究报告认为“当前美国货币市场的政策是中性偏鹰派,对于全年加息的预测次数有此前的2次上调为4次。”

(注解:Hawish Fed View------对于美联储货币鹰派的视点)

回到短期交投上,黄金的区间盘整当前处于日线1月至今的中轴水平上方。技术上1332---1336水平构成短期交投的卖压。

一月至今的1309---1306水平区域也同为周线的区间支撑水平,值得关注。短期变盘周期:留意5月初的4月非农交易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