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续前缘,昨日我们对于2019年的黄金,做出了宏观结合微观的分析,本篇我们将目光转向大宗商品之王----原油。

原油被称为工业的血液,应用广泛, 油价上涨会引起农副产品、物流成本、运输价格等上涨,从而引发通货膨胀,例如 上世纪 70-80 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油价大幅波动将极大的改变市场通胀预期变化,进而某种程度影响货币政策。

2018年上半年,原油价格表现领跑主要大宗商品(黄金+铜),以及全球主要固收(债券)、权益类资产。

这一阶段,全球经济增速可观(美国经济数据及中国经济数据表现符合预期);原油供需平衡关系上,沙特以及俄罗斯推动的OPEC及非OPEC组织遵守减产协议,全球原油供需呈现“供给微缺的状态”。

整个OECD国家(“经合作组织”成员国)原油总库存自2016年末OPEC减产协议以来加速下滑,至2018年一季度末终于回到库存5年均值水平下方。

以美国通胀2010年至今作为对比:油价对通货膨胀数据的敏感度大于黄金。其单纯的商品属性(主要是和经济周期的对比、以及通胀的前后联系)要比黄金更强。

回到2018年的10月,原油市场出现了暴跌,主要以下几点产生了时间、空间上的共振:

1、伊朗制裁的“反复性”

特朗普政府在对伊朗原油制裁问题上“思路摇摆、当断不断”,导致市场预期在短时间内来回切换,影响了资金布局;

2、“政治事件”叠加

原油主产国集中在中东和俄罗斯,2018年10月后,“沙特记者遇害”事件以及“俄罗斯---乌克兰”之争再起,多重事件叠加,催化了原油的向下波动;

“中美贸易战”经历了2018年夏季的发酵,则实实在在影响了全球宏观经济增长预期。

3、页岩油搅局

自从页岩油技术进入能源市场来,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页岩油储量以及核心技术掌握国家,页岩油已经成为影响原油价格的重要风向标。

2018年上半年,不妨假设:美国页岩油产商、包括OPEC与俄罗斯等产油国,借着油价的上升趋势,抢占时间加速生产。

而页岩油开采公司普遍“套保成本”,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页岩油产量加速攀升,这部分套保资金自然选择是“做空原油”来锁定原油上涨期中的生产成本。

那么,2019年原油是否会有波段空间的反弹?启东的时间点在何时?

对于原油第一生产大国沙特阿拉伯来说,从其国家的财政赤字与经常账户来考虑问题,赤字决定了其国库、债务水平;经常账户决定其外储水平,从而决定沙特里亚尔汇率水平,沙特政府即使考虑到美国关系,也将关心其本国财政与贸易的平衡问题。

因此,沙特阿拉伯对于原油市场的态度是非常重要,也是反弹开启的关键时间窗口之一。

至于OPEC内部能否严格执行限产令,我们认为有待观察。主要原因是OPEC中产油国诸如委内瑞拉、伊朗、利比亚等国、产量距离巅峰期水平较远,低基数效应开采成本低+迫切心态,很有可能会出现“阳奉阴违”的状况。

对于2019年原油市场,我们认为下半年将强于上半年,操作上总结:

1、原油市场日线的趋势,可加入与美股指数的关联度联系

原油作为重要的生产商品,其金融属性中包含“风险的偏好”,因此当市场风险偏好度高时,往往会偏好股票或者生产性商品;

当市场风险偏好度下降时,往往会出现股票市场下跌,那么铜(美)、原油等产品则会跟随下跌,以表现风险释放。

2、技术周期

 

取WTI月线图,月线上11月的收线光头光脚直接破坏月线均线系统。结合16年2月以来的反弹,月线上对于41美元下方,我们标注了“散兵坑”的区域,即原油可能会破位,41美元下方是一个恐慌区域;

反弹区间卖压主要位于55---58美元水平区域。2019年从月线角度看,原油的振幅空间可能存在30美元水平左右,波段机会较强。

对于“减产协议难救油价”的回顾:

12月10日 CMC Markets:减产协议难救油价   三要素对应“短、中、长”

关于原油与股票市场(美股)的关联回顾:

12月18日  CMC Markets:原油下试45---47美元区间,与美股关联性加强

对于“克里米亚”周期回顾:

11月28日 CMC Markets: “克里米亚”周期再现?留意原油、卢布

参考鸣谢:

Wind咨询

Bloomberg

Monita CIG