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日,日本明仁天皇将退位,日本将改年号为“令和”。网上有个流行段子“昭和男儿,平成废宅,令和伪娘”。

其潜意识无非“日本一代不如一代”,因战后经济取得奇迹发展,虽有地缘政治的背后推动,但是昭和时代采取如今网红工作模式“996”,使得经济快速复苏,成为世界第二。

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城市自杀率上升,“口红经济”迅速升温。以公开、公平、公正的视角看,日本经济自2012年平成安倍时代起的复苏模式,能否延续?

此前,我们在3月22日“日本经济亮出警戒信号一文”中,结合中美贸易冲突背景,以日本重要的贸易数据出现负面信号,对于日本经济给予“亮灯”警示。

在2017年日本经济增速创下2006年来的新高1.9%后,日本经济在2018年出现明显放缓,部分季度出现负增长,当然其中也有自然灾害造成的负面影响。

如果2019年日本经济能继续维持增长,那么这一轮自2006年来的扩张,则是战后日本经济最长的经济增长周期。

不过,我们认为日本经济的下行压力开始逐步显现,2019年尚能勉强维持,但是2020年则可能转为衰退,从而结束这一轮的经济上涨周期。

下行的压力,一方面来自于此前我们分析过的“出口”,还有一方面来自于私人消费下滑。

外需角度看,以日本支柱行业的电子产品出口为例,最近两个月持续负增长,对应出口国家来看,下滑最为明显的是中国出口。

由于海外需求在日本企业生产中占据较高比重,因此外需回落对日本工业产出指数回落有直接影响。制造业PMI指数在2018年1月见顶后持续回落,近期跌破50荣枯线。

内需角度,2017年高增长后日本企业利润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失业率依旧下行,当前至2.4%,创下1993年以来最低点。

但是日本薪资增长有限,私人住宅投资回落,并且日本实际劳动力市场属于“终生就业模式”。60岁强制退休后,属于兼职就业,薪资差距较大,整个社会私人消费呈现下滑态势。

对于2019年日本经济积极的信号:2019年10月消费税将上调,关注日本内需此后变化。

回顾历史,此前2014年3月的消费税也出现上调,使得GDP在2014年的二季度直接出现负增长,迫使日本央行在2014年再度宽松加码。

但是这一次日本政府态度谨慎,并且承诺将新增收入一半以上用于新的支出计划,将2020年实现预算基本平衡计划推迟到2025年,因此这一次我们将“消费税上调”视为“积极因素”,而不是将经济引入衰退的悲观因素。

且作为2019年东京奥运的收尾周期以及对与2018年自然灾害的重建和预防工程投入,日本政府的财政曲线望继续取得扩张,因此对于2019年日本经济全年维持平稳预期,如果要出现衰退,大致在2020年后。

劳动力市场虽然向好,但是日本通胀依旧没有起色,日本央行对于2018----2020年三个财年的经济展望中,核心CPI预期分别为0.8%、0.9%、1.4%,均不能实现此前预期的2%目标。

长期看,日本人口负增长及老龄化,经济想摆脱长期低迷的局面,依赖结构性措施已经捉襟见肘。

以此次“令和”出处《万叶集》做结尾: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Source:百度)

日本宏观回顾:

3月22日:日本经济亮出“警戒”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