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日线出现四连阴,并且下破1300美元关口,数据方面显示“截至止3月4日黄金ETF-SPDR Gold Trust的黄金持仓量为766.59吨,较上一交易日减少5.87吨,为2018年12月17日以来新低,自2019年2月以来,SPDR的持仓连续四周下降。”

相信目前投资者关心的是“黄金的上涨波段是否结束了?中期是否还有上涨空间?”、“短期何时能展开反弹?”等等

我们认为:黄金短期调整低点即将出现,中期买点尚需继续等待。

技术上,我们此前多次在分析中强调:“黄金日线图,2018年12月20日、2019年1月4日、1月21日、1月31日、2月14日做出上行轨迹,黄金的每一个波段的支撑水平为第(1)段的1272水平、第(2)段的1294水平(以回撤的0.618为标识);

实际运行中,支撑水平回撤到每一个波段的0.5出现支撑信号。拓展空间方面,以第(2)波上行预测第(3)波的空间水平则出现在1353—1360水平区间,这个区间日线拉长也是“美国总统选举”、“英国退欧”两个事件推升黄金的高点,料将出现大震荡。”

以“三推动”浪型结构构筑的黄金技术要点:

黄金如果上涨过1326水平,则日线将出现典型的三个“N”型的上升结构,当前黄金日线的趋势是拉过了1326水平,则可确立已经不是头肩顶的结构,反而是进入维持先前的上升趋势。

这种三个“N”型的上涨结构显示当前的趋势是向前的,但是预示着此后将出现明显的回撤,形态上属于一种未来的反转形态。

上涨的三推浪分别标识1、2、3、每一推动的高点比前一推浪稍高一些,彼此之前1、2、3的上行波段空间往往符合上一个波段外衍的1或者1.272水平,当然也可以更大的比例出现,但是注意一点,往往是前后对称出现。

如果回撤过程中,出现高于前一波0.618比率的回撤时,这种结构的形态则往往是失败的。

因此,在黄金2月20日上试1346水平失败后,以2月14日1303水平启动的上涨波段结束,最为关键的一点,从周期上看,黄金2月27日即出现下试1319的走势,2月28日后持续阴线下挫,技术形态彻底破坏,尤其是打破了黄金上涨下跌(5:6),即三推动的上涨结构中,回撤时间大于上涨时间,失败。

当前出现四连阴之后,在日线的M21、M55系统失败后,短期支撑水平望出现在1281----1276水平区域,短期卖压恐在1296---1300水平区域。

至于中期波段角度,还记得2019年初的前瞻分析“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的观点吗?

文曰 “月线上,黄金18年12月的月阳线,从月线周期上摆脱了黄金进入月线级别下跌浪的趋势,重返均线系统上方,不过均线系统依旧是整理走势,因此黄金价格将有反复。

月线重要的支撑区域位于1232---1264水平间,与上文日线如果可能出现的IV浪调整来判断,这个区域就是日后回撤出V浪启动点的区间。

卖压方面1360水平附近压力较重,是2016年、17年、18年三年的重压,暂不会轻易突破。

总结:

1、布雷顿森林体系后,黄金的货币属性已经弱化,黄金不再具备保值要素;

2、加息周期与美元因素,对于黄金来说,并非是简单的“负相关对应关系”;

3、2019年的黄金价格重心会上移,全年预计区间升幅在100美元水平附近,全年振幅可能达330美元水平左右;2019年的四季度黄金可能有较强的调整出现;

因此,我们认为年内黄金还会具备一次上试1360水平的机会,至于能否突破这个三年强卖压水平,尚不可知。

基本面上留意:

1、中美贸易谈判的缓和程度;

这个从短周期角度对黄金的信心有影响,若中美无法达成协议,则容易激化矛盾,市场预期将偏风险厌恶,则有利黄金;

反之若中美达成协议,则市场预期转风险偏好,短期不利于黄金;

黄金走势短期恐有一波驱动是在等待“中美谈判”的“落地”

2、最重要的因素依旧是美联储的利率决议

自2018年三季度末开始,至2018年圣诞节后至2019年1月的美联储会议以及一些相关媒体报道,美联储对于当前美元利率水平维持谨慎,态度已经由此前“绝对鹰派”逐渐改变,对于2019年的利率空间呈现“空间下调,周期放缓”的态度,这也是成为黄金去年10月长阳以来的重要因素,目前没有改变。

黄金重要观点回顾:

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三):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

2月20日:技术点睛|“三推动”结构助力黄金上行1353---1361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